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歡迎家博教授回台 2018-11-10

 

圖為作者與澳洲歷史學者家博(Bruce Jacobs)合影。李筱峰提供

圖為作者與澳洲歷史學者家博(Bruce Jacobs)合影。李筱峰提供



家博(Bruce Jacobs)回來了!家博是著名的澳洲學者,為什麼我說他「回來」?因為我一直感覺他簡直就是台灣人。他對台灣歷史、現狀的瞭解,不輸任何台灣人;他對台灣的關心、期待,也不下於一般台灣人;他能寫順暢的華文,說流利的華語,以及簡易台語,所以我們歡迎他(和夫人)「回來」台灣。

今天大約55歲以上的人對於家博的大名應該不陌生,他就是38年前(1980年)美麗島事件中林義雄家庭滅門血案時被無辜牽累的「大鬍子」家博。他當時來台做研究,與「黨外」民主運動人士交往密切,案發當天他剛好去過林家因而被拖累,被列為被告拘留3個月,在當時的情治單位及國民黨媒體的繪聲繪影下,險遭嫁禍。後被驅逐出境並列入「黑名單」,直到1992年李登輝前總統出面才能再自由出入台灣。台灣民主化之後,家博經常來台,結交很多政界與學界的台灣朋友。

他親歷那段台灣政治史上淒寒的嚴冬,深切體認國民黨的政治。這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澳洲墨爾本Monash大學亞洲語言及研究中心資深教授,長期關心台灣,為台灣發聲,對台灣的民主成果至為肯定。

他深研台灣歷史,他說台灣歷經6段殖民時期,「除了1945年到1949年中國內戰期間、中國殖民政權曾經佔領台灣並屠殺許多台灣人之外,台灣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殖民時期(1945年至1988年)與日本殖民時期(1895年至1945年)在許多方面有相似之處,大多數的本土台灣人都被他們當成次等公民。……大位都留給了只佔台灣總人口15%的中國人,或是6%的日本人。」這些論述讓抱持「黨國」教條的人直跳腳。

家博著作頗豐,大部分我都很同意。我的許多政論和史論,也多受他肯定。不過他也曾糾正我的異見:我曾在多篇文章引用學者Ronald Weitzer認為1949年之後的台灣是屬於Settler State(張茂桂教授譯為「遷佔者國家」,意指「由支配原始居民的新移入者政權所建立的國家」)。但家博不以為然,寫信糾正我,他認為台灣不是Settler State,因為台灣還有長期的漢人與原住民族的關係,從整體台灣史來看,當大量的移民從中國到台灣征服原住民時,這些移民仍然受到荷蘭、滿清、日本人和再次從中國分離而來的統治者的統治。他認為直到1988年初,台灣一直是個殖民國家。

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民進黨官員紛紛遭到司法調查,引起國際學者關注,包括家博、AIT前理事主席白樂崎等20位學者連署發表聲明指出,國民黨政府「透過媒體辦案」違反司法程序,予外界有利用司法「報復」民進黨的感覺。

2016年民進黨第二次執政,但是蔡總統用了很多「老藍男」。當蔡英文提名「專辦威權時期政治大案」的謝文定要出任司法院長時,家博深不以為然。前述林宅血案時將家博列為被告偵辦的正是謝文定。家博為文表示,與其從老舊的威權政權去挑選一個人,為什麼不去提名一位當年敢批評這個威權司法體制,並致力於司法改革者呢?

幾年來家博糾集200多位關心台灣的國際學者專家,設立了一個Taiwan Discussion Group,每天熱烈討論台灣議題。他即時提供台灣的民主發展及國際困境給外國友人參考。台灣的民主化與中國崛起,是亞太地區重要變數。他擔心著民主台灣正受到內外的威脅。家博嘲諷說,「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和那古老的『地平說』、地是宇宙中心的理論,同具效力,都沒有演化或化石的紀錄。台灣與世界民主國家都應該要有新的思維。」

去年家博在群組中勇敢地告訴大家,他罹患胰臟癌。上個月他在群組通知我們,本月他要來台灣觀選,他說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來台看朋友。

正當那些狂言要禁止政治遊行、要和專制中國一家親、崇拜毛澤東、運用網軍如紅衛兵的中國在台代言人掀起時代逆流,我們歡迎阿博(他在給我的信上都這樣自稱)回來!但這次絕非最後一次,您的鬥志還會再回來與我們為亞太的民主繼續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