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論
  • 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板橋曾稱「枋橋」、淡水舊名「滬尾」、樹林古喚「風櫃店 」、蘆洲昔稱「和尚洲」...... 2016-07-04 本文刊載於民報



「八里」,即凱達格蘭族的「八里坌社」。圖/郭文宏攝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7月號/第13期】



今天的新北市,就是以前的台北縣,環繞著台北市四週,她的地名背景與台北市性質相當。


南島民族祖先的身影


台灣原是南島語族的天地,早期分佈在北台灣的南島祖先,是平埔族之中的凱達格蘭族。從新北市的許多新舊地名,可以看到新北市處處都有凱達格蘭族先民的痕跡:

荷蘭時代《熱蘭遮城日誌》中有Parihoon(亦作Praihoon、Parrigon、Parichon),就是今天的「八里」,在清領時期稱「八里分」、「八里坌」,即凱達格蘭族的「八里坌社」。

金山舊稱「金包里」,即凱達格蘭族的「金包里社」。

三芝舊稱「小雞籠」,即「小雞籠社」,也是凱達格蘭族居住的聚落。

貢寮至今還是被當地人用舊名稱「槓仔寮」。以前此地山豬特別多,平埔族人在此設陷阱坑來捕獵山豬,「陷阱」的平埔族語(可能也是凱達格蘭族語)讀成kona,漢譯為「槓仔」,在槓仔處設有茅寮,故稱「槓仔寮」。

淡水舊稱「滬尾」,有一說「滬尾」為凱達格蘭族語「Hobe」音譯轉音而來,是河口的意思。

在今天板橋境內以前有凱達格蘭族的聚落「擺接」社,荷蘭時代稱Paijtsie或寫成 Peitsie、Pattsij、Paitsij、Paghsij、Peijtsil,漢譯為「擺接」或「拜爵」。位置在今板橋「社後里」、「中正里」一帶,「社後」的「社」即漢人稱呼的「番社」,無怪乎現在附近還有「番仔園」的小地名。

另外著名的凱達格蘭族聚落「武朥灣」社,荷蘭地圖稱Pinnonouan,一說在今新莊境內 (但〈大臺北古地圖〉、〈乾隆臺灣輿圖〉都將武朥灣社標在大科崁溪南岸)。

今天永和有「秀朗」地名,荷蘭文獻中稱為Sirongh、Chiron、Chiouron,在清領時代漢譯為「繡朗」、「秀朗」,即凱達格蘭族聚落「秀朗」社。(學者翁佳音認為「秀朗」係泰雅語「有水之地」的意思)。

關渡舊名曾寫成「干豆」、「干豆門」,「干豆」與「關渡」音接近,也是凱達格蘭族語。

淡水有一說,是凱達格蘭族「淡水」社的所在地;淡水北方有「圭柔山」(或稱「雞柔山」),有「下圭柔山路」,是凱達格蘭的平埔族「圭柔」社(或稱「雞柔」社)的原址地;而大屯山也因為其西麓的「大屯」社而得名。

