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夫子果真有脊樑乎? 2004-11-1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負責修訂高中歷史教材綱要的召集人周樑楷教授,最近遭到他的老師逯耀東的辱罵。逯耀東十三日透過報紙投書,希望學生周樑楷「腰桿子要挺直」,不要讓政治干涉歷史。逯耀東最後還不忘提醒周樑楷,「人必須站著走路,因為人是有脊樑的!」


看了這位老教授辱罵學生的話,我實在忍不住噗嗤一笑。談到師生的關係,我不期然想起一○六年前中國滿清王朝內的一對師生──康有為與梁啟超。


一八九八年,康有為和梁啟超這對師生投身在變法維新的運動中。面對著「祖宗之法不可變」的保守頑固勢力,康有為勇往直前,結合學生梁啟超和維新人士,替光緒皇帝制定變法維新之策。可惜,遭到慈禧太后、榮祿等一派保守勢力的反撲,維新僅止百日,曇花一現,戊戌六君子慘遭殺害,康梁則亡命海外。


曾幾何時,滿洲王朝倒了,中華民國成立,原本主張君主立憲的梁啟超,順應時潮,接受共和體制。一度支持袁世凱。然而,一九一四年中,袁世凱圖謀帝制的心跡日益明顯,梁啟超拒絕袁世凱的拉攏,避居南方。等到一九一五年袁世凱的御用組織「籌安會」開始討論中國國體問題,強調「共和亡國,君憲救國」的謬論,梁啟超再也按捺不住了,終於發表著名的〈異哉所謂國體問題者〉一文,公開反對袁世凱的帝制。


袁世凱忤逆潮流的帝制行動,終於在時代的潮流中被淹沒。然而,翌年(一九一七年),另一股逆流再度捲來,那就是「辮子軍」張勳搞了一場清帝復辟的醜劇。在這次的復辟行動中,定格在歷史影像中的康有為,竟然出來軋了一角。是年六月十三日,張勳偕同康有為等人入清宮把溥儀請出太和殿,復辟稱帝。康有為還拿出擬定的詔書及任官上諭。在這場復辟鬧劇中,康有為的學生梁啟超沒有站在老師的一方,而是站在對立的一方。師生至此完全決裂。康有為還寫詩辱罵梁啟超,以動物比喻,罵他背叛老師。


我用康梁的師生關係,來比喻逯耀東與周樑楷的關係,或許太抬舉逯耀東了。因為,康有為雖然在共和的潮流中走回頭路,但是起碼在百日維新時,他曾經留下豪邁的腳印。但是,逯耀東呢?在兩蔣獨裁統治的時代,你嗆過聲音嗎?在台灣漫長坎坷的民主運動路途中,逯耀東留過什麼腳印嗎?逯耀東要人家挺起腰桿,你敢像台大哲學教授殷海光在白色恐怖的五○年代就挺著腰桿向國民黨揭穿「黨化教育的真面目」,呼籲「反共不是黑暗統治的護符」嗎?這些紀錄,逯耀東不曾有過,我們看到的,只是對於長期國民黨統治集團所實施的「去台灣化」教育,他始終茫然不察;對過去那一套充滿著政治神話與意識形態的歷史教材,他始終麻木不覺。卻在台灣主體意識逐漸醒覺的時代,出來侮辱學生。面對這種不知長進的師表,我們應該學學梁啟超,以大是大非為重,斷然背叛老師!


周樑楷教授一向溫文儒雅,對於來自老師的侮辱,他只是低調的說「一切尊重老師」。我生性率直,要是我是周教授,我會這樣回答:「我終於可以挺起我的腰桿,跳出蔣政權的意識形態,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為台灣的歷史教育盡一點台灣之子的心力了。而老師你呢?你在台灣住了那麼久,何時才能為台灣挺一下腰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