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從「政治標語」圖像看兩蔣政治 久違的符號 2006-10-04

原載《台灣史料研究》半年刊272006.8.

標語(slogan),是出現在公開場合的一段簡短、醒目的文字,帶有明確的說服目的。『政治標語』(political slogan)是政府宣導政令或政治意念的工具,最能反映出一定時期的特殊政治現象與氣氛。『政治標語』,在不同的年代會有不同的內容,傳達著不同的時代背景與政治意涵。

在獨裁體制中,為了鞏固其政權的地位,政治標語遂成了一種思想改造的工具。美國歷史學家卡特?伍森 (Dr. Carter G. Woodson 1875–1950) 在其著作 "The Misseducation of the Negro" 中說:『當你控制一個人的思想,就不用擔心他的行動。』印證了獨裁者為達控制之目的,會想盡辦法利用各種方式進行對人民的思想改造。政治標語必然是專制政權對人民進行洗腦(indoctrination )的最便捷工具,在人民的食、衣、住、行、育、樂的生活各方面中,經常不斷出現政治標語,形成一種習以為常的符號,久而久之就會產生心理學著名實驗中的「巴夫洛夫式的制約反應」,政治符號於是深植人心,政治符號背後的意識,及其函蘊的政治行為也自然對人民產生制約效果。

蔣介石父子在台灣統治長達卅八年,是屬政治學上所謂的「威權政治」。在長達卅八年的威權統治時代,出現繁多的政治標語。在台灣已經有了相當民主化成果的今天,回顧過去兩蔣時代的政治標語,更能體察兩蔣政治的本質。

本文透過昔日遺留的圖片或景象,來蒐集並觀察兩蔣時代的政治標語。這些標語出現的場景,包括張貼懸掛在公眾場所(如集會表演場所、學校、官署、街道通衢、社區,以及群眾遊行的行伍等等)或印製品(如菸酒、文書類、車票等等)之中。本文將所蒐集的政治標語依文句類型及時序發展,加以區分觀察,希望能從中解釋其時代背景,並進一步觀察標語變化的意義。

ㄧ、反共抗俄  消滅共匪

成立於19217月的中國共產黨原屬共產國際(第三國際)下的一支,受到蘇聯俄共的支持與提攜。1923年在廣州以孫文為首的中國國民黨開始採「聯俄容共」的路線,國共開始合作,蘇聯成為廣州國民黨當局的至友。

孫文去世後,國民黨陣營裡面有關是否繼續容共的路線之爭開始檯面化。「西山會議派」主張與共黨分道揚鑣,時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因尚未握有實權,仍與主席汪精衛站同一路線,主張繼續聯俄容共,反對反共。但未幾,蔣逐漸掌握兵權,於是鬥倒汪精衛,於1926年開始進行「北伐」,1927年初,不理會已經遷到武漢的國民黨黨中央,逕自攻上海,取南京,造成「寧漢分裂」,同時大舉對共產黨員展開整肅屠殺,號稱「清黨」(4.12事件)。蔣介石主導的國民黨從此開始走「反共」的路線,也與蘇聯決裂。  

 

19286月,蔣介石的軍隊進入北京,號稱完成「北伐」,「統一全國」,實則江西井崗山等諸多地方仍為中共控制的「蘇區」。19302月中共成立「江西蘇維埃政府」。此時由於其他軍系(閻錫山、馮玉祥)展開倒蔣運動,爆發「中原大戰」,蔣介石無暇對付中共,殆至中原大戰結束,蔣介石於1930年底開始對中共的蘇區,展開圍剿,歷經五次激戰,時至1936年底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促使蔣介石停止剿共,而進入第二次國共合作。翌年,七七盧溝橋事變,中日戰爭爆發。  

 