歷史學者戴寶村家裡的地址在三芝區「番社後」、歷史學者陳國棟出生於淡水賢孝里「番子田」,都可以看到我們平埔族祖先的身影。

在萬里的著名風景區「野柳」,其地名來源有一說是平埔族社名的音譯,當然是屬凱達格蘭族。

看過以上新北市有那麼多南島民族的地名,可以確定世居在新北市的住民很難沒有凱達格蘭族的血統。

除了早期的凱達格蘭族之外,新北市境內還有高山族系統的泰雅族,新店以南就進入泰雅族範圍。在新北市南部的「烏來」(ウライ),是泰雅語「溫泉」的意思。


移民開發、聚落發展的足跡

18世紀以降,來自清帝國的閩粵移民陸續進入台灣,土地開發,新興生業,市鎮聚落形成,當然也因此產生新的地名。

鶯歌以前有「南靖厝」的地名,是來自福建南靖的移民聚落。

中和舊稱「彰和」、「漳和」,兩者應為同一地名的兩種寫法,「彰和」較早出現(1764),「漳和」較晚(1880)。《中和庄誌》認為這個地名是源自漳州人移民。

移民開發土地非個人獨資能成其功,所以往往數人出資合股開發。五個人合股開發的山谷,稱為「五股坑」,即今五股。



九份。圖/取材自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官網


瑞芳的「九份」,也是因為漢語族人墾拓時按股份持份,計九份而得名。

三重舊稱「三重埔」,另外靠近大漢溪旁有「二重埔」。清代清政府就淡水河中游到大漢溪之間開發的土地,稱第二段埔地為「二重埔」,第三段埔地稱「三重埔」。

「新莊」是在1730年代以後在淡水河邊由漢語族移民形成的村莊,稱為「新莊」。

1820~1850年間,有漢人建莊於青壇,在泰雅族居住地出入口處新建店鋪,稱之為新店街。「新店」地名因此而來。

板橋曾稱「枋橋」,閩南語稱「木板」叫做「枋」。約1855年,在公館溝上架設木板橋供人行走,故稱這一帶為「枋橋」(此時「擺接」之名仍在使用,為一大範圍的地名)。

早期基隆河上游是採金地,上山採金必先經由基隆河接駁渡口附近,有一商家鋪號名為「瑞芳」,南北雜貨俱備,成為前往山區採金與往返噶瑪蘭中途補給及休息所。「瑞芳」店名沿襲成名「瑞芳」的地名。

淡水舊稱「滬尾」,除前述說法係平埔族語,另有一說,「滬」是在海濱用礁石疊成袋狀的矮圍牆,用來捕魚,在「滬」的尾端處的聚落,稱為「滬尾」。

樹林曾有「風櫃店 」地名,「風櫃店」即打鐵舖,因該地曾有打鐵舖出現,後來被叫慣成為地名。

淡水有「油車口」的小地名,曾經出現有「油車行」,即搾油店,再油車行所在地市街入口處,成為「油車口」。

三峽有「麥子園」小地名,即以前有麥田之處;「麻園」,即黃麻田之地。

移民村落為了防風而種植的竹垣,稱為「竹圍」,留下了今天淡水一帶有「竹圍」、「大竹圍」、「竹圍仔」的地名。

土地開發出現新聚落,用土石築城牆,以防止聚落外面的族群侵犯,因此有「土城」的地名。

蘆洲昔稱「和尚洲」,18世紀中葉以後,新竹城隍廟的和尚梅福向官府奏請以此地的產業做為關渡媽祖廟的油香錢,當地人就稱和尚所居之沙洲地為「和尚洲」。


地理環境、地表景觀的呈現


地表景觀、地理環境經常是地名產生的重要來源,新北市的許多大小地名當然也不例外:

