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外省人」不必背蔣家政權的黑鍋 2004-04-2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本月十七日晚上我應鄭弘儀之邀,上他的「大話新聞」節目接受訪談。話題談到大選之後國親陣營的越矩言行時,我稱國親集團為「蔣介石政權的殘餘勢力」。引起鄰座同樣參加節目的國民黨籍陳鳳馨的不滿。陳小姐下了節目之後向我抗議,她要我不要再用「蔣介石政權的殘餘勢力」一詞(她原先把我的用語說成「蔣介石政權的餘孽」,其實我沒有用「餘孽」,而是用「殘餘勢力」),她說我用這種話,會傷到所有外省人的心。我回答說,請聽清楚,我說的是「國親集團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而不是說「所有外省人都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

  隔天,我也接到任職於國家圖書館的一位好友孫秀玲的E-mail,信中秀玲對我說:「我覺得將蔣介石所犯的錯誤算在所有外省人身上,並不合理!就這一點,我要抗議!」


  面對陳小姐和秀玲的抗議,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過去被蔣政權的造神運動吹噓為「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的蔣介石神話,如今已經破滅了,不但許多人不敢公開「永懷領袖」,而且也恥於被冠上「蔣介石政權的殘餘勢力」,這真是一件好事。試想,不希望自己被視為大獨裁者的殘餘勢力,這不正是說明民主觀念的進步嗎?真是可喜可賀!因為,知恥近乎勇。


  不過,秀玲和陳小姐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我所指陳的真正內容。如果有人將蔣介石所犯的錯誤算在所有外省人身上,或將所有「外省人」看成「蔣政權的殘餘勢力」的話,不要說秀玲和陳小姐應該抗議,我也要替所有「外省人」(應該稱「新住民」)叫屈,也要對她們誤解我而喊冤。


  一九五○年代以降的蔣介石統治集團,充斥著「外省人」,但並不是所有「外省人」都屬於蔣介石統治集團。這是理則學裡面最簡單的邏輯,就如同妓女全都是女人,但並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妓女。賣豆漿、補雨傘的老榮民,是「外省人」,但是他們怎麼會是蔣介石統治集團的一員?我以前在東引當兵,認識隊上一位被國民黨軍隊抓兵過來的士官長,聽他述說自己的際遇時,我忍不住陪他傷感落淚;幾年前,我經常在我家門口向一位大清早就叫賣著包子的外省老伯伯買包子,他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出現了,我忽然對他掛念起來。我怎麼會愚蠢到認為士官長和老伯伯是蔣家統治集團的一員?許多當年替蔣介石政權賣命打江山,付出青春歲月,離鄉背井到台灣,抱著一紙空洞的戰士授田證終老台灣的老兵們,浩嘆「毛澤東殺我父母,蔣介石斷我子孫」,他們是蔣政權的犧牲品,是社會金字塔結構的最底層,怎麼會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


  三十多年前,我讀到殷海光教授一段敘述時代不幸的話,說到統治者爭逐權力致使人民「妻離子散,海天一方,這是統治者最大的罪惡」。我讀了忍不住心中的悸動。妻離子散的人民,怎麼需要去承擔統治者的罪惡?


  二十二年前,當時尚未開放大陸探親,我擔任《八十年代》及《亞洲人》雜誌的執行主編,有一次收到一篇老兵回憶他十幾歲入伍時與他父親訣別的文章,非常感動,我決定刊登該文,同時加了一段我寫的編者按語:「『家書萬金』『佳節思親』的句子,似乎已不足以馱負這一代歷史悲劇下生離死別的淒情。深藏在遊子內心長達三十多年的那種刻骨銘心的孺慕之思,似乎已經不是任何文字可以表達得出來的。儘管寶島的春風和煦溫暖,大部分的人都已在此生根安居,然而我們不能忘記,有許多勞苦功高的榮民,他們離鄉背井,隻身來台,骨肉分離,海天一方,三十多年來,無法與家人團圓,甚至片紙隻言的音訊也不可得。人生幾何?離闊如此!每一個有血有淚的人,能不引起一點最起碼的人道精神的惻隱與憐憫嗎?這篇文章,沒有類似『給我一瓢長江水』之流的浮艷與虛矯,也沒有什麼『軍中作家』的孤傲與忠貞,然而,它卻是用質樸的筆,沾著血淚寫成的,使人讀來,忍不住裂心的低泣。」(見一九八二年二月《亞洲人》二卷三期),我當時大膽刊登了這篇老兵思鄉的文章,五年多後,台灣開放探親。


  顛沛流離來到台灣的廣大「外省人」,他們不僅不該被看成蔣家統治集團的一部分,他們本身也往往成為蔣政權的受害者,例如長期的眷村隔離政策,把他們隔離在台灣社會之外,竹籬笆使他們無法完全融入台灣本土社會,這對「我那眷村的弟兄們」並沒有好處。至於蔣政權的貪污腐化、國庫通黨庫,許多外省人並沒有分到什麼好處,卻往往要背負蔣政權的黑鍋。許多外省人也是蔣家專制政權的受害者。要知道,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時代,蔣介石殺人是絕對不分省籍的。許多外省知識份子的悽慘下場,絕對不下於所謂「本省人」。


  不屬於蔣家統治集團的外省人,其實並不需要替蔣家政權背黑鍋。可惜,由於國民黨的黨化教育的影響,許多非屬過去統治集團的「外省人」,卻老是喜歡將自己和蔣家統治集團綁在一起,當他們聽到有人檢討過去的蔣政權,就認為是在排斥「外省人」,進而就罵人「撕裂族群」。其實這種心態與思維,才是在綁架「外省人」、陷「外省人」於不義。更可惡的是,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一些在台灣領了退休俸的人,可以自由跑回中國,在中國享用台灣人民的納稅錢,同時又回過頭來謾罵台灣政府,責怪族群被撕裂!他們的人情義理與是非對錯,完全錯亂了!這才是真正的在撕裂族群!


  其實,當我們在檢討過去的蔣家政權及其殘餘勢力時,我們根本不必擔心會傷到什麼「外省」族群的心。因為,如果至今還有人把蔣介石當成「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那麼,他被看成蔣政權的遺緒,應該會感覺「與有榮焉」才對,何傷心之有?如果他早已體認到蔣政權的專制獨裁本質,自然就會與其畫清界線,不會認同那樣的政治集團,因此,他自然就不會認為所謂「蔣政權的殘餘勢力」是在說他,就更傷不到他的心了。我的師友們,包括已故的廖中山教授、張忠棟教授,或是現在的陳師孟、金恆煒、謝志偉、曾心儀…等教授先生,他們都是「外省人」,但是沒有一個人會認為我是在罵他們,因為他們不會認為自己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近年才從中國來台灣加入台灣人行列的阮銘教授,完全認同台灣的主權獨立,也不會有什麼族群被撕裂的感覺。


  所以,問題就出在我們能不能揚棄蔣家政權長期灌輸給我們的那套意識形態?願不願意建立起以台灣為主體的國家認同?至於族群撕裂,那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說的,沒那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