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二二八的「祖國」夢魘 2000-02-2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二二八事件發生的原因,與其僅解釋為「族群衝突」,或「官逼民反」,不如更深刻地說,是具有濃厚海洋性格的台灣社會,與大陸性格的中國社會之間的調適不良。當然,兩個社會文化之間的差異,不必然會引發衝突,其間必須要有「壓迫」與「被壓迫」、「宰制」與「被宰制」,或「征服」與「被征服」的關係,才會引爆反抗和衝突。

 尤其當宰制者的文化水準低於被宰制者,更容易引起不滿,產生對立。更尤其是後者原先是以充滿期待的心情迎接前者,那種心理的落空所產生的反彈,就更強烈。 當年台灣人民萬萬沒想到以「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心情,所迎接到的「祖國」,竟是一個比日本帝國主義更為暴虐的新統治者。才剛「歡天喜地」慶祝完「光復」的台灣人,不久就面臨了一片「黑天暗地」。受過近代法治訓練的台灣人,看不慣那些亂無章法、貪贓枉法的中國官吏;已經擁有相當上軌道的社會秩序的台灣人民,看不慣那些不排隊、不買票、只會坐霸王車的軍人。至於穿著制服,開著軍車,到處耍賴、要脅、打劫,與民眾衝突的軍警,台灣人民只能瞠目咋舌。所謂「光復」後的一年之間,刑事案件竟然增加二十八倍;加以新統治者所進行的經濟掠奪,致使米糧短缺,物價暴漲,台北市零售米價在「光復」的一年四個月之間,漲了四百倍…。一年四個月之後,終於爆發了二二八事件,引來了一場大屠殺。

 台灣人沒想到「回歸祖國的懷抱」竟是這樣的下場。當年那個「祖國」以「征服者」的心態進入台灣。在台灣建立特殊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制度,有別於他們在中國大陸上各省的省政府制度,當年台灣人稱行政長官公署為「新總督府」。用今天的流行話,這不正是「一國兩制」嗎?

 五十三年後的今天,又有一個號稱「祖國」的政權,也在向我們強迫推銷「一國兩制」,他們的政治文化裡面沒有「主權在民」、「國民主權」的內涵,他們的世界觀、國家觀仍停留在「前近代」的霸權主義;他們的人權指數依然低落,在其統治下的人民,連練個法輪功都要抓去坐牢;他們無視於中國社會與台灣社會在生活價值觀念的差異,應該圖謀和平相處,以利交流,卻只知迷信所謂「中華民族」的神話,和「祖國統一」的迷思,台灣人(不分先來後到,不分族群,所有安身立命於台灣的人),我們還想再迎接一次這樣的「祖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