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紀念四位重要人物冥誕 2020-01-01

今天有四位重要人物冥誕,我們以虔敬之心紀念他們:

一:文學家、英語教育家柯旗化

「請不要燃放鞭炮 鞭炮聲會使我發狂 我的兒呀!
我的心肝兒 那一天 你雙眼被蒙住
全身被綁著 在一陣槍聲中倒下去 鮮血染紅了故鄉的土地」
—柯旗化詩〈母親的悲願〉

這首詩是政治受難者詩人柯旗化(筆名明哲)紀念二二八事件中死難的同學余仁德及諸先烈的詩作
柯旗化,臺灣文學家及英語教育家。1929年的今天出生於高雄左營。戰後目睹來台接收的中國國民政府的腐敗,軍隊在二二八事件中的屠殺無辜,因而主張臺灣獨立,且被懷疑思想左傾,成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兩度入獄,坐牢共計17年。17年的黑牢煉獄讓他寫下了嘔心泣血的回憶錄《台灣監獄島》。另有小說集《南國故鄉》及詩作《鄉土的呼喚》、《母親的悲怨》,為苦難的台灣人歷史作了良心的見證。他的《新英文法》,曾經是眾多青年學子學習英文的參考書。

二:台灣音樂家蕭泰然

「咱攏是出外人,對遠遠的台灣來,雖然我會講美國話,言語會通心未通;咱攏是出外人,在遠遠的台灣彼,有咱的朋友與親人,不時互相在思念......」
—蕭泰然填詞《出外人》

「金銀我攏無,只有將我所有的給您─就是我的音樂!」這是蕭泰然在2009年獲頒行政院文化獎時的一句話。這位被國民黨政府禁足於海外十多年不能回鄉的音樂大師,一生用音樂奉獻給他所鍾愛的台灣。《一九四七序曲》是蕭泰然為紀念「二二八事件」的創作。創作途中他曾因主動脈瘤破裂一度命危,緊急手術後他繼續完成此作,曾在國際演奏,感動國際;《台灣翠青》(鄭兒玉詞)的旋律,扣人心弦,幾乎已被內定為台灣國歌。這位為台灣嘔心瀝血,鞠躬盡瘁的音樂大師,於1938年的今天出生於高雄鳳山。他集鋼琴家、指揮家、作曲家於一身,一生致力於將台灣本土音樂與西方音樂融合。

三:自由主義歷史學者張忠棟

「台灣處於轉變的時刻,一切急待除舊佈新,領導人物必須以救贖的心情,勇於面對歷史的錯誤,糾正歷史的錯誤,然後才可以希望一切力量再生…」—張忠棟

1991年9月,一位已經罹患肝癌的「外省」教授抱病參加廢除惡法刑法100條的行動,在靜坐示威中,他被警察強行抬走。翌年,刑法100條終於做了修訂。台灣有了更進一步的民主化。這位參與民主運動的教授就是張忠棟。
張忠棟於1933年的今天出生於中國漢口,1950年來台,就讀高中、台大歷史系,獲台大史學碩士後,留學美國獲密西根大學博士,回國任教台大歷史系、及中央研究院美國文化研究所。張教授學術著作以《胡適五論》最著名,但他不是在象牙塔內孤芳自賞的學者,從他的《大學教授的言責》、《鄉土、民族、國家》、《政治批評與知識分子》、《一年又一年》等文集,即可窺見。以自由主義的精神,他投身民主運動。
張忠棟原本無台獨念頭﹐但是隨著時過境遷,身為自由主義知識份子的他,於1980年代開始省識時潮而蛻變。1991年8月加入民主進步黨,並積極參與是年8月召開的「人民制憲會議」﹐參與「台灣憲法草案」研議﹔1990年底參加「台灣教授協會」創會,建議將原擬的創會宗旨「認同台灣主權獨立」中的「認同」用改成「促進」,才夠積極。1992年4月21日的「總統直選運動」中,張忠棟帶領群眾高呼「總統直接民選」「台灣獨立建國」口號。同年8月他加入「『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後改名「『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1997年夏,民進黨與國民黨聯手修憲,他毅然退出民進黨。
他是率直的知識份子﹐不愛奉承別人,卻又平易近人﹔不偏激躁進,卻又堅持原則﹔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所變,也有所不變,一個真正的自由主義者。

四:英國小說家佛斯特(Edward Forster)

「英雄崇拜是一種危險的惡習,而民主政治的一點好處,就是不鼓吹這種惡習,不製造無法駕馭的『偉人』。」
「老齡和老化,要避免混為一談,老化是一種情緒,會在任何年齡侵襲我們。」
—佛斯特(Edward Forster)

英國小說家佛斯特(Edward M.Forster)生於1879年的今天。他是一位反對種族歧視的人道作家。其代表作《印度之路》控訴英國對印度的殖民與不平待遇。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特寫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眼鏡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眼鏡和特寫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