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走入悲情 2001-08-21

五十三年前,台灣人民在經過熱烈歡迎「祖國」的狂熱之後,從歡欣到失望,從失望到絕望,終而爆發了一場政治風暴,引來了一場腥風血雨的屠殺。


一批台灣的社會精英,在這一場政治整肅當中喪命。如果當年他們能假以一個正常的國度,他們之中足以組成一個堅強的內閣。可惜,他們卻為病態的中國政治文化做了註腳─「此物成材也,不得享天年」。


二二八的陰霾來不及揮袪,五○、六○年代的「白色恐怖」卻接踵而來。成材的精英,依然不得享天年。多少英靈消失,多少青春耽誤,多少家庭破滅,多少幸福斷送…。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高壓的政治致使精英殆盡,劫後餘生者也成驚弓之鳥,正直者多退隱迴避,不再與聞政治,於是一些投機政客、大商巨賈、地方角頭、地痞流氓紛紛上場,與政權當局掛勾。「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原來,黑金政治非一朝一夕之故。


七○年代以降,民主運動的浪潮衝激著外來統治者,然而在民主改革的路途上,依然血淚斑斑,…不死心的部份台灣人在政治黑夜中企盼黎明的曙光,可是有不少人卻已經在統治者的國家機器下接受洗腦,習慣統治者的價值標準,而忘卻了台灣過去的苦難﹔新生的一代,在以中國中原為座標的思考下,更是對台灣過去的辛酸血淚一無所知,無動於衷。


時序進入九○年代,台灣有了民主轉型的契機,起碼的自由人權已經有了成果,可是基本的公義是非卻混沌不清。過去專門迫害民主運動、蹂躪人權的人,竟然以「改革者」的姿態出來競選總統﹔將公款存入自己兒子和親屬帳戶的人,在東窗事發之後,竟然可以反過來罵別人抹黑他,是在對他實行「白色恐怖」﹔不斷匯錢到國外,在美國購置房產給兒子的人,竟然還高喊「打拼為台灣」。這樣的人物,竟然還有不少人在支持。這個社會的是非在哪裡?


與其說這個社會沒有「是非觀」,毋寧說是沒有「歷史感」。沒有歷史感,就沒有心要對歷史負責,只在乎自己的既得利益,只貪圖目前的安逸享樂。


時值二二八紀念日,又會聽到有人呼籲我們要「走出悲情」。在經過五十多年的統治機器的洗腦,今天台灣這個社會上充斥著醉生夢死、貪生怕死、麻木不仁、是非不分的人,他們何嘗知道什麼是悲情?228對他們只是一個無聊的數字而已,尤其是越來越功利的年輕人,過慣了安逸的生活,他們才不在乎前人的辛酸血淚,也不知道台灣的苦難歷史,他們欠缺的正是悲情,如何叫他們走出悲情。


在這個台灣苦難歷史的紀念日,我們不但不該走出悲情,我們要呼籲年輕人走入悲情,體會台灣歷史的辛酸血淚、奮進掙扎,因為悲情可以讓我們社會激發向上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