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九問馬英九 1998-09-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貧農家庭出身,卻靠自己努力打拚以至於今的陳水扁,最近被國民黨權貴家庭出身的馬英九嘲笑其英文不好。馬英九以其英語流暢,來自詡其具有國際觀。被一些天真婦女奉為白馬王子的「小馬哥」,自從打破自己不參選的宣言,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以來,就動作連連,言語不斷。這些翻雲覆雨的言行,對一個政治人物而言,本不足為怪。只是,其中有些話出自馬英九之口,不免令人啼笑皆非。上述的話,僅是其中之一,其他例如:聲明出來參選是為了「改革」、質問阿扁為何雙十節不掛國旗等等。這些談話,越來越厚道的阿扁都沒有予以正面還擊,但是路見不平的我,忍不住要提出以下質疑:


一、英語講得好就表示有國際觀,那麼六十年代專門陪伴駐台美軍度夜的吧女,也講著一口很溜的英語,她們的國際觀如何?


二、蔣介石、蔣經國的英語如何?保證比陳水扁差。依您的邏輯,他們的國際觀也應該不如阿扁才是,可是當年您卻為何那般擁護蔣政權?而且還當了蔣經國的英語翻譯官。純情婦女的白馬王子,為何會有如此雙重標準?


三、英語屬「印歐語系」,不同於北京話(所謂「國語」)和鶴老話(又稱「閩南語」,俗稱「台語」)及客家話等同屬「漢藏語系」。不同語系的英語,馬英九都可以學得那麼好,為何同屬漢藏語系的閩、客語,卻學不來?


四、不同語系的英語,都可以學得那麼好,足見您的語言能力相當不錯。語言能力既然相當不錯,卻不曾講相同語系,而且是您成長的社會裡頭最大族群的鶴佬語(「台語」),這種現象唯一能夠解釋的是,您根本看不起台灣的本地族群,所以才不屑學他們的母語來和他們溝通?抑或是您仗著長期以來高高在上的「國語」政策,所以不怕台灣本地族群不放棄母語而用「國語」來和您們「族群融合」?


五、談到語言,順道請教一個問題:大英帝國殖民統治香港長達一百五十多年,不但沒有把香港人的廣東話消滅,香港人大家都能說一口流利而有自尊的廣東母語,為何馬英九所效忠的蔣氏國民黨政權統治台灣不到數十年,卻可以把台灣的各種母語摧殘侮辱得讓我們的下一代無法以自己的母語交談?有語言天份的馬英九,可知其中奧秘?


六、「小馬哥」聽說現在也在學「台語」了,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不過我還是很好奇的想知道,您學「台語」的動機,不知道與宋楚瑜有沒有一樣?宋楚瑜當年以新聞局長之尊,對本地母語極盡打壓之能事,等到需要台灣民眾的選票了,才開始惡補「台語」。希望馬英九的格調,應該不像宋楚瑜才是。


七、強調國際觀的馬英九,質問阿扁為何雙十節不掛國旗。這個質問與我們台獨人士質問陳水扁為何一上任台北市長不久,就拿著國民黨黨製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去參加國民黨的升旗典禮,恰有一百八十度的不同。其實,阿扁上任台北市長之後,一直想辦法避開統獨爭議,專心於市政推行,直到現在,他在市長辦公廳座椅背後的那面國民黨黨製「國旗」,都還隱忍著不把它拿開,這已經給外來統治集團的餘孽們相當面子了,可是他們為何還這麼不知公飽?


八、馬英九要我們在雙十節掛的「國旗」,不僅是一面不經民主程序,純由國民黨強行自製,又是黨國不分(把國民黨黨旗放到「國旗」上面)的旗子,而且這面「國旗」原先所代表中華民國,其範圍並不包括台灣,(直到1936年的「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五五憲草),有關領土的規定,都還不包括台灣)。現在這面在台灣以外的地方產生的「國旗」,卻只能插在台灣。這種荒謬怪象,豈是一個現代國家應有的現象?號稱有國際觀的馬英九,請告訴我們,台灣為何須要插一面在台灣之外產生、原本不是代表台灣的「國旗」?


九、說穿了,這面原本不是代表台灣的旗子,現在卻只能插在台灣,這是因為國民黨打著「中華民國」名號,流亡台灣的結果。國民黨流亡台灣已將近半世紀了,台灣人民供養他們半世紀也該仁至義盡了,大家趕快落地生根本土化才是,可是這群蔣政權的「遺形物」,卻老是打著那個流亡的名號和圖騰,來阻礙全體台灣住民建立新國家,這種流亡意識老是改不掉,您馬英九到底要談什麼「政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