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只愛面子 不知廉恥 2000-02-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這陣子許多人在茶餘飯後時,都談著總統選情。

 「你為什麼要支持XXX?」我每次聽到有人要支持這位醜聞已經滿城風雨的候選人時,就忍不住要追問,我得到的,竟然有許多如下的回答─

 「我 支 持XXX,因為他來過我們村子走兩次,每次都給我們XX萬,很給我們面子。」

 「我父親出殯時,他親自來祭拜,還向我們喪家要白手套,掀棺木瞻仰遺容,給我們這麼大的面子,我們怎能不支持他。」

 「去年我們家娶媳婦,他親自來喝喜酒,還致賀詞,實在給我們真大的面子。」統統都是「面子」的理由。我不期然想起二百○二年前後藤新平來台灣擔任民政長官時,對台灣民族性的評語。人家問這位日本民政長官如何治理台灣,後藤新平說,要統治台灣很簡單,只要摸清台灣人的民性,攻其弱點,便可統治得乖順服貼。問他台灣的民性到底如何,他說:「台灣人怕死,台灣人愛錢,台灣人愛面子。」每次想起後藤的評語,身為台灣人的我,心中難免幾番沸騰,這真是極大侮辱,但卻又不得不承認它有幾分真實,尤其是愛面子,。

 日本在台實施殖民地的特別法─「六三法」(含改名後的「三一法」)的第廿四年(一九二○年)時,來了一位文人總督叫做田健治郎。田健治郎上任時,在記者會上向台灣人說:「我姓田,百家姓裡面也有,所以我和台灣人都是一家人,對於台灣人的處境我非常了解、非常同情。」許多耳根輕的台灣人,聽了他這一席話,感動不已,互相走告說:「田總督人真好,他說他和我們一樣,都是自己人。」然而這位號稱同情台灣人處境的田健治郎,在日本帝國議會席上討論六三法的存廢問題時,卻肯定說:「就目下台灣人之實際情形看來,台灣還沒達到廢除六三法的階段。」沒志氣、不知羞恥的台灣人,只會滿足於統治者「好施小惠」的面子,卻沒有想想,既是自己人,為什麼要實施殖民統治的特別法?也不會想想,既是自己人,那麼總督輪我們做做看如何?這種「我們都是一家人」的政客九百句型,今天依然在台灣人的耳邊縈繞著。而愛面子的台灣人也代代相傳,習性難改。他們只在乎自己是不是很有面子,不在乎國家遠景的發展,不在乎社會整體的進步。尤其當對方是拿你納稅的血汗錢來搞公關、做面子給你,還可以得到你的感激讚賞,則「親民勤政」有何難哉?至於造成省庫數千億的赤字,那就…那就…那就怎麼樣?反正愛面子的人,才不管這些。

 有一位過去對宋楚瑜略有微詞的畫家,曾經在一個聚會中與人聊天,說到他自己很喜欺吃巧克力,適巧宋楚瑜在旁聽到了。一週後,這位畫家收到一盒宋楚瑜由省府寄來的巧克力。以後就沒有再聽到這位畫家批評宋楚瑜了。這種「施小惠」、「給面子」的個案,聽聞許多,哪家出版社有興趣,可以全國廣徵蒐集,出版成冊,書名就叫做《宋前(送錢)省長與台灣人的面子》。 我自己先提供一則親身的體驗─一九九四年宋楚瑜選省長,我們台灣教授協會出版《會診宋楚瑜》,拆穿這位政客的假面,該書係由我主編。

宋楚瑜當選省長後,我在世新接到宋楚瑜由省府寄來的兩罐茶葉,並附有一張名片和信函,裡面盡是一些「感謝指教」之類的官腔。我留下信函和名片作為證據,其餘隨手丟入垃圾桶。我不需要這種面子,我需要的是清明的政治、踏實的行政,還有,一個獨立自主的新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