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大一統 宋楚瑜的舊思維 2005-05-0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宋楚瑜在中國公開表示反對「台灣獨立」、反對「一中一台」、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邊一國」、反對「兩國論」。他如果能在競選總統的時候,尤其是趴在地上親吻台灣土地的時候,也能坦白說出這一連串的「反對」,我就服了他。


兩大傳統意識框住思維


不過,對於他一到了中國就喊這麼多的「反對」,我寧可不要相信他是在向中國當局交心,而是出於他受傳統歷史意識影響下的舊思維。看看他在南京拜謁中山陵時,揮筆所題的字──「一統華夏」,就可以窺見盤據在他腦中的那一套中國傳統歷史意識。


中國傳統歷史意識是什麼?中國傳統的歷史意識,是建築在兩個基礎上面,一是「大一統觀」,另一是「正統論」。約八年前,我在蕭新煌教授主編的《敬告中華民國》一書中,曾應邀發表一篇〈套牢台灣的中國幽靈──統獨與中國情結〉的文章,當然像宋楚瑜這樣的「華夏子民」、「炎黃世冑」,對於我們檢討中國傳統歷史意識的文章是不屑一顧的。為了證明宋楚瑜的思維完全跳不出中國傳統歷史意識,我不妨節錄一段我當年的論述,以茲對照:


「秦漢之後,儘管在東亞大陸上幾度出現列國並立的局面,但是『大一統』的價值觀念卻一直在華人的心海中烙下一條神聖的投影,視中央集權的大帝國為常態,視列國並立的時期為不正常。這種觀念,不僅在眾多帝王將相的心底如此,在後代史家的筆下亦復如此。結果,一些帝王將相往往以打破列國並立的局面、追求『天下一統』為神聖的歷史使命;而史家也亦步亦趨,以『天下一統』取向做為謳歌歷史的標準。」「在『天下一統』的觀念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且『天無二日,民無二王』,『天子』逐鹿中原,追求的便是一個『大一統』的『天下』。萬一『天下』實在『統』不起來,便要爭個『正統』的地位,宣稱自己的政權才是『正統』,其他都是亂臣賊子,所謂『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所以,傳統的『統一觀』,其伴隨的另一面必然是『正統論』。對於這種『正統論』,梁啟超也有嚴厲的批判:『言正統者,以為天下不可一日無君也,於是乎有統;又以為「天無二日,民無二王」,於是乎有正統。』(詳見梁啟超《新史學》)梁氏進而指出,正統論『始於霸者之私天下,而又懼民之不吾認也』(統治者以天下為私產,又擔心人民不認同他),足見這種大一統的正統論,其實是古代專制王朝的產物,與主權在民的現代主權國家相去十萬八千里。


大一統意識根深蒂固


為了成全這種「統一觀」與「正統論」,犧牲了多少地區的獨特創造性,斷送了多少人民的幸福安定,也埋沒了多少個人的聰明才智!歷史上凡是出現列國並立的局面,即使人民生活安定繁榮,也不被視為正常;而即使生民塗炭、生活水準下降,只要能使天下歸於「一統」,便被視為理所當然。


看過了以上的中國傳統歷史意識的內容之後,讓我們再來對照一下宋楚瑜的言論。宋楚瑜在回他的祖國原鄉之前,接受鳳凰衛視的訪問,談到他為何反對台灣獨立、主張「統一」的理由時,他說:「我覺得所有的中國人大概都可以有兩個共識,從歷史來看,中國從來只有一個,您還記得我們的古話說,天無二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是中國人的共識,大一統的共識;第二,我們還有一句話,每一個人都看過《三國演義》,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國,只有看看分分合合的這些歷史,但是從來大家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這是一個所有我們大家的一個基本的概念。」


看到了吧?中國傳統歷史意識果然在宋楚瑜的腦中,根深蒂固。然則,審視歷史,東亞大陸上不會「只有一個中國」,自秦帝國以降的兩千兩百多年間,列國並立的期間就有七百三十三年,約佔三分之一長的時間。如果再將先秦的春秋戰國時代許多封建國並立的時間也統計進來,則列國並立的時間長達一千兩百八十多年,佔42%的時間,豈可視為「非常態」?其間,明明出現過許多同時存在的中型王國,彼此不相隸屬。但是硬要把這種列國並存的現象說成「分裂」,看成「非常態」,當然就只看到「一個中國」。


再說,人民生活水準的高低,與是否「大一統」,並不必然成「正相關」。有時候,在列國並立的時代裡,有些地方生活過得好好的,可是在遭受「大一統」之後,生活水平頓然下降,甚至動盪不安。最典型的例子,像四川,歷史上曾經出現數次獨立政權,生活水平不差,被「統一」之後(例如被趙匡胤的宋帝國併吞),不久就發生農民被剝削而爆發的農民革命;再試看五代十國的大閩國,前後約五十三年,在福建地區之開發,尤其是海外交通與貿易的重大轉變,具有著重大的意義。他們的發展,並非在「一統華夏」裡面成就出來的。


宋回歸祖國想法不合時宜


中國傳統歷史意識只在乎是否「天下一統」,只要「天下一統」,即使生活水準降低了,也無所謂;如果列國並立(所謂「分裂」),即使生活較好,也不應該。這種觀念是前近代(Pre-modern)的觀念,完全與「國民主權」的現代國家觀念背道而馳。宋楚瑜過去效忠蔣家政權,為宣稱「漢賊不兩立」的蔣政權爭「正統」;現在台灣民主化了,「正統」破功了,但是「正統論」的另一面「大一統論」,仍被他懸為核心標的。這次宋楚瑜回歸他的祖國,讓我們更加看清楚他的思想本質,廿一世紀的宋楚瑜還裝著十二世紀的腦袋,我們在台灣要追求民主自由、要建立現代國家的台灣人,還要相信他「嘛是台灣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