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短命的台北城 蓋好21年就被拆了 2016-01-01 本文刊載於民報

 

拆掉高架橋後,台北城的北門將可以有一片天了。(郭文宏攝)

 

台北城於1884年完工,是清代完工最遲、建材最講究的城牆;全城為長方形,是台灣所有城牆中格局最方正的。但卻在21年後就被拆除了。

台北城建於1879年,於1884年完工。但是完工的21年後(1905年)就被拆除了!一個偌大的公共工程,只存在21年就夭折,比我現在已經住了40多年的住宅壽命還不到一半,這是怎麼回事?蘊含著甚麼意味?

從台北城的短命,起碼可以看出三個歷史課題:一、滿清政權對台灣的不信任;二、台灣的政經重心是先南後北;三、兩個外來殖民政權(滿清與日本)的格局與眼光的不同。分述如下:

滿清政權對台灣的不信任

1684年,大清帝國雖然正式併吞台灣,但是對台灣並不放心,他們擔心過去海盜出沒無常、又是鄭氏抗清根據地的台灣,會繼續聚眾反抗,因此治台採取許多防範措施,其中滿清政權早期不在台灣築城,也是不信任政策使然。他們認為,如果台灣的府、縣行政中心建城的話,萬一被民眾佔據了,來自清國大陸的官兵就很難攻破。


改建前的台北南門(使用來自維基共享資源)

這個邏輯乍聽之下很矛盾,因為如果有了城牆,讓官兵很難攻破,則台灣民眾又怎麼容易佔據呢?莫非滿清政府認定他們在台的官兵守城的能力與意志很薄弱?總之,滿清帝國領台之後,台灣的的府、縣行政中心都沒有築城。

直到1704年(康熙43年),才在諸羅縣建了簡陋的木柵城,1722年,朱一貴抗清事件後,鳳山縣也建立簡單土城(在今左營);隔年1723年(雍正元年),諸羅縣城才改為土城,且在台南建立木柵城(又10年後才在木柵之外植以莿竹)。到了1788年(乾隆53年),諸羅縣城再改建為磚城。至於彰化縣城,則是到了19世紀20年代以後(道光年間),才由莿竹城改建為磚城。其餘淡水廳城(竹塹)、鳳山新城亦隨後改建。


台北西門(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滿清統治台灣的第190年,因為1874年牡丹社事件的刺激,接受欽差大臣沈葆楨的奏請,1875年(光緒元年)開始興建恆春城。而此時,還沒有台北城。

牡丹社事件後,才因行政區增加而出現台北府,「台北」的名字此時才出現。再過4年才有台北城的興建。

台灣的政經重心是先南後北

台北城築城很晚當然與台灣政經中心的改變有關。在台灣史上,台灣政經中心原本在台南。從17世紀的荷蘭人和鄭氏東寧政權,即以台南為政經中心;1684年滿清併吞台灣後,設台灣府隸屬福建,府治所在地仍在台南。台南做為台灣政治中心達兩個世紀半。



已經被拆除的台北東門

1860年台灣被英法的國際條約所迫,開港通商。由於近代茶葉、樟腦油等經濟產品帶動北部經濟的崛起,淡水港開始重要起來,也帶動台北的地位提昇。

1875年台北設府,並於1879年(光緒5年)起,以磚石建築台北城,1884年(光緒10年)完工。台北府城乃清代完工最遲,但建材最講究的城牆;週長1506丈,牆高1.5丈,雉堞高3尺,城牆馬道實1.2丈;全城為長方形,是台灣所有城牆中格局最方正的,設有東、西、南、北及小南五個城門,其範圍在今天中山南路以西、中華路以東、忠孝西路以南、愛國西路以北。

清法戰爭後(1885),台灣設省,原擬以彰化縣橋孜圖(在今台中市區)為省會,但因為還在建設中,巡撫劉銘傳乃暫駐台北。由於趕建鐵路絀於經費,劉銘傳將建省城的經費挪用於鐵路,致使台中省城遲遲無法完成。1894年繼任的巡撫邵友濂奏請改台北為省會,才確立台北成為政治中心的地位。此後日本總督府,和戰後來台的中國國民黨政府,都繼續以台北為政治中心。

兩個外來殖民政權的格局與眼光不同

然而台北城完工的11年後,1895年,台灣就割讓給日本了。而日本領台的10年後,就把台北城拆除了!

中國傳統城牆的特徵,就是將一特定區域以牆垣圍住,這是從傳統戰爭的防衛觀點出發。但是這種觀點,從現代都市發展的角度來看,則太保守,有礙都市的長遠發展。所以日本領台之後,總督府基於「市區改正」的考量,拆除台灣各地的城垣。所以台北城牆被拆除了,距離台北城完工僅21年。


位在愛國西路的南門(麗正門)台灣式碉堡城樓被國民黨政府改建為仿造中國華北樣式建築。(郭文宏攝)


一個耗資不貲的偌大公共工程建設,僅存在了21年就拆廢了,這正顯示兩個政權的眼光與性格的不同,以及對台統治的前瞻能力的高低有別。

日本當局雖然拆廢了台北城的城牆,但留下東、西、南、北,以及小南等五個城門,以資紀念。可惜這五個城門在國民黨來臨後,僅有北門還留下原貌,其餘四個城門都在經過修復之後,失去原貌,全被改建為中國北方式的城門。古蹟遭此變故,亦足發人深省其背後的含義。

(轉載《民報文化雜誌
》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