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三寸金蓮」與「八部合音」 2012-06-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三寸金蓮」與「八部合音」有啥關係?當然沒有!前者是來自中國的中華文化,中國古時(起碼自宋以後已漸成風氣)以女子小腳為美,要求女子自幼以布緊纏雙足限制其發育,使足骨變形足形尖小,行路只能以腳跟勉強行走,中國臭文人還用「三寸金蓮」來形容,這是變態、不人道的文化;「八部合音」則是台灣南島民族的文化,是布農族傳統祭典音樂,祈禱小米豐收的歌,八人或十多人不等,歌舞跳唱,合音有致,渾然天成,既健康且優美的天籟之音。中華文化必然較文明嗎?原住民文化就比較粗鄙嗎?若以「三寸金蓮」和「八部合音」相較,答案剛好相反。

立委鄭麗君日前踢爆,為了郝柏村投書質疑歷史教科書在搞台獨之後,教育部日前正在討論高中歷史課本有關台灣史內容,要避免以台灣取代中華民國,並要求以「中華文化」為主體。郝柏村何德何能?一封守舊頑固的投書意見,就可以讓教育部如此大開倒車?說穿了,教育部配合郝柏村的「民眾意見」,說明著過去外來反動勢力的反撲與復辟!

教育部配合這個「民眾意見」,要求歷史教科書要以「中華文化為主體原則」,認為在提及台灣文化的多元發展時,應強調中華文化的主體地位。深受國民黨長期「中華史觀」遺毒的人,對於上述要求之荒謬,可能習而不察,不過設想如果美國的歷史教科書也被要求以「大不列顛文化為主體」,看看會不會令人捧腹大笑?

任何國家的歷史課本,無不以該國或該社會為主體來編寫,不會以籠統朦朧的某種文化為主體。只有郝柏村、馬英九這些充滿「中華中心史觀」的外來反動集團才想得出來。

台灣原本是一個南島民族的社會,還被學者Diamond形容為「台灣獻給世界的禮物」(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打開繪製於十七、十八世紀之間的「康熙台灣輿圖」,可以發現台灣西部從北到南遍佈各社的平埔族聚落,計有一百二十個社,而漢語族人的聚落只有六十五個,可見此時台灣的主體居民還是以南島民族為主。至於山地和花東地區還未繪進地圖來,那更是南島民族的天地。然而,這個南島民族的社會,在十八世紀中葉以後,隨著來自中國閩粵的移民漸多,以及滿清政府的政策(改服裝易風俗、設社學、賜姓)而逐漸解組。中華文化跨海而來,有好有壞,無需美化。在南部行之一百五十年,自荷蘭時代創建的「新港文」滅絕了!「三寸金蓮」也開始在台灣島上蹣跚;男子無論漢番,都薙髮結辮;鴉片文化也在台灣風行,風行到清末台灣的進口品有一半是鴉片。世上有哪個地方的進口品竟然是以毒品為大宗的?這是拜中華文化之賜!日治時代要改革的台灣三大陋習:綁小腳、抽鴉片、留辮子,正都是中華文化。

馬英九反動集團要以「中華文化為主體」來編寫教科書,除了基於文化優越感之外,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馬英九曾經說過的,「先聯結台灣歷史,與本土對話,才有中國」,原來台灣史只是工具,中國才是目的。現在我們看得更清楚了,透過以中華文化為主體的台灣史,當然就是邁向目的地中國的必經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