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不做虧心事,中國政權照樣殺你頭 2004-01-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李前總統的一句話「萬一連宋當選,我看連我都會被『邰頭』」,此話一出,立刻引來泛藍政客反唇相譏說:「只要不做虧心事,何必怕殺頭?」


泛藍的政客們真是健忘,台灣的民主化才不過十年,他們果真忘了兩蔣的獨裁統治不就是一個「不做虧心事,照樣遭殺頭」的時代嗎?李登輝所擔心的,就是擔心一旦舊勢力復辟之後,台灣這幾年來好不容易所建立的民主基業會遭破壞,而又倒退到那個「不做虧心事,照樣遭殺頭」的時代。


泛藍果真如此健忘嗎?讓我們來幫他們恢復一點記憶:


先看二二八事件的腥風血雨:二次戰後,台灣人滿懷期待迎接心目中的「祖國」,沒想到一年四個月後,卻引來二二八大屠殺。許多著名的教授、律師、醫師、作家、民代、教員等地方領袖、社會名流,紛紛被捕遇害。他們大部分都未曾參與任何暴動,但卻慘遭不測。請問,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的台大文學院院長林茂生教授、同樣從美國哥倫比亞留學回來的台灣本土金融先驅陳炘,省參議員王添燈、省教育處副處長宋斐如、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及其弟李瑞峰律師、醫學博士施江南、《台灣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編輯吳金鍊、台北市參議員黃朝生、徐春卿、李仁貴、陳屋、前新竹地檢處檢察官王育霖、省參議員兼制憲國大代表林連宗、著名的抗日運動社運家廖進平、淡水中學校長陳能通、基隆市副參議長楊元丁、省立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著名畫家陳澄波、三民主義青年團嘉義分團主任陳復志、嘉義市參議員潘木枝、盧炳欽、柯麟、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花蓮縣名醫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父子、台南市著名律師湯德章、屏東市副參議長葉秋木、朴子副鎮長張榮宗、高雄市參議員黃賜、王石定……,還有成千上萬的民眾,他們有誰做了什麼虧心事嗎?否則為什麼必須在他們熱烈迎接「祖國」的到來之後,卻橫死在「祖國」的槍下?那個「祖國」政府,不就是蔣介石主導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嗎?


接著,請看中國國民黨蔣政權退處台灣後的白色恐怖統治:僅最初十年內,就處決了兩、三千人,還有八千多人被處重刑。其中真正和共黨有關的(即使和共黨有關,也不是做什麼虧心事)只有九百人,其餘都是冤案假案的犧牲者。曾任職情治單位的谷正文就曾經透露,在戒嚴統治下「情治各單位在台灣抓到的真正的匪諜約有二千人,其餘大多是錯案、假案、冤案」。所謂「其餘」,數以萬計,他們做了什麼虧心事嗎?


記不記得作家楊逵?他在日本時代從事農運,被抓了十幾次,總共合起來只關了四十天。戰後國民黨時代,他只寫了六百字的〈和平宣言〉,卻被抓去火燒島關了十二年。他做了什麼虧心事?作家柏楊因為翻譯「大力水手」漫畫,其中內容為卜派和兒子流浪到一個小島上,父子競選總統,發表演說。國民黨當局認為漫畫內容對蔣氏父子含沙射影,柏楊因此被捕判處十二年徒刑。柏楊做了什麼虧心事?一位曾經無故被捕,以「陰謀叛亂」罪被軍法判處五年的李鎮洲先生說:「曾經不只一個人不只一次問我:『你是為了什麼被捕?』我每次的回答都是『不知道』。這三個字很難令問者採信,因為他們認為我是餘悸猶存,或認為問我者對我有危險,所以不敢說。其實這種想法對我是天大的冤枉,說句良心話,我實在不知道我為什麼被捕。」


五○年代主辦「自由中國」的雷震,發出民主自由的呼聲,結合本土政治精英準備籌組新的政黨,卻被下獄十年。蔣介石還在總統府召集包括檢察長、軍法處人員在內的專案小組會議,指示「雷震之刑期不得少於十年」。請問,到底是鼓吹民主政治的雷震做了虧心事?還是掌控司法的獨裁者做了虧心事?


到了八○年代,不做虧心事的人照樣遇難。請問,林義雄、呂秀蓮、黃信介、陳菊、張俊宏、姚嘉文、林弘宣、施明德…這些民運人士又做了什麼虧心事?否則為何在美麗島事件中,被處重刑?


還有,林義雄的高堂老母和雙生女兒亮均、亭均,又做了什麼虧心事?否則,為何必須如此殺害?大家還記得一九八一年七月的陳文成命案嗎?陳文成博士又做了什麼虧心事?何以必須如此慘死?


看過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史,我們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不做虧心事,照樣被殺頭!今天,這個泛藍政客集團,不就是當年這個專制集團的「遺形體」嗎?然而,只知道追逐權位的人,很難了解被壓迫者的痛苦,更難了解過去他們壓迫人的情事,那才是真正的虧心事。


九○年代以後,李登輝總統配合民主運動的潮流,台灣開始有了民主化與本土化的契機。李前總統曾經得意地說:「我們最大的安慰就是,民眾晚上可以安心睡覺,不必再擔心半夜會被抓走。」台灣能走到這個地步是何等艱辛,又是何等可貴!


上次中國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曹長青來台演講時,談到他到了美國,聽到警車的警笛聲,心裡很安心,他知道這不是來抓他的。他說,在中國一聽到警車警笛聲,就很恐懼,因為有可能是來抓他的。曹兄之言,令我心有戚戚焉。這就是台灣為何要追求民主獨立的最大理由。有一次學生問我:「老師,你主張台灣獨立,不怕萬一中共來了把你抓去槍斃嗎?」我回答說:「這不正說明了我主張台灣獨立的正當性嗎?」


然而現在想來,不要等中共來併吞台灣,即使過去效忠蔣家政權的泛藍舊勢力集團復辟成功,我們熱愛民主獨立的人,也都要「皮繃緊一點」了!尤其在他們所謂的「一中屋頂」萬一成真之後,「六四天安門」的滋味哪一天就要輪到我們來膚嘗身受了!


我們這種擔心,絕非「被迫害妄想症」,看看那群「愛國同心會」的中國人如何對曹長青恐嚇就知道了,他們說:「等連宋當選之後,把你抓起來!」連一位支持台灣民主獨立的中國民運人士都要抓起來,那麼促使台灣民主化的民主先生李登輝,怎麼不被「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