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另類的國共合作 2003-12-2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十四年前(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門事件後,中共當局開始整肅民運人士,把民運賴到「國特」身上來。當時,我在《首都早報》上面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做〈「匪諜」與「國特」〉,文中我這樣說:


「在現代史上,由於國、共兩黨鬥爭的結果,出現了許多『匪諜』與『國特』。國民黨稱共產黨派來的間諜叫做『匪諜』,共產黨叫國民黨派來的特務為『國特』。四十年來,國民黨捉了很多『匪諜』,共產黨也捉了很多『國特』。這些『匪諜』和『國特』,當然有一些是『真匪諜』和『真國特』,但是也有很多是『假匪諜』和『假國特』。國民黨發現一些不滿分子或不放心的分子,欲去之而後快,乾脆就給他一個『匪諜』的帽子,捉將起來,既省事又痛快(像柏楊先生就曾經開玩笑說:我是在被抓之後在調查局加入共產黨的);或者,就在欲整肅的對象身旁,先製造個『匪諜』,再告他『知匪不報』(例如利用假匪諜郭廷亮來咬孫立人,利用假匪諜劉子英來咬雷震等等)。


同樣的,中國共產黨也以同樣的手法,製造了不少『假國特』來整肅異己。像這次天安門事件後,中共把帳賴到國民黨身上,捉了很多『煽動叛亂』的『國特』。真沒想到,國民黨和共產黨都互相幫助對方提供整肅異己的藉口,來鞏固自己的政權。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共生關係』於此可見。」(見一九八九年六月廿六日,首都早報言論版。)


以上是我十四年前的言論,今天,中國國民黨想製造「匪諜」的情勢已經不再了,但是中國共產黨製造「國特」的作風卻仍未止,只是名稱不再叫「國特」,而改稱之為「台諜」。人權淪喪、法治不彰的中共政權會不斷製造「國特」、製造「台諜」,本不足為奇,可悲的是,已經不能再製造「匪諜」的國民黨(應該說「泛國民黨」,亦即一分為三,又三合為一的當今「泛藍」集團),卻仍與中國共產黨存在著「共生關係」。


以前,國民黨利用中國共產黨的存在,以「匪諜」或「知匪不報」之名,來構陷異己,這種手法雖然齷齪,但在邏輯上總有幾分道理。現在竟然以台商或台灣人在中國遭中共逮捕,歸咎於阿扁總統,來打擊自己的政府,這種手法不僅齷齪,邏輯更是錯亂荒唐。中共迫害人權,竟然要阿扁負責?


近年來中國在其沿海佈置四百多枚飛彈對準台灣,乃眾所周知的事,所以當阿扁宣稱中共以四百九十六顆飛彈威脅台灣時,我一點也不覺得訝異,因為這個數字和我們一般人早已知道的,差不多。但是泛藍政客卻立刻逮住機會,指責阿扁洩漏軍機,說這樣會害死「我們的情報人員」。我乍聽他們的說辭,心中很詫異,這群認同大中國、一天到晚要我們「不可以刺激中共」的「統派」政客,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在乎「我們的情報人員」了?如果不是他們這樣叫嚷,我還真不知道有這麼多「我們的情報人員」在對方活動。根據泛藍的邏輯,有這麼多「我們的情報人員」在對方活動,不怕刺激中共嗎?再說,他們指責阿扁宣稱四百九十六枚飛彈是在洩漏軍機,但是在我看來,他們藉著鬥爭阿扁的機會卻透露我們有許多情報人員在對方活動,這才是真正的洩露軍機。阿扁果真有洩露軍機,洩漏的是敵國的軍機,而他們所洩漏的卻是我國的機密!


如果我是中共當局,聽到泛國民黨政客如此叫嚷,我不製造幾個「台諜」以示配合,怎麼對得起他們一片心意。果然,又有台商失蹤了!但是,藍色政客和親中媒體立刻又抓住機會,再度借題發揮,鬥爭扁政府,彷彿他們真的有先見之明,被他們言中。然而,台商失蹤,經年發生,豈是阿扁宣稱四百九十六顆飛彈之後才有?


人權受蹂躪、法治受踐踏的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沒有受泛國民黨集團的譴責,卻反而被拿來做為鬥爭阿扁政府的藉口。這樣的政客集團,我真不知何以觀之!以前,他們拿中共來製造「匪諜」,整肅異己;現在他們仍拿中共的專制來鬥爭政治對手,這群人永遠對。這是另類的「國共合作」。可憐一些無知奴性的台灣人民,卻還在舊勢力集團的宣傳下跟著亦步亦趨,不怕中共隔海竊笑,不怕後代子孫責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