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灣人來照香港鏡 2003-07-0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香港回歸中國的前一年─一九九六年的二二八紀念日前夕,有一位來自香港的電視台記者陳小姐到我任教的大學訪問我。經過一個多小時有關二二八事件專題的訪談之後,陳小姐問我最後一個問題:「李教授,依你推斷,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會不會發生像台灣的二二八事件?」這個問題,問得真有sense,使我想起英國史家湯恩比(A.J.Toynbee)說的「政治是歷史的現在時態」,也誠如義大利史家克羅齊(B.Croce)的一句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這位高水準的香港記者,不僅懂得「歷史是現在與過去的不斷對話」,而且她要讓香港人來照照台灣的歷史鏡子。


面對陳小姐的問題,我雖然不能像相命先生鐵口直斷,不過我讓「台灣歷史」與「香港現狀」做了這樣的對話─我當時回答說:「香港與中國大陸在生活水準及價值觀念上,差距很大,這種情形就類似二二八事件前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差距一樣。若從這個歷史型模來看,香港被併回中國之後,很可能會像當年台灣在『回歸祖國』之後一樣,倒退了三十幾年。不過是否必然發生類似二二八的慘案,我不敢說。主要的不同因素是,今天香港人與當年台灣人的心理背景不同。當年中國政府接管台灣之前,一般台灣人對中國充滿期待與歡迎,但卻對中國相當不了解;今天香港人剛好相反,香港人並不對中國抱太大希望,但對中國卻是相當了解。當年台灣人希望落空之後,心理打擊很大,反彈也大;今天香港人不抱希望,也就不會失望。總是,香港一定要慎防回歸後的一切逆退現象……。」


香港回歸中國之後不久,逆退現象果然開始出現,不僅經濟衰退,而且政治打壓、司法干預、人權侵犯的案例,層出不窮。不過,比起當年台灣「光復」後的處境,總算還沒有那麼糟。香港回歸中國的兩年後─一九九九年,又有一位正在做台灣民主化研究的香港某大學研究生G先生來台灣採訪我。G先生臨走前拋了一句話給我:「你們台灣千萬不要被中共統一了!」我問他:「你贊成台灣獨立嗎?」他笑著回答:「你們台灣保持獨立,我們香港才有保障,因為中共為了向台灣推銷一國兩制,會以香港做樣板,就不敢對我們香港太壞。」G先生的話,使我想起我的一位已故摯友周文治兄曾說過的名言「台灣獨立救中國」,這句話還可以衍伸成「台灣獨立救香港」。


可是,從近年來的變化看,中共對這個樣板還是耐不住性子急著想染指。北京所謂「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的諾言,不出幾年早就跳票了。這一次,香港特區政府擬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訂定禁止所謂「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法律,引起香港五十萬人在七月一日回歸紀念日走上街頭示威抗議。他們為了爭自由與人權,不像我們的泛藍政客這樣動不動就說「經濟這麼差,不拚經濟,還在搞什麼政治」。


對於廿三條的政治大帽子,我們歷經國民黨的戒嚴統治與「戡亂」體制的台灣人,應該一點都不陌生,只是我們已經將之送入歷史,但是香港卻即將要面對這個政治陰影。在中國的袋囊中,香港的命運只能徒呼奈何!回想香港回歸中國之前,數萬港人排隊申請英國護照的場景,不僅讓中華民族主義黯然無光,而且也顯示他們對所謂「一國兩制」真有先見之明。


香港這面所謂「一國兩制」的鏡子,台灣人不知道看清楚沒有?台灣與中國,早就「兩制」了,中國真正要的是「一國」。台灣的泛藍政客們還要再和他們隔海合唱「一國」的魔咒嗎?犯賤的台灣人,才去為這個魔咒背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