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中國史」是台灣的「外國史」嗎? 1998-01-23

曾經有學生這樣問我:「如果台灣獨立做一個國家,那麼中國史是不是會變成外國史?」這位學生很擔心「中國史」會變成「外國史」,所以對台灣獨立感到疑慮。這個問題,跟以前中國新黨李慶華曾經提過的一個問題相類似,李說:「如果台灣人真的不是中國人,那孔子、國父、媽祖、關公也都是外國人,不要說民眾不相信,我想連他們自己也都無法相信。」


如果有「現代國家」觀念的人,以上的問題是不成問題的。


台灣要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是屬於近代以後出現的「國民國家」(Nation state)的國家型態,與過去華人世界中的傳統舊王朝不同。孔子、關公、媽祖...是舊王朝時代的人,不能與現代的「國民國家」同日而語,自然就無所謂「本國人」「外國人」的問題。


我們不妨作個假設,假設我們有能力將孔子、媽祖、關公等人的靈魂引出來,然後請教他們:「請問,您是中國人嗎?」相信他們會搞不清楚我們在問什麼。因為「中國」一詞的語意概念,自古以來就非常紛歧。「中國」被當做一個國家的意義來稱呼,是很晚近的事。孔子、關公、媽祖也根本不曉得他自己是不是「中國人」,我們這些後代人何須替他們窮緊張?


再者,所謂「本國」「外國」之別,是就同一個時間的不同主權範圍來區分的。數百年前或數千年前的舊王朝,對二十世紀的現代「國民國家」而言,則無所謂「本國」「外國」的區別。試想,今天歐洲許多並立的國家,如果往前追溯其歷史的話,都會推到羅馬帝國時代,今天做為一個法國人,或是德國人,會不會擔心羅馬帝國的歷史變成他們的「外國史」?


「國家」的觀念隨著不同的歷史時空而改變,我們當前所講的Nation state的國家概念,是美國獨立建國及法國大革命之後才逐漸成熟的,易言之,在二、三百年前,全世界尚無符合Nation state的現代國家觀念的組織。因此,舊時代的歷史是不是某個「現代國家」的「外國史」,根本毫無意義。


美國獨立後,有沒有人操心「英國的古代史是不是美國的外國史?」或「莎士比亞會不會成為外國人?」;新加坡的華人,該不該擔心中國古代歷史是他們的外國史?關公是不是外國人?做為獨立國家的美國或是新加坡共和國,他們根本不會有這種杞人憂天的問題。


台灣做為一個現代國家,過去的歷史還是歷史,中華歷代的歷史仍然要瞭解,四書五經、唐詩宋詞,一樣可以研讀,至於是「本國」還是「外國」,沒有意義。 (原載1995.8.13《黑白新聞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