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阿K正傳」素材續錄 2007-10-2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上週本專欄〈阿Q與阿K〉一文例舉五個阿K言行,提供書寫《阿K正傳》的素材。有讀友反映說不過癮,要我繼續例舉。《阿K正傳》是要寫成書,我僅以千把字文章敘述,當然不過癮。茲應讀友要求,再舉阿K言行五例。附帶說明的,魯迅寫《阿Q正傳》的阿Q是以一人做代表,我期待的《阿K正傳》則可以是一群人。借用證峰法師林秋梧的話「一佛一切佛」,《阿K正傳》可以說「一K一切K」,因為他們雖是一群人,但他們的品格德性則一。

以下繼上週五例,再介紹阿K出場:

之六:阿K當上了某縣縣長,政績是全國最後一名,但是耍花招卻是首屈一指。上次帶著警察要上山抓老虎,結果抓到幾隻野狗,替民眾增加不少茶餘笑料。最近更是威猛,完全無視於全國警政人事制度,擅自在縣裡替警察升官,向中央政府挑釁。內政部警政署表示此舉於法不生效力。但是阿K縣長立刻重砲還擊說,中央豈可打壓地方?原來阿K失去中央執政權之後,在地方上就可以據地為王,中央不依我意,就是打壓地方。猛哉!阿K縣長雖打虎不成,但是打扁政府則虎虎生風。

之七:看到阿K縣長如此行徑並不詫異,因為一切真理由他說的算。記得二○○○年總統選舉時,這位阿K先生因為投靠宋陣營,因此出面公開指摘連戰的財富是「不義之財」(二○○○年二月十七日他和沈智慧公布連戰家族取得土地致富資料);等到二○○四年大選,連宋合流,同樣這位阿K先生立刻改口,召開記者會為連戰家產辯護,說連戰的財產一切合法。原來一切是非對錯,都是繞著阿K為中心在運轉。

之八:有另一位阿K先生看到我的〈亡國之民尬國慶〉一文(本月七日本專欄),引用一九五○年三月十三日蔣介石復職的談話:「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亡國之民」,阿K竟然說要提出告訴,理由是我們竄改蔣公的話。原來這位阿K先生根據一九七四年中華學術院印行的《蔣總統集》,蔣介石這段話如此記載:「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幾乎已等於滅亡了」,這段文字與我前引的文字,差別在於「幾乎已等於」幾個字。但是這幾個字是我刪掉的嗎?這位阿K先生只知告人,卻不會查明資料,我前引的文字是根據一九六○年十月國防研究院印行的《蔣總統集》,裡面並無「幾乎已等於」等字。兩份資料都是國民黨統治集團印行的,兩者時間相距十四年,我引的是前者,豈有前者竄改後者之事?阿K,你這是哪一門的史學方法?

之九:談到史學方法,讓我想起一位阿K學者今年出版一本有關二二八事件的書,標榜要替二二八事件揭密,結果他揭出來的密是:二二八事件前的糧荒是「日本陰謀發動使台灣陷於世紀糧荒的經濟戰」。阿K先生心中只有日寇,竟然無視於我們一大群見識過來自中國的污吏與奸商的父執輩們還有多人健在。

之十:前天李前總統搭高鐵去高雄,對高鐵稱讚有加,讓我想起有一位要選總統的阿K在高鐵通車時說過高鐵是「廢鐵」。台灣有如此進步的廢鐵,怪不得阿K的競選廣告會忍不住說「他馬的,就是愛台灣」!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