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228受難的台灣金融先驅 陳炘 2015-05-18 本文刊載於民報


簡介:
1925年陳炘獲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位。當時,台灣沒幾人有這樣優秀的學歷。

陳炘返台後正值台灣的民族運動、文化運動蓬勃展開,獲邀擔任文化協會夏季學校講師,講授經濟學科目。返台後的陳炘更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開拓。他認為要提升台灣人的地位,不僅要提升台灣人的文化,也要振興台灣的民族產業資本,才能在日本殖民統治下與日人一較長短。因此他結合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開始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以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



1925年陳炘獲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位。當時,台灣沒幾人有這樣優秀的學歷。返台後陳炘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開拓,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以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

二戰終戰之初,有一次蔣介石問來自台灣的蔡培火,台灣有無人才?蔡回答,有兩人不能不知,一是林獻堂,一是陳炘,前者是台灣的象徵領袖,後者是金融人才。

1893年(清光緒19年) 陳炘生於台中大甲。兩年後滿清政府因為甲午戰敗割讓台灣給日本。

陳炘7歲喪父,直到13歲(1906,日本明治39年)才入大甲公學校。因聰穎用功,跳級升班,三年後就從公學校畢業,旋於同年(1909)4月考入當時一般學子歆羨的「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後改名「台北師範學校」)。

1913 (日本大正2) 年3月,陳炘自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返大甲公學校任教。但服務年限未滿,即賠錢辭職,考入慶應大學理財科。這是陳炘學商之始,奠下他往金融界發展的基礎。

在東京留學時,陳炘成為台灣留學生的領袖,於1918年被推為「東京台灣青年會」會長(此學生會原稱「高砂青年會」,首任會長即林茂生)。

陳炘在日本求學期間,正逢台灣留日學生掀起民族運動的序幕。以東京台灣青年會為主體的青年學生,在前輩蔡惠如的運作下,於1920年元月,組成「新民會」,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發行刊物《台灣青年》。「新民會」成立時,陳炘也是創會會員,並參與經營和編寫《台灣青年》雜誌。在創刊號上,陳炘以古體漢文發表〈文學與職務〉,提倡台灣文學建設之重要性。

1925年哥倫比亞大學碩士 陳炘學歷優異

1922年4月,陳炘從慶應大學畢業返台,與台南女子謝綺蘭結婚。

結婚翌年(1923),陳炘赴美進修。先進入愛荷華州的Grinnell學院攻讀經濟學和商業管理。一學期後,轉入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1925年陳炘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獲碩士學位。在當時,台灣沒有幾人有這樣優秀的學歷。

陳炘返台後正值台灣的民族運動、文化運動蓬勃展開。由林獻堂、蔣渭水等人所領導的「台灣文化協會」正在全島各地進行多項活動。陳炘頗受林獻堂的激賞,獲邀擔任文化協會夏季學校講師,講授經濟學科目。

返台後的陳炘更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開拓。他認為要提升台灣人的地位,不僅要提升台灣人的文化,也要振興台灣的民族產業資本,才能在日本殖民統治下與日人一較長短。而且改變土地資本走向商工資本發展,才可以和日本人分庭抗禮。因此他結合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開始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以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1926年(日本昭和元年)12月底,台灣人的第一家金融公司—「大東信託株式會社」—在陳炘的奔走籌備之下,終於誕生。在日治時代以純粹的民族資本,組織金融信託業的,陳炘是創舉。

陳炘創舉  以民族資本組織金融信託業

由於大東信託會社目的在謀台灣人的經濟利益,同時期能有所裨補於民族運動,因此這個公司帶有濃厚的政治色彩,總督府當局因而故意刁難,日本人的金融同業亦加歧視,百方阻擾,最後經過相當折騰才突破困難而成立。大東信託以資本額二百五十萬圓,設本店於台中市,設支店於台北和台南,董監事都是台灣中部的在地士紳,而且多為文化協會的支持者。推林獻堂為社長,陳炘為專務取締役(總經理)。大東信託成為「台灣經濟運動中的中樞機關」,是台灣近代民族運動的經濟自衛行動。所以大東信託株式會社被形容為「台灣人最大的民族金融機關」「台灣運動的金庫」。

日政當局自然心存顧忌而想加以阻擾。由於當時台灣尚未有信託法,日政當局常視信託會社為不合法組織,並以此為壓制的藉口。在大東信託會社未倡設前,日政當局歷來對一般的信託會社的取締很寬,及至大東信託募股以來,日政當局的態度便大為改變。大東信託會社在現實環境壓力下慘澹經營,雖欲求一紙可供依循的信託業法而不可得,但到了1934年,大東信託已成為台灣島上僅存的五家信託公司中,成績最優者(與屏東信託、台灣興業信託,合稱為當時三大信託公司)。

228事件陳儀藉機整肅  陳炘難逃厄運

經過陳炘、林獻堂等人的力爭,到了1944年8月,日本當局才在台灣實施信託法及信託業法,並藉機以當時台灣最有力的大東信託為中心,計劃設一「台灣信託株式會社」,合併大東、屏東及台灣興業三家,並由台灣銀行、商工銀行、彰化銀行及華南銀行共同出資,「台灣信託株式會社」遂因此成立。陳炘仍被聘任專務取締役(總經理)。此時已是日本治台的最後二年。

大戰結束後,陳炘籌組「歡迎國民政府籌備委員會」,熱烈迎接心目中的祖國,不料他卻受到從「祖國」來的陳儀政府的排擠。陳炘有感於江浙財團將壟斷台灣經濟,因此他糾集台灣本地資本,籌組了一個台灣本土企業—「大公企業公司」,陳儀視之為眼中釘,而於1946(民國35)年3月被陳儀以「漢奸」罪名逮捕!所幸經過一個多月的偵訊,終告無罪開釋。然而,幸與不幸,誰能逆料?翌年(1947)二二八事件爆發,陳儀藉機大整肅,陳炘仍難逃厄運。3月11日清晨,正患有瘧疾而臥病在家的陳炘,被警憲人員帶走,一代金融先驅從此一去不回。

(附記:關於陳炘一生,詳見李筱峰著《林茂生、陳炘和他們的時代》)

(本文轉載自《民報文化雜誌》第六期)

民報文化雜誌第六期其他文章:

台中地名的故事

盼來了祖國 又避祖國─林獻堂的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