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反日是真 反軍國主義是假! 2005-04-1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是日本走狗?我是日本皇民?


「泛統派」最喜歡辱罵我們認同台灣主權獨立的人「媚日」、「日本皇民」、「日本走狗」。面對這種侮辱,我的回答很簡單:早在大學時代,我就替我那位投身抗日社會運動的舅公林秋梧(證峰法師)立傳了。舅公林秋梧「願同弱少鬥強權」的性格與人生觀,對我影響很深。所以,如果有人要辱罵我是日本走狗,我只好反問:哪有日本走狗在推崇抗日人士,還幫他寫傳的?


表明了我的立場之後,容我進入主題。


最近海峽兩邊的中國人又掀起一股反日的浪潮。


泛統立委借機大肆炒作


台聯主席蘇進強在日本的靖國神社參拜台籍士兵的靈位,遭到泛統人士的圍剿,他們說靖國神社是軍國主義的象徵,蘇進強不該參拜;教育部長杜正勝在回答泛統派立委的質詢時,因為肯定蘇進強的行動,也慘遭泛統立委的羞辱。台灣內部的親中媒體,也趁此機會大肆炒作,一片反對日本軍國主義之聲四起。


很湊巧的是,此時中國北京也掀起了反日的示威行動,他們抗議日本教科書扭曲侵華的歷史。


海峽兩邊的中國人此時掀起的反日浪潮,如果問他們為何反日?他們絕對振振有詞說,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反對日本帝國主義。


中國帝國主義迫害西藏


太好了!要反對軍國主義、反對帝國主義,我最有興趣。真正有志氣、講人道、愛和平的人,絕對是反對軍國主義、反對帝國主義的,不管那個軍國主義、帝國主義來自哪個國家。


然而,泛統人士真的反對軍國主義、反對帝國主義嗎?為了測試他們是否真正反對軍國主義、反對帝國主義,我們試舉目前正在軍國主義與帝國主義蹂躪下的西藏與新疆來看看。


以前被中國稱為「吐蕃」的西藏(Tibet被譯成西藏,含有中原本位的意味,這裡只是暫時沿用),於1949年受到中共的人民解放軍進佔,中共強迫西藏簽訂「十七條協定」。1959年藏民大舉起義,中共出兵鎮壓,屠殺藏民八萬七千人,達賴率十萬藏人流亡印度。留在西藏的人,有10%到15%遭監禁,其中40%死於獄中。在中國殖民統治下,西藏人飽受蹂躪,藏人迭起反抗,卻屢遭殺害。從一九八七到一九九二,拉薩就發生過一百五十多次上街遊行遭鎮壓屠殺事件(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資料)。一九八九年中國天安門事件前兩個月,中共在拉薩的一次鎮壓行動中,就屠殺了四百多名藏人,數千人受傷,三千多人被捕。四萬人被趕出拉薩。中共政權用重新畫分西藏版圖的方式,將西藏原有的東藏和前藏的大部土地劃入四川、雲南、甘肅和青海等省份,並移入大量漢人,企圖讓藏人成為少數,以利控制。


蹂躪新疆進行殖民統治


再看看被中國稱為「新疆」的「東土耳其斯坦」,也和西藏一樣,原本也非中領土。後來被大清帝國併吞,原來的東土耳其斯坦變成中國的「新疆」。左宗棠的軍隊,在新疆的屠殺,連小孩都不放過,這種帝國主義與軍國主義的事蹟,被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的課本歌頌成「平定回疆」「武功蓋世」。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中華帝國主義精神,在東土耳其斯坦厲行高壓的殖民統治,東土耳其斯坦人的基本人權、政治權、經濟權、社會權、文化權皆遭蹂躪迫害。中國大肆移入漢人(一九九六年期間,曾每天移入一萬人),計劃以移入外地人的政策,讓東土耳其斯坦的本地人成為少數,而且中國移民分配到容易取得水源的地方,當地農民的土地致而缺水,不得已棄耕他去找工作。更可惡的是,在Lopnor進行四十多次的核子試爆,致使新疆,不,應該叫做東土耳其斯坦,產生嚴重生態災難。空氣、水與食物受到污染,人畜遭殃,當地人生怪病,嬰兒殘障,喪失記憶力、皮膚病、甲狀腺癌症很普遍。


悲慘命運世界共同關切


在中國殖民統治下,西藏人與東土耳其斯坦人掀起一波波的獨立運動,但是他們的獨立建國人士都被中國扣上「反革命」「分離主義」的罪名遭處決。在人類後殖民時代裡,西藏與東土耳其斯坦還在中國帝國主義與軍國主義的霸權下,無法結束悲慘的殖民地命運,成為世界人道者關切的課題。


以上西藏與新疆所遭受到的侵略與蹂躪,正是典型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極至表現。我們怎麼沒有聽說李慶華、金介壽等等這幫泛統政客出來反對這種慘無人道的軍國主義與帝國主義?


泛藍政客無視對台飛彈


除了強佔新疆西藏之外,過去發動對越南的所謂「懲罰」戰爭,以及今天用七百顆飛彈隨時對準台灣,試圖以武力解決所謂「台海問題」,也當然是軍國主義的表現。這些行徑,不知道號稱要反對軍國主義的泛藍政客們怎麼感覺不出來。


可見,他們說要反對軍國主義,其實是假的,他們真正是在反日而已。其反日的基礎,完全不是站在人道、和平、自由、人權的立場,而是站在「中華民族主義」的立場,即使他們的「中華民族主義」違反了人道、和平、自由、人權的立場,也沒有關係。


扭曲歷史國共不遑多讓


這些「中華民族主義者」不能容忍日本的教科書扭曲歷史,其實論扭曲歷史的功力,海峽兩邊的中國人都不輸給日本。舉例來說,台灣自一六八四年之後,才被滿清帝國併吞,但是不論是中國共產黨編寫的課本,或是中國國民黨編寫的課本,都強調「台灣自古即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對於三千年來華夏民族不斷侵略週邊民族的土地,卻被他們美化成「武功蓋世,聲威遠播」。這種充滿霸權主義,又是刻意扭曲歷史的中華帝國主義者,有什麼資格反對日本帝國主義?


沒有以人道、和平、自由、人權為基礎的民族主義,不僅帶給鄰邦災難與痛苦,也會給自己帶來包袱與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