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與邱垂亮老師的最後玩笑 2021-03-14 本文刊載於民報

邱垂亮教授(前排左)每次回來台灣,都會邀請彭明敏教授(前排右)和一些晚輩學生朋友餐敘。圖/李筱峰(後排左1)

邱垂亮教授(前排左)每次回來台灣,都會邀請彭明敏教授(前排右)和一些晚輩學生朋友餐敘。圖/李筱峰(後排左1)

 

1975夏天黃信介、康寧祥等「黨外」運動前輩創刊《台灣政論》雜誌,當時我還是一個大學生,因熱切關心政治時局,每期必讀。《台灣政論》辦了五期就遭中國國民黨當局查禁,進而遭停刊。惹禍的文章就是一篇由海外政治學者邱垂亮教授執筆的〈兩種心向〉(敘述他和一位來自中國的柳教授的對話)。由於此文被扣上「煽動叛亂」的大帽子,所以「邱垂亮」的名字給我印象極為深刻!也對這樣關心台灣的海外學人深感敬意!

我萬萬沒想到五年後,我擔任康寧祥主辦的《八十年代》雜誌的執行編輯,參與「黨外」民主運動,而與黑名單解禁回台的邱垂亮老師開始見面結識。他當然是我的老師輩,但平易近人、愛開玩笑的他,則把我們後生晚輩當朋友。

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邱老師更常回台,我們見面的機會更多,更加讓我感受他幽默風趣、愛開玩笑的性格,與我臭味相投。

邱教授在海外替台灣發聲,為澳洲與台灣關係鋪路牽線,在海內外不斷為文,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呼號,啟蒙大眾。在台灣的民主運動路上,他是一位堅毅的勇士!一位「個子不高」的巨人。他這些貢獻,論列者很多,我就不多言。


2019年5月10日邱垂亮教授回台與大家餐敘。圖/李筱峰

 

容我談談他和我之間的玩笑。這幾年,他每次回台,都會邀請他尊敬的彭明敏教授和我們一些晚輩朋友餐敘。與他吃飯最輕鬆,不只是因為常常由他買單,而且玩笑連篇。我後來自覺白吃白喝太歹勢,偶爾也由我做東。

小英執政的第一任,有很多作為讓我們不甚滿意,有一次聚餐,邱老師說:「小英太柔軟,不行,我們推彭教授出來選總統,我當副總統,筱峰你當競選總幹事」,大家哈哈大笑,都說要全力支持,但邱老師算一算,現場總共10票,不行,算了!又是一陣笑聲。他自稱「老頑童」,真是名不虛傳。誠如吾友賴秀如對他的形容,他是「一個非常睿智又慈祥、幽默的長輩。」

邱垂亮老師去年生病後,病情時好時壞,加以武漢肺炎疫情之故,他無法回台。今年2月3日,他邀集親友、學生組了一個Line的群組,共有49人(他很遺憾還有很多漏網之魚沒參加)。我感覺他組這個群組的用意,好像是要隨時向我們交代什麼,但是在群組中他又流露「老頑童」本色。

在這裡,我摘錄他提到我的幾個玩笑:

2月17日他寫道:

「約2年前,好友聚會,大家對小英不滿,起哄,提名彭教授和我選2020正副總統。李筱峰當競選總幹事。我們一算,可得10票,放棄。前年底韓國瑜旋風橫掃台灣。民調都說小英2020必敗。彭教授等三大老,公開請小英不再競選連任。我讚同,並建議賴清德挑戰小英。賴初選失敗,我和筱峰支持英德配。我出任布里斯班小英後援會會長,辦了一個很大的募款晚會,募了一筆競選經費。她大勝我大喜。她第一任時,我就認定她不會推動我的台獨議程。曾傳話給她,表明支持她的富國強兵政策,但會繼續堅持我的台獨立場。故有此台獨障礙之文。」〔按:是指他當天發表的〈台獨的障礙──習皇帝、趙少康和小英〉一文)

3月4日的line,他貼文:

「吹牛:台灣寫短文評論時事的,專業的,金恆煒和司馬文武最好。業餘的NO 1是彭教授,NO2是邱教授,NO3 是李教授〔按:指的是我〕。如理念考量,後面3位比前面2位都好。他們3 位是台灣最好的短文政論家。多年來,心知肚明,李應該NO2,邱NO3,但邱硬拗李是NO3。最近良心發現,邱願承認,李是NO2。心不甘情不願,但必須承認。彭教授的文章,天下無比。」

3月6日適逢我的生日,邱老師更跟我開了一個大玩笑,在line這樣留言:

「在台大,我是答應寫台灣的戰爭與和平,才騙到月琴的。我因此被罵60年。筱峰,你接我NO2,就要寫台灣的戰爭與和平。麻煩你了,」

我以《戰爭與和平》的作者「托爾斯泰」的諧音,立刻回老師一個玩笑:

「我會變成『托爾失態』」。

五天後,3月11日,邱老師在line上留下這句話:

「親朋好友,大家平安!我現在住院,非常虛弱,暫時不回答各位的關心問候。非常感恩!」

兩天後,3月13凌晨,邱老師離開我們!

老師,我們說好你7月要回來台灣的,也說好這次輪到我做東的,您卻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就走了!讓我淚流滿面,因您的離去而失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