在地形平坦且高的河階處,森林蓊鬱,被稱為「坪林」。

在海岸地帶因海水長期侵蝕岩石而成的石洞,狀似門,稱為「石門」。

潮水返回之處,稱為「水返腳」,即「汐止」的舊稱。

基隆河上游地帶谷地窄,多瀑布,之後出現流水平緩處,被稱為「平溪」。

「雙溪」顧名思義,一定有兩條溪流出現。清代稱「頂雙溪」,雙溪指坪林溪和牡丹溪匯流處。因與下游之「下雙溪」(在下游貢寮鄉境內的雙龍村舊稱)對稱,故稱「頂雙溪」。

致於新店溪支流景美溪中游兩側的河谷平原是低位河階,兩側又夾在山地間,故此地稱為「深坑」。

五股舊稱「五股坑」,「坑」顯然因地勢而名;新店的「安坑」,舊名「暗坑」,意即地處幽暗的坑谷地。

「石碇」是因水流及利用溪中巨石繫繩碇泊,故稱「石碇」。

「樹林」,曾稱「樹林頭」其地名來源有兩種說法,一說為大漢溪氾濫形成大潭,潭岸林木茂盛而稱樹林。一說為開闢張厝圳(即永安陂)的張必榮在岸邊植林護堤,故名樹林。

「林口」舊稱「「樹林口」,字面意義為進入樹林的入口。該樹林可能是指今106縣道經過的橫窠雅地區。該處為一河谷,聯絡林口到泰山的小路由此經過。

原本稱「和尚洲」的沙洲之地,因為蘆葦叢生,在清領末期改稱「蘆洲」。

「三峽」舊稱「三角湧」,因為是三條溪流匯合形成的三角形沖積扇而得名。

三峽有「挖子」的小地名,八里也有「挖子尾」的小地名,是指地勢(或河流)灣區轉彎處。「彎」在閩南語讀音類似「挖」,這是以音借字。

「鶯歌」舊稱「鶯歌石」,因附近山石狀似鸚哥鳥收翅,寫成同音的「鶯歌石」。

「觀音山」因為從某個角度望去,很像觀音的側臉。

新北市山川多變,地景繁複,因此這類地名多不勝舉。


從地名看到政權更迭嬗遞



三貂角。圖/蔡育豪攝


西班牙人佔領北台灣時,一六三三年為尋找金礦,在台灣的東北角登陸,以故鄉地名SANTIAGO命名,幾經諧音輾轉相傳,變成今天耳熟能詳的「三貂角」。

西班牙勢力離開台灣,荷蘭人北上,至今也在北台灣留下一些地名,如「富基」漁港、「富貴角」,兩者同源自荷蘭語HOECK,是「海角」的意思。

「野柳」的地名,除前述的說法之外,還有一說,是西班牙語Punto Diablos(即「魔鬼的岬角」之意)的Diablos省略D和b兩子音之後讀成Ialo的漢字音譯。

淡水北邊至今還轄角有「公司田」的地名,是指荷蘭東印度公司的田地。

從地名的沿革、變遷,可以看到外來政權在台灣的更迭嬗遞。例如:

西班牙傳教士記載原住民採硫磺之地稱tapri,荷蘭戶口表記載為tappnre,清代稱為「金包里」,日本時代在1920年改名為「金山」(保留原地名金字,以其倚山之鄉,加山字為新地名)。

1654年大台北古地圖的Kaggilach和1655年『荷蘭戶口表』的Caeherlack,可能就是清代的「小雞籠」社,1697年(康熙36年)漢人入居後成為小雞籠莊,又稱「小圭郎」(讀音相同)。日治時代1920年因屬「芝蘭三堡」改稱「三芝」莊。


荷蘭時代稱Paijtsie、Peitsie,清領時期叫「擺接」。

17世紀西班牙人所稱基隆港附近的漢人聚落為『parian』,清代以近音稱為「萬里」。

三峽有「隆恩埔」的小地名。「隆恩」使人聯想到「謝主隆恩」的帝王時代,沒錯,那是清代皇帝恩賜給當地駐軍的土地。

1920年日本殖民當局趁著在台實施地方行政改制,大改地名:

「頂雙溪」,簡化為「雙溪」;「五股坑」簡化為「五股」;「槓仔寮」簡化為「貢寮」;「八里坌」簡化為「八里」;「鶯歌石」簡化為「鶯歌」;「樹林口」簡化為「林口」…。此外,「滬尾」改稱「淡水」;「枋橋」改為「板橋」;「三角湧」改為日本讀音接近的「三峽」(讀さんきょ う,與「三角湧」的閩南語讀音接近);「蘆洲」改了一個詩意的名字「鷺洲」(很多白鷺鷥的沙洲);「水返腳」,改稱「汐止」(潮汐止於此)。還有,合併中和地區十庄為一庄,地名從「中坑庄」和「漳和庄」各取一字合為「中和」。

戰後國民黨時代當然也有新地名,例如:

1947 年將「三重埔」從鷺洲鄉劃出,並簡化為「三重」鎮。

1950 年從新莊鎮劃出「泰山」鄉,以境內泰山巖為名。泰山巖建於 1792年,名稱襲用福建安溪的祖廟。

1958年從中和鄉分出「永和」鎮(清代此地經常有漳泉械鬥,戰後取名「永和」希望族群和諧)。

至於在各鄉鎮裡出現「中正」、「中山」,以及四維八德的里名,自不在話下。

新北市還有許多大大小小層出不窮的地名,背後都有著敘說不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