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也講三個笑話給宋楚瑜聽 2003-11-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拙文 「講三個笑話給連戰聽」(自由廣場,十一月二十四日)刊出後,讀友反映說,也應該講笑話給宋楚瑜聽才公平,我說可以,現在就來講三個笑話給宋先生聽。


話說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因為水門竊聽事件(只是竊聽事件,不是A錢事件)而下台,心情非常鬱卒,於是獨自一個人到海邊散心,不小心被海浪捲入海裡去。三名勇敢的少年見狀立刻合力將尼克森救上岸。尼克森為了答謝他們的救命之恩,就問三位少年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他願意效勞,以示感恩。


少年A說:「我想進西點軍校。」尼克森回答說:「沒問題,我幫你寫介紹信。」


少年B接著說:「我想進安納波里海軍軍校。」尼克森也滿口答應幫忙推薦。


少年C卻以憂傷的神情說:「請把我葬在阿靈頓公墓。」


尼克森詫異地問:「此話怎講?」


少年C回答說:「我今天回家之後,我爸爸如果知道我把誰救起來,一定把我打死!」


這是水門事件後出現在美國報章的政治笑話,沒有作者或報社挨告,因為誰都知道這是開玩笑的笑話,尼克森也只能苦笑處之。


另外,美國式的幽默還有一種是以自我解嘲來還擊對方。以下第二則對話,就是一個例子:


X參議員一向不喜歡Y議長,有一次X議員指著Y議長的禿頭說:「你的額頭禿得像我太太的屁股一樣光亮。」


Y議長聽了,不疾不徐地伸手摸摸自己的額頭,笑著說:「真的,你說的一點都不錯!我的額頭果然和你夫人的屁股一樣亮!」


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應該有足夠的雅量去面對各種政治玩笑。在鉤心鬥角中,也許可以化戾氣而致祥和。


台灣過去在蔣家獨裁統治之下,媒體除了扮演獨裁政權的傳聲筒、粉飾蔣氏的化妝師,以及打壓民主運動的打手之外,看不到民主社會的政治幽默。


到了李扁民選總統的時代,媒體則反過來扮演著挖苦、醜化民選總統的角色。自李前總統主政開始,到最近三、四年來,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許多演員透過所謂「模仿秀」在醜化正副總統及行政首長。舉凡土生土長的台籍政治首長,都被這群「我那眷村的弟兄們」醜化羞辱過。例如,侯姓演員專門扮演「李祖惜」醜化李前總統、倪姓演員專門揶揄呂副總統、高姓演員專門挖苦前行政院長張俊雄……究其內容,幽默不足,卻極盡污衊、醜化之能事。那樣的節目,如果回到蔣經國時代,早就被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宋楚瑜禁止了。如果在蔣介石時代,敢演這種節目的話,九條命都不夠被槍斃。但是,台灣在民主化之後,這群當年效忠蔣家獨裁政權的子弟們,可以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來侮辱醜化正副總統及行政首長。宋楚瑜一點也感覺不出他們是不是「下流」。


萬一他們在電視上演得不過癮,還有一批政客明星配合他們演出,相輔相成,相得益彰,例如:秦明星編造謠言說阿扁拿中共的錢;謝明星說李前總統夫人帶多少箱美金出關;邱明星說朱安雄躲在李前總統的翠山莊,又指稱阿扁的女婿是陳世美;蔡明星說阿扁的手因殘障不能當兵是自己編造的story、說蘆洲縱火造成十多人死亡案,是八掌溪事件的翻版,他甚至還破口大罵阿扁總統死抱「屎桶」;李明星也不經查證就說衛生署長在KTV舔耳朵性騷擾……。這些政治明星的口水,表現不出一點幽默感,只是鉤心鬥角的政治鬥爭。媒體同路人還會大肆報導渲染,加油添醋一番。


以上那些媒體演員與政治明星的言行,才是正港的「非常報導」,但他們自己都沒有感覺不妥,等到「非常」光碟出來和他們打游擊戰對抗,他們立刻抓狂。他們的龍頭老大宋楚瑜立刻破口大罵「下流、下流」。其實,要論「下流」,「非常」光碟哪能和他們幾年來的真正「非常報導」相比?


看了「泛藍」色彩在媒體與政界中的「氾濫」,我的第三個笑話的靈感來了:


話說面對著這群擅噴口水的國親政客,喜歡罵人王八蛋的立委蔡啟芳又耍起他的率直個性,準備開罵。這次,他沒有用全稱命題,而改口說:「國親陣營有一半的人是王八蛋!」


喜歡告人的國民黨蔡發言人聽了,立刻回應說:「請你立刻更正,否則我告你!」


蔡啟芳怕怕,聽說法院多得是藍色的人,只好立刻更正,說:「對不起,我剛才說錯了,我更正,國親陣營有一半不是王八蛋。」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