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自我出賣的台灣 馬關條約一百年有感 2002-05-23

一百年前,清帝國為了朝鮮主權問題,和日本發生甲午戰爭,清國打敗仗,最後卻出賣二千公里外,與此事毫不相干的台灣。台灣為何遭此不幸?只因為台灣被清國併為疆土的一部分,又是滿清心目中的邊陲孤嶼,做為大中國之一部分的台灣,就必須背負大中國腐敗與落後的包袱,這是歷史的必然。


台灣淪入「異族的魔掌」,享受不到「祖國的溫馨」。在異族的摩掌下,台灣度過五十載的悠悠歲月,發生過風起雲湧的抗日浪潮。然而這個異族,不是普通的異族,而是經過明治維新的日本,台灣雖在不平等的殖民統治下,卻同時透過明治維新而間接吸收到近代的世界文明;而一方面,那個出賣台灣的祖國,在台灣「淪入異族魔掌」的五十年間,卻都在戰亂與動蕩之中,台灣雖然「享受不到祖國的溫馨」,卻反而因禍得福,避開了中國的動蕩與不安。


二次大戰後,台灣投入「祖國的懷抱」,台灣人以全中國各地找不到的瘋狂熱情歡迎「祖國」,「祖國」卻以征服者的態度駕臨台灣。經過一年多的蹂躪,台灣社會倒退了三、四十年。終而爆發了慘絕人寰的二二八事件,菁英殆盡,人心潰決…。這場「統一」,代價真是大!


二二八的兩年後(1949),「祖國投入台灣的懷抱」-蔣介石統治集團面對共產革命,蒼惶逃亡,他們扛著「中華民國」的招牌,卻離開原來中華民國建國時的絕大部分領土(只剩下金門馬祖),逃入台灣,在台灣建立學者所謂的「遷佔者政權」(Settler state)。雖然「中華民國在台灣」實施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厲行「白色恐怖」統治,但台灣卻也一方面避開了共產中國的蹂躪,獨立於北京政權之外,在台灣原有的海洋文化的歷史性格下,發展自己的經貿工商,成就了所謂「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經濟成果。


經貿的實力,讓台灣發展成世界上的經濟大國,可是台灣的政治與文化思考,卻未建立其主体性,仍以對岸的中國作為思考的座標。在國民黨這個遷佔政權長期的教條洗腦(indoctrination)下,許多台灣人卻像巴夫洛夫制約反應實驗中的那條狗一樣,隨著預設的政治鈴聲而反應。統治者要他們「消滅共匪」時,他們就一心一意喊著要「反攻大陸」;統治者改口說「怕被共匪消滅」了,他們又立刻跟著反應,不可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否則中共會打來。等而下之者,生息於台灣,卻瞧不起台灣,不敢叫出自己台灣的名字,以台灣為恥,以反對自己台灣的國家獨立地位而感到光榮,逃避自由,逃避獨立,一心又想要找個「祖國」來受罪,卻不知自己的祖國可以在自己腳踏的土地上建立。全世界再也找不到有這樣無膽量又無尊嚴的人民。


百年前,台灣沒有獨立自主的地位,他被出賣,無可奈何!


百年後的今天,台灣本該有獨立自主的地位,許多人卻想破壞他,自我出賣,夫復何言?(原載1995.4.16《自立晚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