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亡國之民尬國慶 2007-10-0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滿清帝國統治下的湖北省武昌,爆發革命,革命軍佔領武漢。數天後,約有廿省份也紛紛宣布獨立,滿清政府窮於應付,終告退位,中華民國於焉誕生。這段從小讀到大的「辛亥革命」歷史,許多人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但是有許多人卻從未意識到,辛亥革命爆發的時候,台灣並不是中國的領土,而是日本統治下的殖民地。儘管有零星的極少數台灣人(如翁俊銘等)參加同盟會,但是實際上辛亥革命與台灣的因緣極淺,易言之,台灣並沒有參與中華民國的建國。國民黨徒如果不服氣,可以試想:日本怎麼可能容許其殖民統治下的台灣去參加隔壁國家的建國?如果再不服氣,可以再試想:如果台灣有參加中華民國的建國,為何中華民國憲法的前身─「五五憲草」(一九三六)所列出的中華民國領土沒有台灣?

那個原本沒有包括台灣的中華民國,到了一九四九年底,面臨一場共產革命而崩潰,其流亡政府逃退到原本沒有參加其建國的台灣來。原本沒有參加中華民國建國的台灣,卻成為掛名中華民國的領域。怪不得一九五○年三月十三日蔣介石在陽明山莊演講〈復職的使命與目的〉時會坦白說:「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

一個已經結束的國家的國號、國旗、憲法、體制,拿到一個沒有參與其建國的領域來使用,這無論就台灣或就中華民國來說,都是不正常。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要討論「正常國家決議文」的道理。

然而面對著民進黨提出「正常國家決議文」時,馬英九不敢面對現實,卻回應說「我看中華民國沒有什麼不正常」。一個已經結束的國家的國號、國旗、憲法,拿到一個沒有參與其建國的領域來使用,這種「國家」乃地球上罕見,還認為「沒有什麼不正常」,這種頭腦也真是「不正常」。

歷史發展至今,讓我們台灣人感到矛盾又尷尬的是,我們所慶祝的國慶,原來是一個已經結束的國家的國慶。這如同替一個已經過世的人慶祝生日一樣好笑。

更好笑的是,馬英九們既然認為中華民國很正常,那麼認為中華民國不正常的民進黨政府還在替中華民國慶祝國慶,國民黨理應高興才對,沒想到,去年藍營政客們卻改穿紅衫在國慶典禮上鬧場出醜,聽說今年他們又要出來鬧一次。人家在供奉他們的神主牌,他們不知感謝,卻起來杯葛鬧場。政客之無恥與無理,莫此為甚;而盲目的民眾,還跟著政客亦步亦趨,也真是可憐又可悲。於此看來,他們說多麼認同中華民國,只有白痴和蠢蛋才相信。

藍營還有一種邏輯,他們常會質問綠營:「不認同中華民國,為何要選中華民國總統和立委?」我的回答很簡單:綠營還願意在舊體制內來改革體制,藍營卻不高興,難道要他們採激烈的革命手段來推翻舊體制他們才高興?這會不會有點喪心病狂?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