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一個蔣渭水各自表述嗎? 2019-08-05

一個從墨綠轉赤藍的政客,拿蔣渭水90幾年前創立的「台灣民眾黨」的黨名,也要自創新政黨,並以蔣渭水自況。這讓我想起台灣文化協會的著名詩人謝星樓(省廬)的打油詩──「蕃薯籤比魚翅,破尿壺比玉器」!

黑格爾那句挖苦的話,到現在還是很管用:「人類從歷史得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沒有從歷史得到教訓!」其實,歷史不是沒有教育意義,而是許多人只想利用歷史,想利用死去的人,來講自己的話,這樣的歷史就只是工具,而不能與現在對話,產生教育的意義。

蔣渭水已經作古了,想利用他的人就開始將自己投射(project)到他身上。例如馬英九也很推崇蔣渭水,因為蔣渭水當年推崇孫文,支持中國國民黨,這是馬英九之所以肯定蔣渭水的原因;現在高唱「兩岸一家親」的政客,也抬出蔣渭水和「台灣民眾黨」招牌,因為蔣渭水當年也打出「中華民族」出來,這很符合他可以向對岸輸誠的「政治正確」。

歷史如果是可以這樣選擇性的利用,我們就無法從歷史得到教訓,那是對歷史、對先人的侮辱。

讀歷史不能在時間的固定點上停格,讀歷史要有能力理解一個時代的局限性,要能「同情的理解」(sympathetic understanding),要能分辨「方法論」與「目的論」。方法可以因時空的轉變而不同,目的才能顯示其精神、本質與意義。

蔣渭水參與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領導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從事社會運動,其目的是在反抗殖民統治、爭自由、爭平等。1920年代蔣渭水等人以「中華民族」的論述來對抗日本,則是屬於他們抗日的「方法論」,而不是「目的論」。「自由、平等」才是他們的目的,也是他們的精神所在。

第2回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主要推動團體:台灣民眾黨黨員的合影,攝於1931年2月18日。

方法論是有時空性的,目的論則具永恆價值,目的論的價值絕對高過方法論。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才能解釋為何在日本人走後,許多當年蔣渭水的同志親友還會繼續反抗來自「中華祖國」的政權,或是遭受「中華祖國」政權的迫害。誠如審判楊逵的一位軍法官所說的「你們會反抗日本,也就會反抗國民黨」。反之,日本人要打壓的反抗人士,國民黨也會打壓。因為外來統治者的本質都一樣。

今天,民主台灣的「自由度」被世界人權組織Freedom House評比為93分,中國的自由度只有11分。如果蔣渭水再世,他會肯定自由度只有11分的中國嗎?一生為自由平等奮鬥的蔣渭水,會讓專制中國來「統一」民主台灣嗎?

「兩岸一家親」的政客,別再侮辱蔣渭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