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祖譜」的問號 2012-10-1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祖譜

謝長廷去中國的所謂「調酒」之行,未見調酒,但見其「祭祖」壯觀,還淚灑福建東山島謝氏宗祠。謝長廷對「祖先」如此深情,應該很感人才對,如果在我年少時代,一定感動涕零,恨不得也趕到福建同安的「李氏宗祠」,去「追遠厚德」一番。但我長大懂事後,這套「祭祖」觀已不再感動我了。

容我拿自己為例來說明。年少時代如果有人問我祖先哪裡來?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五代以前的祖先來自福建同安」;但是現在我不再這樣回答了,我會反問:「你問的是我哪一代的哪一位祖先?」因為我的祖先眾多,有父系,有母系。請看附圖我替自己做的五代內的「祖譜」(注意!是「祖譜」,非「族譜」):

我的第五代祖先共計三十二位,我以前回答說「我五代以前的祖先來自福建同安」可能嗎?三十二位祖先怎麼可能那麼湊巧都來自福建同安?原來我說的「五代以前的祖先」,只是指我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那位叫做「李巖」的祖先。其餘的三十一位祖先都沒有算進去,這太數典忘祖了吧!我姓李,但並非只有姓李的才是我的祖先,我五代之內的祖先有林、葉、董、楊、黃、吳、蔡等姓,還有許多未查出來的打上問號,而其中說不定也有乾隆以後給南島民族的賜姓

這個父系、母系並重的「祖譜」,與傳統的「族譜」意義迥然不同:

一、打破男性父權中心的祖先觀念。再請看看我的祖譜表,任何一個格子(不論有無姓名)都代表一位祖先,任何一個格子如果沒有了,往下就沒有我,可見男女祖先同等重要。傳統的「宗祠」、「祭祖」,只祭拜同姓祖先(亦即表中最左的那一欄位),其他的祖先都不在祭拜範圍,簡直數典忘祖!

二、打破漢族中心的祖先觀念。我五代以內的祖先共六十二位,這六十二人全都來自唐山的漢人或純漢人後裔嗎?怎麼可能?難道平埔族都滅種了?這裡面當然有許多平埔族或具有平埔族血統的祖先。如果再往上追溯更多的祖先,可能平埔族出現的比例更高。所以,如果只有「唐山公」才算祖先、才是「祭祖」的對象,則對平埔祖先也簡直數典忘祖!

這次謝長廷去「唐山」祭祖,完全是「男性父權中心」與「漢族中心」的祖先觀念,聰明的謝長廷豈真不知?莫非他想借「認祖歸宗」,進一步發揮政治作用?果真如此,那就更不敢聞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