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中國政客是不會被感動的 2008-11-1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一名中國國民黨老黨工,八十歲老伯伯劉柏煙先生,因不滿陳雲林來台期間民眾拿國旗竟被警毆打等政治亂象,於「野草莓學運」的學生靜坐現場引火自焚!

就在附近的立法院外面,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蔡丁貴教授為了促成不合理的公投法的補正,進行絕食並帶動民眾靜坐示威,已經兩週以上了;學生為了抗議警察因為陳雲林的維安所造成的侵犯人權情事,進行「野草莓學運」的靜坐示威,也持續一週以上了。九劉政府顯然不為所動,連最廉價的道歉都吝於表達。現在又發生老伯自焚死諫,他們是否會因此而稍有感動呢?

自焚事發不久,我在電視上看到中國人立委李慶華竟然不去談論老伯死諫的訴求內容,卻辯稱這位老伯沒有辦妥國民黨黨籍重新登記手續,所以已經不是國民黨員了。言下之意,不是國民黨黨員,燒死活該?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裡面,是沒有「感動」二字的。我想起提倡「不服從論」(Civil disobedience)的梭羅(Henry D. Thoreau),及其後的實踐者,如甘地、金恩(Martin Luther King)等人,他們「非暴力」的「不抵抗的抵抗」哲學,碰到中國政治文化,顯然就失靈了。所謂Civil disobedience的運動,是一種對於心目中的不合理的政策或法律,所採取的非暴力的抗議路線。他們認為「非暴力之所以優於暴力,乃是因為它在掌權者身上加上了道德的擔子。」甘地的絕食行動、從容坐牢、非暴力抵抗,最後換來了印度的獨立;金恩長期的非暴力的抵制運動,不僅換來了「民權法案」的通過,黑權的提升,如今美國更出現黑人總統。然而這套想要「在掌權者身上加上道德擔子」的哲學,在台海兩岸的中國政客身上顯然起不了太大作用。絕食抗議、自焚死諫,對這些中國人來說,都無動於衷!

不但無動於衷,他們還會反過來罵對方是暴力份子。在這次抗議陳雲林的行動中,爆發警民衝突,也出現有人開機車衝撞警察,並丟汽油彈情事。事後統派媒體及藍營政客一片譴責暴力之聲,直指民進黨是暴力黨,完全看不到警察如何毆打民眾。中國人立委費鴻泰甚至以「暴力小英」來侮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然而不久真相大白,開機車撞警察、丟汽油彈的暴徒,原來是一位藍營律師的兒子—那位曾經冒充警察,反對中正紀念堂改為自由廣場的無賴。費鴻泰有一點歉意嗎?費鴻泰真的反對暴力嗎?那麼在電視節目上林正杰拳打金恆煒時,你為何在旁安坐不動,不加制止,也不加譴責呢?

中國政客的德性真是不勝例舉。再看看中國人立委邱毅、洪秀柱者流,他們在陳水扁遭收押時,接受電視訪問,笑顏飛舞、欣喜若狂的神情,簡直喪心病狂!你們到底在高興什麼?如果陳水扁真有貪污,一個長期喊著制憲正名、台灣獨立的領導者,竟是貪污之徒,那是整體台灣的大悲哀,有什麼好高興的?如果陳水扁並無貪污,卻在還未被起訴就遭收押,則明顯司法已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那是貴黨的恥辱,你們又有什麼好高興的?

中國政客的冷血與殘酷,也只有麻木不仁的奴才人民才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