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一腳踹出的中國文化 2008-07-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前幾天阿扁前總統以被告身分出庭台北地院時,遭一名所謂「愛國同心會」的成員踹了一腳受傷。而統派的中天新聞,報導此事所用的標題竟然是─「老伯的這一腳,阿扁回去會反省嗎?」我忍不住要問:在台中國人給我們民選的卸任總統這一腳,台灣人會反省嗎?在台的中國媒體,以「打人喊救人」的口吻要挨打的人反省,台灣人你會反省嗎?

「愛國同心會」人員的暴行,當然不是真要「反貪腐」。國民黨侵占國產千億、逍遙在外的一大堆國民黨人掏空台灣數千億,他們都不反,怎麼會在意阿扁區區一千萬元的國務機要費?說穿了,他們反的是台灣獨立的本土路線。

大家還記得嗎?二○○六年十月有一個網站呼籲「海內外中華兒女將頑劣台獨登錄網頁」,「以備國家統一後,對其家族進行批鬥與剷除之參考」,此網頁是誰開設的?不就是所謂「愛國同心會」嗎?大家還記得嗎?支持台灣獨立的中國流亡作家曹長青,二○○三年在圓山飯店是挨誰施暴?前駐日代表許世楷是遭誰暴力攻擊?不都是所謂「愛國同心會」嗎?

以上情事非屬個人行為而已,而是中國政治文化現象。中國人面對異己,很少講容忍,伏爾泰的名言距中國何其遙遠─「我雖不同意你的話,但至死也要擁護你說話的權利」;倒是Lucian W. Pye這句話說的最為中肯:「很少國家的政治文化像中國那樣強調仇恨」,強調仇恨就要「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會迷信暴力對付異己,小如在電視上公開揮拳打人,大如用暗殺手段對付知識份子(如蔣介石捕殺鄧演達、楊杏佛、史量才、李公樸、聞一多等等)皆是。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前,蔣介石答覆張學良如何處理學生示威請願時說:「對於那些青年,除了用槍打,是沒有辦法的。」這正是迷信赤裸暴力的心態。強調赤裸暴力的政治文化,也必定出現報復主義。例如參與西安事變的楊虎城,在一九四九年遭蔣介石派人屠殺全家,連小孩都不留,就是一例。

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的暴政成為共產黨革命的理由,沒想到共產黨推翻國民黨之後,不僅以暴易暴,其暴力統治更倍蓰於國民黨,將暴力的中國政治文化發揮得更加淋漓。毛澤東曾說:「中國人很多,死了一半也無所謂。」

強調仇恨、報復的中國政治文化,還有一套「打人喊救人」的思維,他們在施暴之後,還要對方反省、認錯。中天新聞的標題「老伯的這一腳,阿扁回去會反省嗎?」就是範例;邱毅對於「愛國同心會」的暴行未加譴責,反而責怪阿扁修改行走路線才遭踢,還說阿扁身體太弱,不禁一踢,「我們真是選錯總統」。

我想起一七三一年中部平埔族爆發抗官事件,遭清朝政府鎮壓屠殺,事後中國官吏改大甲西社為德化社、牛罵頭社為感恩社、沙轆社為遷善社…。這些受盡壓迫的平埔族遭屠殺之後還要「感恩」、「德化」、「遷善」,中國政治文化真會作弄人!古代中國皇帝「賜死」臣子,臣子還要感謝皇帝的恩賜。在中國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時代,在中國共產黨的文化大革命時代,被處死、被整肅的人,還要承認自己的錯誤,受盡各種羞辱。這就是中國政治文化。

柯維(Stephen R.Covey)說:「思想決定行動,行動決定習慣,習慣決定品德,品德決定命運。」(見《與成功有約》)中國人這套迷信暴力與報復主義的思想,已成為一種行動、習慣,最後會決定中國無法走上民主的命運,也影響台灣的命運。台灣人,我們挨打之後,有沒有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