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3P聊天室 2007-11-2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有甲乙丙三人在談論台灣政治近況。

甲:「最近阿扁總統到處都受到民眾嗆聲,民眾生活真的變壞了。」

乙:「那些真正生活困難的人,才沒有閒工夫出來嗆扁哩!這都是藍營刻意安排的政治鬥爭。」

丙:「是不是刻意安排的政治鬥爭很難說,不過,一個國家的民眾可以自由嗆總統,正顯示那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以前蔣介石三個字我們連叫都不敢叫,更不要說要當面嗆蔣;現在直呼阿扁,還可以罵他專制獨裁,回家照樣安穩睡覺。」

乙:「這些人真是價值錯亂!」

丙:「看看中國,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有一位民運人士俞東嶽,只是向毛澤東的像潑灑油漆,結果被關了十七年,關到精神失常,連家人都認不得;記得我們台灣也有老兵對李前總統潑油漆,而且潑的是李總統本人,不是相片,結果一切沒事,依然自由自在。」

乙:「一樣潑油漆,待遇差這麼多!可是泛藍媒體現在天天美化中國,醜化台灣。台灣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甲:「可是,今天許多民眾生活變差了,燒炭自殺的事件經常發生,你總不能說那也是藍營安排的政治鬥爭吧?扁政府能不負責任嗎?」

乙:「許多人生活變差,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台灣資金大量投入中國,產業西移,工廠關門,失業當然增加。這樣的拚經濟,當然底層社會生活更困難。」

丙:「看來造成貧富懸殊的M型社會,是盲目拚經濟的結果。」

乙:「沒錯,可是現在藍營放出一種論調說,扁政府只會拚政治,不會拚經濟,所以生活變壞,應該由國民黨回來執政。」

丙:「國民黨拚經濟的方法是更加倒向中國,全面對中國開放,毫不設防。這樣下來,只是方便財團企業,勞苦大眾不是更慘嗎?」

甲:「我們不能老是把責任推給別人,畢竟現在是民進黨執政,一切施政結果必須概括承受,負完全責任。」

乙:「只有個人獨裁、一黨專政的國家,統治者才要負完全責任,因為一切資源與權力都在統治者手中,人民拿他沒辦法。但是在分權的民主國家,任何一個有權力的單位都有相對的責任。台灣近年來經濟不振,在中央執政的扁政府備受指責,但是不要忘了國親藍色政黨掌握國會多數,無事不抵制,也要分攤責任。一九四八年美國民主黨的杜魯門選總統時,國會是由共和黨控制,杜魯門就以「Do nothing Congress」(一事不做的國會)加以還擊。今天藍營不僅在國會採取焦土政策,而且在各個領域仍擁有龐大勢力,盡行惡性牽制,讓本土政權無法好好施政,卻要他負完全責任,只有蠢蛋和壞蛋才會這樣思考。」

甲:「可是謝長廷的經濟政策不是也表明要向中國開放嗎?」

丙:「謝的經濟政策我也不太贊同,但是即使面對『兩害』,也要『取其輕』。謝長廷至少在程度上還有所節制,守住最後防線,保住台灣以觀世變。而且他所屬的政黨,是民主運動起家的本土政黨,整體政黨還是以台灣為主體在思考,相較之下,我還是會比較放心。」

甲:「然而最近獨派的一些學者、律師,不是也表明要『含淚不投票』嗎?」

乙:「這是國民黨最樂見的。記得美國甘迺迪選總統時,黨內所謂自由派對他頗有疑慮,選民對他欠缺經驗也不放心,但他獲得提名後,說了一句打動人心的話:『各位對我容或不滿意,但是現在我已是唯一擋在尼克森和白宮之間的人』。同樣的思考,謝長廷雖不如我願,但他目前已是唯一防止親中的舊勢力復辟的人選。」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