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少康的眼睛 2020-08-03 本文刊載於民報

作者李筱峰教授:1989年7月30日我在《首都早報》發表一篇文章〈趙少康的眼睛〉,主要是反駁當時趙少康說民進黨的包袱是「暴力」。三十多年過去了,趙少康的眼裡,還是看不到真正中國國民黨的黑金歷史。圖/擷自趙少康臉書

三十多年過去了,趙少康的眼裡,還是看不到真正中國國民黨的黑金歷史。圖/擷自趙少康臉書

 

1989年7月30日我在《首都早報》發表一篇文章〈趙少康的眼睛〉,主要是反駁當時趙少康說民進黨的包袱是「暴力」。我從中國國民黨的歷史著眼,舉出從革命到掌政,國民黨許多離不開暴力的手段,指出真正背負「暴力」包袱的,是國民黨,不是民進黨。「趙少康只看高不看低,見樹不見林,只見毫毛不見輿薪。趙少康的眼睛應該去掛號求診。」

三十多年過去了,趙少康的眼睛還是沒有改善。日前,利用自由世界公認的「民主先生」李登輝的過世,趙少康還是硬要污衊「李登輝是黑金政治的起源」。趙少康的眼裡,還是看不到真正中國國民黨的黑金歷史。

早在中國大陸時代的1920年代,蔣介石主控下的國民黨,即已埋下種因。自1927年以後,蔣介石主導下的國民黨,與「江浙財閥」建立更密切的關係,成就了蔣、宋、孔、陳「四大家族」的興起。蔣並結交上海黑社會的青幫頭子杜月笙,不僅利用其旗下流氓來暗殺政治異己,也利用他們來掌控金融機構,「黑金」政治於焉形成。

1932年間,蔣介石的特務要角、「軍統」頭子戴笠,與蔣介石的「換貼」弟兄、上海青幫頭子杜月笙,共同籌組大運公司,經銷航空公路建設獎券,和販賣煙土(鴉片),謀取暴利,來補貼龐大的特務活動經費。杜月笙販賣鴉片的銷售對象還包括美國,美國毒品局就曾記載:中國人董海翁是杜月笙與美國犯罪集團海洛英買賣的主要聯絡人。一方面又兼任中國外交部長宋子文的保鑣兼司機;美國國務院的檔案也記錄:大量的中國海洛英,是利用外交途徑走私進入美國的;美國財政部的看法是:董海翁是蔣介石的代理人,負責安排將毒品送到美國之各項事宜。

為了個人獨裁與一黨專政,蔣介石製造各種恐怖暗殺,極力打擊在野民主人士,例如1931年捕殺鄧演達、1933年暗殺楊杏佛、1934年暗殺史量才、1946年連續暗殺李公樸、聞一多……、1949年屠殺楊虎城全家,連小孩都不留。而民主人士張君勱、羅隆基、沈鈞儒、鄒韜奮等,都曾遭其逮捕下獄。不計其數的知識份子,遭一介獨夫迫害。他手下的「軍統局」(戴笠、毛人鳳主持)、「中統局」(陳立夫、陳果夫主持)等特務組織,以及上海角頭杜月笙主導的青幫,都成為他暗殺政治異己、整肅異議人士的工具。

「黑」「金」一體兩面的政權,勢必應驗艾克頓(Lord Acton)的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蔣介石掌控的國民黨黑金政權的腐敗,罄竹難書,茲舉2003年10月25日美國《紐約時報》回顧蔣宋美齡一生的大篇幅報導來看,足可見其一斑。這篇標題「蔣女士.105.中國領導人的寡婦死亡」的報導中,整篇文章從開始到結尾,都不斷強調一件事,就是蔣宋美齡A了美國的錢,報導中也呈現了蔣政權在大陸時代的腐敗:「歷史學家們記錄了蔣介石以殘殺手腕,贏取,保有,最終失去權力的過程。後來幾年,事情變得明朗化,蔣氏家庭A了好幾億用來支援中國抗日和打共產黨戰爭的美援。」「他們是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賊。」「他們從我們送給蔣政府的上十億美金裡,偷取了將近七億五千萬美金。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將這筆錢投資在巴西的聖保羅,以及就在這裡,紐約的房地產。」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對華白皮書〉,把蔣政權的貪污腐敗,淋漓呈現。〈白皮書〉的序言說:「腐敗是國民黨政權崩潰的致命因素。」這一年年底,國民黨政權終於敗逃到台灣。趙少康也因此有機會在台灣當「高級外省人」。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對華白皮書〉,把蔣政權的貪污腐敗,淋漓呈現。 圖/擷自網路

 

戰後初期的台灣地方政治,原本充滿著士紳主導的色彩,揆諸1946年各級民意代表,從國民參政員、省參議會議員,到各縣市參議會議員,多屬地方士紳或地主,但是經歷了一場腥風血雨的二二八大整肅之後,許多台灣社會菁英消失殆盡,許多劫後餘生的地方領袖,對政治產生恐懼與冷漠,不再與聞政治,加以緊接而來的「土地改革」及白色恐怖政治,更讓地方領導階層產生鬆動,地方政治體質逐漸改變,土豪地痞、黑道流氓、地方政客逐漸進入地方政壇,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埋下了往後國民黨政權在台的「黑金」政治的另一路途。

國民黨敗退來台之後,為了其政權的穩定,以養地方派系穩定其政權,地方派系藉基層金融、介入公共工程等經濟特權,維持其派系發展;進一步將黑道勢力引進樁腳動員系統,久而久之,黑道人物也學會選舉動員模式,參與選舉,進入各縣市地方議會。黑金政治人物利用暴力和賄選等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勢力,進一步取得官職或民意代表的位置。黑金出身的政治人物,通常在從政過程中,經常又會以貪污等方式來補回在選舉時使用的資金,或回饋黑道的支持。國民黨這種「政商勾結」及「政黑勾結」的結構,豈是黨齡很淺的李登輝所能動搖?

至於「政黑勾結」(國民黨統治當局與黑道之間往來,相互利用)到了1984年10月,軍事情報局利用外省黑社會組織竹聯幫的弟兄,到美國刺殺華裔作家江南,爆發的江南命案,驚動世界,更是政黑掛鉤的極致。這是蔣經國主政時期,與李登輝何干?

這些史實,趙少康完全看不到。趙少康的眼睛還是需要去掛急診!

當然眼科醫師一定會說:「這不是我眼科的事,這是心智問題,我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