史論
  • 年輕人,這種人格不要學! 2018-07-20


上次柯文哲選台北市長時,報上公佈他的首批競選顧問名單,竟然意外出現我的名字。我雖與他素昧平生,但當時對於這位所謂「政治素人」充滿期待,因此也就樂於名列顧問。雖然他對於「顧問」始終未曾一「顧」,未曾一「問」,但我還是在親友中為他拉票。然而,他當選市長,執政一、兩年之後,我開始向我拉票的親友一一道歉,恕我「目睭糊着蜆仔肉」。

一、兩年來,這位所謂「政治素人」的素行已原形畢露,我的「目睭」雖然不再「糊着蜆仔肉」,但是讓我瞠目咋舌的是,他的民調竟然仍居高不下,尤其在 20 歲到 29 歲的年輕人這一組還高達 76%。我很想知道,年輕人真的喜歡這樣的人格特質嗎?

他是一個缺乏民主思想的人,他崇拜世界公認(不包括中國)的殺人魔王毛澤東,他曾去中共老巢延安朝拜;也怪不得他公然表示痛恨與議會協商。

他說他討厭人家用意識型態檢驗他,他不知道他要自由台灣與專制中國「兩岸一家親」就是最典型的意識型態。

「素人」其實一點都不「素」,選前民進黨禮讓他,綠營傾全力支持他,他表明他是「墨綠」;但是當選執政之後,慢慢變成「赤藍」。

他極缺乏教養。2015 年初,英國外賓致贈他懷錶時,他竟然說「破銅爛鐵用不到」如果送人沒人要,可以拿去給收「破銅爛鐵」的;訪日收伴手禮時,他說「這是給窮極無聊的人玩的」…。一般朋友送禮,都不至於講出如此沒教養的話,更何況是國際禮儀!真是台灣之恥!

 

 

他的領導統御能力很低,人和極差。他執政一、兩年,執政團隊離心離德,分崩離析,跑掉一半以上。連他的競選總幹事姚立明教授也離他而去,他仍毫不自省。

他刻薄寡恩,尖酸有餘。簡余晏、李文英離職時,他竟發動網軍批罵。「素人」毫無「君子絕交不出惡聲」的「素養」;至於用「貪婪」罵老人,我更不知何以觀之。

歧視女性更是他的特性。例如他說陳以真「長得漂亮可以去做櫃台或當觀光局代言人,不適合當市長」;他說他選擇外科是因為「婦科只剩下一個洞」、「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談容積代金政策時,將「徵收」與「價購」之別比成「被強暴比被誘姦便宜」;他還取笑未婚女性,說「一個國家 30 歲的未婚女性佔 30%,會造成國家不安定,更會有國安危機」。

他言無誠信,曾誓言要除弊,卻對弊案放水,遠雄小巨蛋案的退讓縱容,只是一例。

他喜歡信口空話和廢話。例如記者問他某某政策怎麼實行?他常回答說:「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他舉止輕浮不穩重。雖然「君子不重則不威」的時代已過,政治人物可以幽默輕鬆,但是像他這樣輕浮不穩重的政治人物實不多見。言語輕佻,口無遮攔,多不勝舉。雖然我們不該以貌取人,但是每次看他動不動就抓頭搔髮,「望之不似人君」(「人君」的現代意義是「總統」或「行政首長」)。

這樣的行為舉止,這樣的人格特質,年輕人千萬不要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