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不敢面對歷史的「歷史學者」 2005-01-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養我育我的老祖母,在跨入二○○五年的前夕過世。守喪期間的我,本不該有多餘的心情執筆論政。但是翻閱三天未看的報紙,發現元旦當天,以朱浤源為首的所謂「二二八民間研究小組」在二二八紀念館開成立記者會,東拉西扯,胡言亂語,我忍不住要回他們幾句話。阿嬤在天之靈,諒不怪我,況且世上第一位讓我知道二二八事件的人,就是阿嬤。


首先,對這個研究小組以「民間」為名,我們一定要小心提防,免受誤導。只因為現在是民進黨執政,所以他們就順理成章成為「民間」。其實,以朱浤源的立場及心態來看,如果回到二二八時代,他們一點也不「民間」,而是站在當時的國民黨外來統治者的立場。看看他們在記者會上的談話,就可知其執意要替當時的統治當局辯護的心跡。


根據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解說員吳美惠小姐目擊記者會現場後透露,朱某在記者會上說,卅二條(按:卅二條後來增加至四十二條,是當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向陳儀當局提出的政治改革主張)成立的時間與實際行為時間不符,又有什麼三小時的差異,這三小時他說又可以竄改些什麼資料云云。這位「歷史學者」極富想像力,就好像他說阿扁身中的子彈可以在十二分鐘之內自導自演。自從李昌鈺的專業報告公佈,以及製造刺扁子彈的工廠曝光之後,朱某的想像功夫早已破功瓦解,但他彷彿一點也不覺得丟臉,同樣的想像功夫又要用到二二八的「研究」來了。這種充滿著意識形態與內定結論的「學者」,何須什麼研究,套用他對刺扁案(所謂槍擊案)的想像方法,一樣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二二八事件成千上萬的受難者也都是自導自演的。


記者會上出現從中國開溜到台灣的吾爾開希。我很懷疑這位不曾寫過半篇二二八論文,卻屢次聒噪反對台灣主權的「非學者」,真能研究出什麼二二八真相。看到這種角色要出來研究二二八,我看所有二二八冤魂都要嚇得「吾爾開溜」了!


有一個自稱是音樂家的女士,敘說扁政府如何迫害她,要她在藍色及她警廣電台的職務上選邊站;有位先生則說,紀念館二樓所展示的「平頭彈」(即國際禁用的「達姆彈」)的事是錯的,他說國軍並沒有用達姆彈對付台灣百姓,館方不該陳列這種東西。按達姆彈之說,見諸當時台灣旅滬六團體的報告,依這位仁兄所言,旅滬六團體的報告又造假了?


記者會上,你一句,我一句,猛批阿扁無能,搞意識形態、分裂族群。他們還說第二個二二八就快來了。真奇怪,在蔣家政權草菅人命、蹂躪人權的時代,他們從來沒有任何感覺。現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二二八卻快來了?這樣價值顛倒的一群人,真能研究出什麼二二八真相嗎?


記得在世新大學一次研討會上,我在談到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時,這位朱某人起來替蔣政權戒嚴統治的「不得已」圓說。我相信,他這種專門替外來政治集團圓說的心態,一定會發揮到所謂「二二八民間研究小組」來。屆時,他們「研究」的成果,一定會讓我的不識字、卻見聞過二二八的阿嬤,在天國恥笑!


(作者李筱峰╱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