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從主宰人民到人民作主 2001-05-02

5月19日和 5月20日,在台灣歷史上真是特殊的日子,具有著特殊的意義。


1949年5月19日,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還在大陸上面對共產黨革命之際,省主席陳誠在台灣頒布戒嚴令。這個戒嚴令,於翌日5月20日清晨起生效,於是台灣進入軍事戒嚴時期。戒嚴令頒布的半年後,蔣介石政權敗退來台,戒嚴繼續實施,人民的基本自由人權,如集會、結社、言論、出版、講學的各項自由,受到嚴重箝制,因此有黨禁、報禁、出國旅行禁…。戒嚴延續了38年之久,直到1987年才解除,成為世界實施最久的戒嚴令。


在戒嚴統治的同時,又配合著所謂的「動員戡亂」,使得台灣籠罩在十足的威權體制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公佈於1948年5月9日,當時蔣政權還在南京,距行憲不到5個月,就透過這個條款,凍結了憲法的部份條文,其最主要的作用,在擴充蔣介石總統的權力。蔣介石敗逃來台後,在「動員戡亂」的「臨時」體制下,不僅過去在大陸上的許多法律制度成規,一成不變套在台灣身上,而且冠上「動員戡亂時期」的嚴峻惡法,紛紛出籠,例如「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動員戡亂時期懲治叛亂條例」等,成為整肅異議份子的工具。


戒嚴統治,與「戡亂」體制,必須透過嚴密的特務系統來推行。1949年成立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成為肅清在台共黨(外加政治異己)的機構。1950年起,蔣介石開始為長男蔣經國,從情報、治安系統起,橫跨黨、政、軍各方面,佈置適當的基礎。50年代中期,成立了國家安全局,統攝各情報機關 (如警備總部、調查局、情報局 )。這些如蜘蛛網般的特務系統,發揮了「白色恐怖」的作用,在「肅清匪諜」的理由下,許多人因為政治見解不同,或因批評時政,便被羅織入罪,惹來殺身之禍。從1949年的四六事件,到1960年9月4日的雷震案,10年之間,台灣一共發生上百件的政治案件,約有兩千多人遭處決,八千多人被判重刑。其中除了不到900人是真正共產黨之外,其餘九千多人是冤案、假案的犧牲者。


在長達三、四十年的「戡亂」体制與「戒嚴」統治之下,海內外有識之士奮起推動民主運動,1950年代有《自由中國》雜誌的言論,及「中國民主黨」的組黨行動(1960)。1970年代有《大學》、《台灣政論》、《八十年代》、《美麗島》等雜誌的衝擊,並以「黨外」的名號,透過選舉推動民主運動,歷經中壢事件(1977年底)、美麗島事件(1979年底),浴火重生,在80年代中期,民主運動進入高潮,要求解除戒嚴的呼聲成為民意的主流。


1986年的5月19日鄭南榕等人發起「519綠色行動」,解除戒嚴是行動中的主要訴求。兩百多名「黨外」人士,在台北龍山寺廣庭靜坐示威到晚上9時半。這項「519綠色行動」掀開「黨外」人士為時半年的街頭示威運動,向實施38年的戒嚴令挑戰。終於在這年的9月28日,突破戒嚴禁令,成立「民主進步黨」,為台灣政治史邁入新里程。在民主運動的激盪之下,歷經蔣氏父子兩代的威權統治,終於在蔣經國晚年逐漸解体。1987年年7月14日,蔣經國總統果然迫於形勢,宣佈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


在解嚴的半年後,1988年1月13日,受糖尿病糾纏多年的蔣經國總統病逝,副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雖然李登輝在繼任總統的兩週後,代理國民黨主席,不過當時民間預測,這只是一個暫時的過度而已,國民黨政權不可能由土生土長的台籍人士主導,因為這將使外來政權的舊勢力寢食難安。


美國康乃爾大學出身的農經博士李登輝,在繼任總統四個多月後,就碰上了一次大規模的農民請願示威:5月20日,4000多名來自全島各地的農民,聚集在立法院前面,要求政府禁止美國火雞、水果進口。由於軍警對示威民眾過度挑釁,引發民眾與軍警的流血衝突事件。政治觀察家認為,這是國民黨政權中的舊勢力(尤其是軍方)故意給李登輝總統難堪,以打擊他在民間的聲望。


李登輝在接掌過去威權政治的殘餘,一方面要應付統治階層的保守勢力,同時又要面對社會民間的改革要求,這個角色實難扮演。不過,他以堅忍的毅力,和圓融穩健的手法,折衝於新舊勢力之間,他以「走兩步退一步」的步驟,試圖改變國民黨體質與現實政治環境。然而現實環境顯然非李登輝一人能扭轉乾坤,非有來自民間的民氣相配合不為功。此時的政治環境,雖已經解嚴,但仍有箝制言論思想自由的刑法100條有關「預備叛亂」的高帽子壓頂,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大包袱,仍使得國會還在一群來自中國大陸而不必改選的老代表把持著。


1989年4月7日,曾發起「519綠色行動」的《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因刊登許世楷教授的台灣新憲法草案,遭統治當局控以「叛亂」,鄭拒絕出庭應訊,於警察前來拘提時,引火自焚,震驚全國!5月19日舉行鄭南榕的出殯,出殯的行列長達兩公里多,這是繼58年前台灣抗日運動領袖蔣渭水的「大眾葬」之後,再出現的一次盛大喪禮。正當出殯的行列受阻於總統府前的路上時,一位民運的基層義工詹益樺,也在現場引火自焚去世。台灣的民氣,達到了燃點。


時序進入1990年,李登輝當選第八任中華民國總統,提名軍人郝柏村組閣,這是李登輝的「退一步」策略,但立即引起民間反彈,5月20日,萬人示威遊行,反對軍人干政。不過,李登輝的「進兩步」手法,又馬上發揮作用,他透過學生運動,召開國是會議,促成了資深中央民代的退職。


1991年4月他召開國民大會臨時會,制訂「憲法增修條文」,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時代潮流又向前一步,但另一股逆流又隨之而來,同年5月9日,陳正然等四名青年因為參加「獨立台灣會」被逮捕,引發5月20日,一場「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的萬人大遊行。4個月後,又有學界發動的「100行動聯盟」,主張廢除刑法100條。翌年5月15日,立法院終於通過修正刑法100條,取消「陰謀內亂罪」及「言論內亂罪」。台灣的言論自由更獲一層保障。


在李登輝與民間民主運動的配合下,台灣逐漸民主轉型,1996年台灣終於舉行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總統民選,李登輝當選第一任的民選總統,5月20日,是這位民選總統就職之日。4年後,2000年的5月20日,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民選總統陳水扁就職。


從這五十多年來的歷史看,5月19日和5月20日,真是具有特殊歷史意義的日子。它是戒嚴軍事統治的起點,它有台灣人民取爭自由民主的奮鬥紀錄,它更是民主轉型的標誌。


然而,撫今追昔,國民黨的舊勢力仍盤跟纏結在許多部門,舊結構仍未解除。在民主的潮流中,台灣人民要繼續前進,不要被舊勢力的暗流與逆流給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