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三則新聞連著看 2004-08-3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以下三則新聞,表面上看似不相干,但是如果稍加思索,它們一定相關。


 其一:日昨台灣的跆拳道選手陳詩欣、朱木炎在雅典奪下兩面奧運金牌,首創台灣選手獲得世界性運動最高榮譽的奧運金牌。新聞媒體紛紛報導「中華隊」奪金的好消息。


 消息傳來,我心中先是一陣興奮,可是不久,興奮之情卻轉成無奈與遺憾,為什麼?台灣的選手不是替「台灣隊」奪金牌,而是替「中華隊」奪金牌,我在高興什麼呢?該高興的應該是北京的胡錦濤、溫家寶、江澤民那群人才對。如果我是胡錦濤、溫家寶,我一定這樣想:台灣出錢、出力,訓練選手參加奧運,得了金牌還掛我「中華」之名,我國不必出錢、出力、出人,自有台灣為我「中華」增光,有夠爽!


 不是嗎?君不見中國的網站都是把我們台灣的奧運隊寫成「中國台北奧運代表隊」。而新華網記者八月二十六日發自雅典的新聞稿,對於陳詩欣奪金新聞的頭題,果然這樣寫:「『這枚金牌是屬於中國同胞的』,脖子上掛著中華台北首枚奧運金牌的陳詩欣,淚痕還未乾,就爽朗地笑著和圍在身邊的祖國大陸記者交談起來。」中國記者果然藉機吃我台灣豆腐。這還不稀奇,更可憐的是,我們台灣出去的國際奧委會委員吳經國,竟然也跟著附和說:「我要向兩岸所有愛好體育的同胞們表示祝賀。」


 台灣自己沒有自己的主體意識,從名號到意識形態都要迎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難怪他們吃定我們台灣的豆腐。有一個淺顯的例子可以用來說明:李家在辦喜宴,竟然隔壁陳家跑來門口排張桌子收紅包,這已經很好笑了,但是更好笑的是,李府不承認自己是李府,自家門口還掛著「陳府」的牌子,這要怪誰?


 台灣受中國霸權之箝制,在奧運會上只能以「中華台北」之名出現,實乃不得已,但是許多國家的新聞媒體(如日本NHK)在報導台灣的奧運隊伍時,還是直稱「台灣」。反倒是台灣內部的媒體,不稱自己為「台灣隊」,卻稱為「中華隊」;而真正的「中華隊」(或「中國隊」)卻被他們改稱「大陸隊」。台灣內部的國家認同之錯亂,從體育活動都可以看出來。也因此,以下第二則新聞的出現,也就見怪不怪了。


 第二則的新聞是這樣:日前軍情局相關人員表示,由於相關軍情機密最近頻頻外洩,往往上午在立法院國防委員會的關門會議內容,下午即被中方情報單位所獲,我情報人員調查結果,發現立法院洩密可能性最大。


 看到這則新聞,我一點都不感到驚訝。道理很簡單,立法院裡面那群反對台灣主權獨立的泛藍立委,每個人都說他是中國人。而胡錦濤、溫家寶、江澤民那群要併吞台灣的人,也都是中國人,中國人幫中國人,一點都不奇怪。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政治理想──反對台灣主權獨立。


 四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做「中國武力犯台會先攻佔哪裡?」這個話題是我在學校上「台灣史」的課時引發的靈感。在台灣史上,澎湖經常是外來政權攻打台灣之前的前哨站。因此我順道問學生,如果中國要打台灣,是否還會先攻佔澎湖?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見,談不出一個結論,最後我半開玩笑說:中國哪裡都不會先攻,他們會先攻佔的地方,應該是我們的立法院。


 當心向中國的中國人充斥在立法院的時候,北京連出兵都不必要,台灣就自然投降了,所以中國一定會先攻佔台灣的立法院。我把這個話題寫成文章,並做這樣的結論:「澎湖、金馬都不是台灣的最前線,台灣國家的最前線是在立法院,全體真正愛台灣的人,在年底選舉的時候,請一起來保衛立法院,千萬不要讓立法院被中國北京當局的馬前卒給攻佔了!」


 事隔四年,我們年底又要選立委了,台灣人還要讓中國攻佔立法院嗎?要讓立法院成為向中國洩漏情報的「匪諜」情報站嗎?


 第三則新聞也是立法院裡面的中國人的新聞:「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調查委員會條例」終於讓國親兩黨挾其人多勢眾而三讀過關了!國親泛藍的中國人立委,為了政治鬥爭,竟然敢如此視司法權如糞土!竟然敢違法違憲到此地步!輿論為之譁然,但是中國人立委們,顯然不在乎輿論的指責,親民黨立委李慶華還大言不慚的說:「非常時期必須用非常手段」,果然是一派中國人的德性。


 中國人的德性是什麼?一言以蔽之──「能拗就拗,能吃就吃,能賴就賴」。這種德性的中國人,不在乎黑白顛倒,不在乎前後矛盾,不在乎後人恥笑。他們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還是會如此;在台灣的中國人如此,海峽對岸的中國人也是如此。


 不信的話,舉些事例來看:過去國會不改選,由「老賊」盤據,民間輿論要求國會定期改選,他們就用「非常時期」、「法統不能斷」的理由硬拗;輿論反對新聞管制、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要求解除戒嚴,他們還是拿「非常時期」、「國家安全」的藉口硬拗。現在民主化了,但是他們至今仍不曾為他們當時硬拗的「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感到一絲羞愧,還好意思繼續搬弄「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


 對岸的中國人,也同樣有一套「拗功」,例如前述的新華社的記者,可以將台灣選手奪金牌說是他們中國的光榮。此外,再舉個最典型的例子是,他們可以將部署飛彈威脅台灣的「非常手段」說是為了「和平統一」。而這種用武力對台灣實行「和平」統一的非常手段,沒有得到台灣泛藍的中國人的指責,反倒是牽手護台灣、向中國飛彈說「NO」的盛舉,卻遭受泛藍的中國人辱罵,而且還被罵成「撕裂族群」。真是兩岸中國人一條心啊!


 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是如此德性,我們的球隊還要掛他們的名稱嗎?我們的立法院還要讓他們來盤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