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語文浩劫 2014-12-2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很慢的奶雞」?這是啥?雞不是卵生動物嗎?哪來「奶雞」?而且還「很慢」?這是在搞啥?我在網路上看到這個廣告詞,原來是賣荔枝的廣告,意思是要表達「現挽(摘)的荔枝」。原來「現挽的荔枝」這幾個字的台語(台灣閩南語)讀音,和「很慢的奶雞」的北京語讀音很接近。 

台灣這幾年來出現許多用北京語讀音的漢字,來表達台語,結果讓人看了一頭霧水!例如選舉時常看到「凍蒜」一詞,初看以為指「冷凍的蒜」,後來才知道是在表達「當選」。之所以會出現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用詞,是因為許多人無知地以為漢字只能讀成北京語,殊不知相同的漢字可以讀成北京語、閩南語、客家語…,甚至還可以讀成日語的音讀。這種無知的誤會,當然是中國國民黨長期打壓本土語言,獨尊北京語為「國語」所致。 

本來台語文同樣可以使用的相同漢字,現在被許多誤以為漢字只能用北京語來讀的人開始誤用,結果就用北京音讀出來的字來轉替,以為這樣是在寫台語文,結果造成語意混亂,不倫不類!例如:

「是真的」變成「係金ㄟ」;「總統」變成「宗痛」;「悲哀」變成「逼哀」;「白癡」變成「北七」;「什麼」變成「蝦米」;「足感心」變成「揪感心」;「出來講」變成「踹共」…。 

漢語系統的語言,不論讀成閩語、客語、北京語,他們共有的漢字都有其原本的相同語意,這也是為什麼身為傳統漢詩詩人的先祖父李步雲先生雖不會講北京話,但是都看得懂北京話寫的白話文;我祖父寫的詩,只會北京語的人也都看懂。但是如果他看到以上那些胡亂改寫的用詞,就不知所云了。他一定不懂為何「是真的」與「金」何干?「白癡」為何是「北七」,難道白癡都在北邊嗎?還編號?簡直白癡! 

用北京音讀出來的漢字來書寫台語文,已經完全置原本語意於不顧,等於只是拿漢字的北京音來替台語(台灣閩南語)注音,但是只有四音的北京語,如何完全表達有八音的台語,更不要說台語裡面的合口音、濁音、入聲字音、收尾鼻音…,都是北京音所沒有,如何用北京音來表達台語? 

這種用北京音讀出來的字來轉替台語文的現象,正在台灣氾濫,已成為台語文的浩劫!而且誤導大眾,也讓反對本土母語教學的人找到藉口,試看一份親北京的報紙刊出這種無知的文章,如此說:「閩南語本來是沒有文字的,現在要發明文字來學習(而且還用很多北平話的文字),本來就是非常難懂難學的,而困難的語言自然而然就會少人用或是被淘汰…」「請問你會去戶政事務所寫閩南文字嗎,是有誰看得懂?」(二○一四年三月四日中時)這段無知的話,已經毋庸辯駁,但我們必先全面搶救台語文所面臨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