大戰末期,中華民國為了減少蘇聯在戰後東北問題上的敵對可能,以及配合盟國戰時的協議,而於19458月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二次大戰終戰之初,蘇俄在接收滿州(中國東北)之後,採取杯葛中華民國政府,援助中共政權的態度。1949年,中共在蘇俄的支持下,推翻國民黨政權,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蔣介石主導的中華民國政府退敗來台。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在軍事逆轉,節節敗退之際,以蘇俄「違反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侵入外蒙」為由,向聯合國大會提出「控蘇案」。(主要的負責人是蔣廷黻)(詳見《蔣廷黻回憶錄》,臺北:傳記文學,1979)。針對控蘇案,蔣介石曾警告謂:「太平洋各國必須有一個與共產主義奮鬥之『明確共同目標』...余確切相信:聯合國本身之前途及甚至世界未來之和平,係視乎聯合國對於中國所提出之控蘇案能否採取一項清晰而勇敢之決定以為斷。」19522月控蘇案正式得到通過,次年2月退守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立法院通過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程序,總統蔣介石旋即明令廢止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及其附件。至此,「反共」與「抗俄」就更加畫上等號,成為一九五○年代的常見的政治標語。

1957624,蔣介石正式出版《蘇俄在中國》一書。敘述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失敗的原因,是因為蘇俄扶持中共進行叛亂所致。《蘇俄在中國》的出版,除了立刻成為國內各機關,學校必備的反共教材之外,更是受到包括紐約前鋒論壇報等國際媒體的連載和宣傳,並且以英文,法文,德文,韓文,西班牙文及日文等十幾種版本,向全世界發行,全球發行超過一百萬冊。 

 

在美蘇兩大陣營冷戰的時代,「反共」與「抗俄」的口號相伴相隨,自然也受到美國的支持與肯定。因此,以「反共」與「抗俄」為基調的政治標語與口號,充斥在一九五○年代到六○年代的台灣各個角落。這些標語的句型,除了「反共抗俄」的基本句型之外,還有『消滅共匪 驅逐俄寇』、『反攻大陸 解救同胞』、『殺漢奸』、『殺朱拔毛』、『消滅朱毛漢奸』、『打倒蘇俄帝國主義 消滅朱毛匪幫』不一而足。此一時期,蔣政權將中共視為出賣中國給蘇俄的漢奸,中共首腦人物朱德、毛澤東是民族敗類,因此要台灣人民跟隨起來「殺朱毛」。

1-01  

 

1949年五加皮酒標籤,還要打著「反共抗俄」的政治標語(引自:《釀酒時代1895~1970台灣酒類標貼設計》,遠足文化,2004.2)

1-02

 

 

 

 1949520臺灣省開始實施戒嚴,1014省參議會通電全國,1025全省慶祝第四屆光復節,舉行十萬人「反共抗俄」大遊行,在高雄市的大遊行中,可見到雄工遊行隊伍前頭所拉開「反共抗俄」布條。(引自:《歷史高雄影像專輯()》,高雄市歷史博物館,2002.9)

 

1-03

 

 19491228臺灣才開始準備實施徵兵,在此之前,同年曾實施第一屆志願兵徵募,圖為高雄市街道上第一屆志願兵遊行入伍,在汽車車身上可見懸掛布條標語『保衛台灣反共大陸』。(引自:《歷史高雄影像專輯()》,高雄市歷史博物館,2002.9)

1-04

 

1949年「怒潮」軍校選定新竹縣新埔國小為訓練基地,全校師生集一日所得,在國小操場後山建造一座怒潮軍校紀念碑,上題『反共抗俄』、『完成第三任務』、『發揚新埔精神』的政治標語。(引自:《台灣百年小學故事》,柿子文化事業公司,2004.6)

1-05

1951年,南投縣南投初中導師指導課外作業『奉行三民主義』、『擁護反共抗俄』。(引自:《南投堡古早像專輯》,南投市公所,2001.11)

-1-6

1950年代,雲林縣西螺鎮文昌國小的學童,在黑板上塗鴉也會寫「反攻大陸」。(引自:《台灣小學世紀風華》,柿子文化事業公司,2004.3)

1-07

 

 

1958年,三重市二重國小早操會,遠處的建築物上面書寫著「消滅共匪」。 引自:《戀戀三重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