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六四」省思 2014-06-0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2014.6.4.《民報》社論(執筆人:李筱峰)

 

今逢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25週年。雖然不是發生在台灣,但是此事件與台灣不無關係,也值得台灣人省思。

1989417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許多大學生乘著悼念胡耀邦之便,掀起了大規模的學生運動。他們聚集數萬人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著「反對專制」、「反對獨裁」的標語,向中國當局要求政治民主化。經過47天的聚會、靜坐、演講,中共當局終於動武!64軍隊在裝甲車開道下衝進天安門廣場,對廣場上靜坐示威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民眾﹐展開血腥屠殺!估計有千餘人喪命!震驚全世界!

這場學運與屠殺,已過了25年。25年來,中國的人權依舊頹喪,中國的民主依舊渺茫。中國的監獄裡,至今仍關着許多維權律師、記者編輯、民運人士;只是草擬憲法草案的劉曉波,至今仍深陷黑牢,儘管世界以諾貝爾和平獎肯定他,中共政權仍不為所動;….。一黨專政,資訊壟斷,新聞管制,毫不稍懈。至於對東突(「新疆」)、圖博(「西藏」)的殖民宰制與屠殺,仍持續不斷。可嘆的是,由於新聞管制與資訊操控,今天中國境內不知有天安門屠殺事件的民眾,比比皆是。25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犧牲的英靈,至今羈魂難安。

相對於台灣,發生天安門事件的那一年—1989年,卻是台灣要邁入民主化的門檻與關鍵。在天安門事件爆發的約兩個月前,4月7日,台灣爆發了鄭南榕自焚事件!曾發起「五一九綠色行動」的《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因刊登許世楷教授的〈台灣新憲法草案〉,遭中國國民黨當局控以「叛亂」,鄭南榕於警察前來拘提時引火自焚,震驚全國!台灣的民氣,達到了燃點。次月的519在鄭南榕的出殯行列中,一位出身高雄縣「農民權益促進會」、投身台灣民主獨立運動的基層義工詹益樺,面對著拒馬、鐵絲網及千名警員﹐也引火自焚﹐搶救不及去世。

從以上鄭南榕、詹益樺的自焚,到北京天安門事件的連續發生,刺激了台灣獨立言論的升高及其支持者的激增。「外省人」鄭南榕的自焚﹐刺激許多人去思考台灣獨立的問題;而六四天安門事件﹐使得許多台灣的人更清楚中共政權的本質,連要求民主都要遭受屠殺,因此對「統一」開始產生憂慮。就在這樣的氣氛下,這年年底的立委選舉中﹐有32名以民進黨籍為主的候選人﹐組成「新國家連線」,提出「建立東方瑞士國」的台灣獨立的主張﹐國民黨當局揚言要以法律制裁。但32名候選人當選20名﹐支持明確的台獨主張者的票數計有130萬。不僅使得當局不敢動手,衝撞台獨主張的禁忌,也讓台灣的民主化更上層樓。

在這民主浪潮的激盪下,加以北京天安門學運的刺激,翌年(1990)台灣也掀起「野百合」學運,要求國會全面改選、總統民選、加速民主改革。遂有「國是會議」的召開,「萬年國會」的結束。激盪了1990年代台灣一連串民主化的進行,終至總統民選,以及政黨輪替。

同樣是要求民主化的學生運動,北京天安門學運引發了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中國的民主化遙遙無期;但是台灣的「野百合」學運卻是為台灣的民主化投下催化劑。

可惜台灣的民主化成果,在2008年中國黨復辟之後,呈現逆退現象。馬英九上台之後,假「改善兩岸關係」之名,開始諂媚北京專制政權,甚至發表頌揚中共人權進步的六四感言,2009年馬英九的六四感言這樣說:「政府與人民的流血衝突悲劇,史不絕書,中外皆然。最近十年, 大陸當局比過去更注意人權,與過去完全不同,既簽署聯合國《政治與公民權利公約》,又多次發表《人權白皮書》,今年四月還公佈《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如此諂媚,完全無視於中共政權在壓制自由、迫害人權方面繼續存在的惡行劣跡!完全不知道在世界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世界各國自由度排比名單上,中國始終名列「不自由國家」之列。何來馬所謂「大陸當局比過去更注意人權」?

有了媚共的馬政權,自然就會縱容媚共的財團主。一位媚共的財團主竟然不顧嚴面對著國際媒體說「六四天安門事件沒有死人」。怪不得這樣媚共的台灣商人,可以在台灣辦起「中國」的報紙!

在六四大屠殺25週年的今天,台灣人能不醒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