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歷史長短論 1997-12-14

法西斯政權有一項特點,動不動就炫耀他們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像以前義大利的墨索里尼,最喜歡強調恢復「古羅馬文明的光輝」,藉此來招攬義大利人民對其政權的向心。蔣介石政權過去也有一套「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的政治迷思(political myth)。然而所謂「優美的文化」「悠久的歷史」,往往是經過相當的修飾、美化,和渲染。誠如殷海光教授所言:「許多人提到『古聖先賢』有『垂教萬世』的嘉言時,應該不要忘記奴隸制度、專制政體、奇刑異罰,同樣有『悠久的歷史』。」

受過國民黨法西斯教育的年輕人,最習慣學一些懵懵懂懂的空洞口號,陶醉在所謂「五千年的悠久歷史文化」裡面,自以為傲;而對於腳踏的土地─台灣─的歷史,渾然無知,卻一點也不感到羞恥。有人甚至認為台灣的歷史太短,不夠偉大,還是「泱泱大國」的「悠久歷史」比較過癮。

台灣的「歷史時期」(有文字記載以資了解人纇過去活動的具體內容的時期)確實不算長(約四百年),但是這並不能造成我們自卑,甚至輕蔑台灣的理由。試想,當日本才在草創文字的時候,中國已經擁有一千一百多年可以明確編年的歷史,日本的歷史時期,顯然比中國短得多。然而,今天日本的生活文明,讓世界刮目相看,不得不讚嘆「日本第一」。反觀悠久歷史的「泱泱大國」的中國,每天都有亟欲「逃離中國」的偷度客與難民船往「歷史不悠久」的國家跑,使得鄰近的日本、台灣,甚至美洲國家為之頭痛不已。

再看看,當中國唐代已經出現二、三千名詩人,創作出五萬首詩作的時候,歐洲還在「不識字兼無衛生」的蠻族的宰制下度著「黑暗時代」。然而,當今二十世紀全球現代文明的高峰地區,幾乎都是當年的蠻族的後裔創造出來的天下。

所以歷史時期不長,一點也不值得自卑自嘆。往往,「悠久的歷史」反而只是意味著「長期的包袱」,有時候反成為阻礙創造進步的負擔。特別是一心一意把台灣視為中國的邊陲,並以「中原大漢沙文主義」為中心、以「天下一統」為觀點的「悠久歷史」尤然。我們寧可台灣沒有悠久的歷史,也不願意她背負長期的包袱。  

跳出以中國中原為中心的「大一統」史觀與目的論,來看台灣的歷史,我們才能海闊天空從歷史中得到教育的意義(包含正面及反面的歷史教訓),而不致於陶醉在經過美化的「悠久歷史」,自嘆於「不夠長」的歷史。

三、四百年的台灣歷史,蘊涵著相當程度的海洋文化的性格,「台灣的開發與世界走向海洋時代大體同時,所以一開始便納入世界史的範疇」(鄭欽仁教授語),迥異於以大陸文化為根基的中國歷史。我們要以理性的態度來了解台灣史和中國史,而不是情緒性地比較歷史的長短。(投台灣日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