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中正紀念堂該不該轉型? 2018-10-27

 


前天「台灣光復節」,國民黨又群集中正紀念堂獻花致祭,更發動全國縣市祭蔣介石。正當轉型正義在檢討蔣廟如何轉型之際,這群早已背離蔣氏反共路線的「蔣政權移形體」又打起「蔣公牌」,真令人噴飯。他們還宣稱要修正錯誤史觀,「肯定蔣公的貢獻」。他們的史觀,絕不包括以下史實,這些史實才是蔣廟何以須要轉型的道理。

撇開蔣氏年輕時代嫖賭的私德不談,請看他是何等「曠世偉人」?

騙婚高手:蔣有4任妻子,最勁爆的是為了娶宋美齡,遺棄第3任蔣夫人陳潔如,竟然登報否認與陳的婚約(忘了證婚人是張靜江?)。

家暴先驅:1936年1月正留蘇的蔣經國給母親的一封信,替母親叫屈:「母親,您記得否?誰打了您?誰抓了您的頭髮?把您從樓上拖到樓下?那不就是蔣介石嗎?您向誰跪下,請求不要把您趕出家門,那不就蔣介石嗎?是誰打我的祖母,使祖母因此致死?那不就是蔣介石嗎?」(原載1936年1月列寧格勒《真理報》)

對孫文抗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時,蔣介石曾數度違抗孫文命令,拒奉命運武器到韶關,以致孫文電斥:「本其日本士官、保定軍官之一知半解,而全不知未來之戰陣為何物,而以其師承為一成不易也」。

崇尚赤裸暴力:蔣介石曾親手槍殺革命元勳陶成章;為了奪權,連黨內革命元老(如胡漢民)都下獄;為了個人獨裁,捕捉民主人士如張君勱、羅隆基……,迫害民、青兩黨及民盟人士;暗殺知識份子,如聞一多、楊杏佛、史量才……皆喪命於其特務槍下!

血腥整肅:1927年假「清黨」之名,對左翼青年進行大捕殺。這場屠殺連當時台灣的證峰法師林秋梧都感慨賦詩:「可憐十萬頭顱血,空換青天白日旗。」

從1927年起蔣介石已成為國際認證的法西斯獨裁者。

至於戰後在台灣的作為──

惡化二二八事件:二戰後蔣介石在台灣設置形同日本總督府的「行政長官公署」,且派來軍紀敗壞的軍隊欺民擾民。釀成二二八事件後,一味縱容在台軍政人員,聽信其言,不顧民意。在秩序趨穩時,竟貿然派兵來台,造成屠殺。派兵之前美國使館及台灣民間團體「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籲請他切勿派兵來台,以免情勢惡化,但蔣卻「置之不理」(蔣的用語),且將其「置之不理」電告陳儀;縱容在台軍憲特務,濫捕濫殺,甚至直接下令地方特務對社會精英(如林茂生)逕行槍決;而於血腥屠殺之後,非但無懲兇糾謬,反而獎惡賞瀆……。

神格化的個人崇拜:透過教育、媒體,形塑自己為「民族救星,時代舵手,世界偉人」。

白色恐怖:50年代至少有2、3000人因政治案件遭處決,8000多人處重刑。戒嚴時期軍法庭政治案件2萬9407件,被害者約14萬人。若以司法院6萬多件政治案件看,政治受難人在20萬人以上。蔣介石操生殺予奪大權,即使軍法官僅判有期徒刑,蔣的硃筆一揮「槍決可也!」就可奪人性命!

破壞憲政常軌:無視《憲法》規範,連任總統到死,且父死子繼。

使台灣淪為國際孤兒:所謂「漢賊不兩立」的僵化政策,封死台灣外交,讓台灣失去國際地位,貽誤至今。

終蔣氏一生,誠如Scott Fitzgerold所言「你告訴我是英雄,我卻要告訴你是悲劇!」替獨裁者蓋紀念館是民主國家之恥!蔣廟能不轉型嗎?

如何轉型?我曾建議改做立法院院址、歷任總統文物館……,可再廣徵意見。至於已背棄蔣氏反共路線而親共的集團,請別再假抱蔣廟不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