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入聯公投 有益無害 2007-12-1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對於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常以「一小撮人」來形容。如果主張台獨真只是「一小撮人」,則入聯公投必定慘敗無疑。說也奇怪,中國黨對於「慘敗無疑」的入聯公投,卻又那麼緊張、那麼厭惡。厭惡到讓國民黨非得對抗中央,堅持二階段投票不可。

美國也有另一種矛盾,近廿年來美國經常向中國表態「不支持台灣獨立」。既然不支持台獨,那麼台灣要獨立就沒有美國的事,應該樂得輕鬆才對,為何台灣要辦入聯公投,美國卻如此緊張,還要派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以及理事主席薄瑞光來「勸告」,說什麼入聯公投「不必也不利」、「只會製造麻煩」。

更見怪不怪的是,中國和美國對於「入聯公投」那麼緊張,但是對於國民黨的「返聯公投」卻不再有疑慮或擔心。台灣入聯合國之後,是要與中國和平相處,互惠互往;但是中華民國若真要重返聯合國,則必須將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趕出聯合國才能返聯,後者比前者「製造麻煩」更嚴重多多,但是為何中國、美國不擔心後者卻擔心前者呢?說穿了,對於假的議題,誰會擔心?

至此,我們恍然明白:中國黨嘴巴說台獨只是一小撮人,其實他們心知肚明,贊成台灣獨立的人已經不在少數。這是國民黨要復辟的一大障礙,也是中國共產黨要所謂「和平統一」的一大難題。誠如阮銘教授說過的「現在最擔心打仗的是中共」,他們嘴巴說如果台灣獨立就要出兵打台灣,但是也誠如一九九六年江澤民反問他們的鷹派軍人的一句話「打?打?萬一把經濟打垮了,怎麼辦?」

同樣頭痛的是美國,雖然嘴巴說「不支持台獨」,可是當中國進犯台灣時,美國是不能坐視不管。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希望台灣不要惹「麻煩」的原因,說白一點,他們內心的意思是「不要替我美國惹麻煩」。

問題非常清楚了,我們到底是應該設法減輕美國和中國的頭痛,而把台灣悶在被中國處處打壓的困局中讓自己頭痛?抑或應該不要讓自己頭痛,而把問題丟給美國和中國?

答案當然是後者,而入聯公投正是一劑妙方。況且,這劑妙方不但可以表達台灣人民當家做主的民意,但也不至於立刻讓美國和中國陷入極端頭痛之境。

因為入聯公投即使通過,台灣也不可能因此就立刻進入聯合國,國號也不可能馬上就變成「台灣共和國」。中國不必因此急著頭痛要不要出兵,美國也就不必頭痛會立刻捲入戰爭。

當然他們會問「那麼下一步呢?」太好了,他們會開始問我們的下一步時,就表示我們不再永遠處於被動挨打的地位,這也正表示入聯公投具有籌碼的功能─是我們「進可攻,退可守」的籌碼。

有了這籌碼,我們不僅在面對中國(不論是對抗或是談判)擁有一項利器,也明白回應國際社會對我們的漠視(像美國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主任韋德寧公開宣稱的─「台灣,或者說中華民國,不是國家」),我們可以告訴世界,台灣不做世界孤兒,也不是專制中國的一省。

此外,通過入聯公投,也是對○八年台灣新總統的約束。如果謝長廷當選,希望入聯公投的民意能讓謝開放資本家投奔中國有所節制;如果馬當選,希望他的「終極統一」能夠懸崖勒馬。

總之,入聯公投有益無害,大家一定要突破中國黨二階段投票的陷阱,踴躍投下贊成票。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