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一位「外省」前輩看連戰的「西遊記」 2005-05-0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為了連戰的所謂「和平之旅」所引發的那場機場血鬥,至今令我印象深刻。印象中,有一幕「外省掛」的弟兄姊妹猛打彰化父老鄉親的鏡頭,有人因此認為,「外省人」都支持連戰「朝共」,其實,不盡然如此。

 

日前,我接到一位忘年之交的「外省」老前輩的幾封來信,對我敘說他對連戰的「西遊記」感想,讀後心有戚戚焉。老前輩希望提供他的一些感想供我寫專欄參考,我不敢掠美,特選摘他的見解與感想和讀友分享,此固非「置入性行銷」,也非「借殼上市」,我目的在證明並不是所有「外省人」(其實我很不樂意用此名詞)都同意連戰的「朝共」行為,更可說明,「此眾昏之日,未嘗無獨醒之人」。

 

老前輩從連戰的「西遊記」看出「中國的大謀略」。他說:「中國對台灣的一大謀略,就是透過各種方式製造『兩岸關係國內化』、『台灣港澳化』,以通商、通航各種交流把台灣拉進其運行軌道,這一謀略可以達到以下目的:一、造成台灣人民逐漸喪失警覺心和自主意識,在心態上逐漸自我港澳化,等到陷溺已深,即使本土意識堅強者,恐也產生認命心理而無可奈何的接受命運;二、世界各國看到兩岸交流如此熱絡,你兄我弟,也會把兩岸關係視為內政家務,也逐漸沒有立場多加干預。這正如一旦大家把少女認做是『大哥的女人』,大哥要怎麼擺佈少女,大家也不會有意願有立場出面拯救少女。」

 

老前輩接著說:「中國這一謀略如能成功,即不費一枚飛彈達到目的。從關係國際化達到事實上的一國兩制。一國兩制進展到某種程度,即可抖出一國一制。到時台灣陷溺已深意志喪失,又無法再取得國際支援,也只好乖乖認命接受。」

 

老前輩接著以東西德與南北韓相比較說:「西德可以大膽東進,南韓可以和北韓密切來往,因為西德遠強過東德,南韓國力也勝過北韓。他們之東進和北進,基本上是一種攻勢,雖有風險不會有被併吞之慮。但台灣和中國,人口、土地均不成比例,台灣人民又沒有堅決捍衛自由民主的意志,過於接近中國,讓對方成功製造出兩岸關係屬國內問題之局面、兩岸是一家人的氣候,則不必有一國兩制之名,而一國兩制之局已成,『中央』與『地方』格局已定。到此地步之後,一國一制也即不遠矣!」

 

「連戰在中國發表兩岸合辦二○○八奧運之議,如能實現會是中國這一大謀略的上佳代言。中國大概會有積極反應。到時在中國舉辦項目場合是五星旗飛揚,中國選手得獎也升五星旗,奏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當然的國家。在台灣舉辦項目之場合,青天白日旗不能出現,而只能有『中國台北』之會旗。台灣選手得獎,也只能升會旗奏會歌。而所謂之『中華台北』譯成英文就是中國台北(Chinese Taipei),或『中屬台北』,看在別人眼裡根本不是國家。如此兩相對照,一個是合法中央政府,一個是地方政府或管轄下的特區之印象,如何能逃得掉?」

 

老前輩對於連戰在中國的一些言行,在信中又有隨筆式的批評,試舉其中幾段,介紹如下:

 

「當年史達林要誘惑高爾基回國定居,派特務頭子陪他巡視勞改營,看到的是人間天堂,妓女小偷都得到新生,歌頌新社會不已。想到此處,大陸人民夾道熱烈歡迎連主席,也就不足為奇。但史達林這一套只敢用於高爾基、羅曼‧羅蘭之類的書呆子,碰到邱吉爾、戴高樂訪蘇,則不敢搬出來,因為他們不吃這一套。所以中國如此接待連戰,讓他過足虛擬總統之癮,實際上也是看扁了他。」

 

「連戰引用邱吉爾之言要和老共『一笑泯恩仇』。當時邱氏說的是『If the present tries to sit in judgment on the past, it will lost the future.』這是他上台後,勸阻黨內同志不要清算張伯倫等前姑息份子,大家共赴國難。不是國人要忘卻敵對國家的威脅,忘掉痛苦教訓。所以,邱吉爾之言,和連戰要和老共『一笑泯恩仇』大有距離。連戰如此亂用,是否認為略懂國際事務的人都死光了?

 

「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雖已趕走皇帝建立民主,但帝制派和狂熱民族主義者仍不動如山,軍警、司法、學術等各界,仍在反動份子把持之下,社會瀰漫反動氣氛。今大台灣似也與此相似。當時的德國是帝制派、狂熱份子和後起之納粹勢力橫行無阻。改革份子、民主色彩的人,反而寸步難行,動輒得咎。這是否也是今天台灣之寫照?」

 

以上言論,純屬事實,絕非虛構,而且不僅代表這位「外省」老前輩的觀點,也代表本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