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灣中國民主的共同命運 (原稿題目:馬英九連任是台灣的危機,也不利中國民主化) 2012-03-0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載香港《開放》月刊2012/03

台灣的總統大選於一月十四日完成。馬英九得票領先六個百分點,擊敗蔡英文,獲得連任。這個結局,對於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以及中國北京當局來說,都是極大的樂事;然而,對台灣的社會正義與民主前途來,卻是令人憂心忡忡的警訊;如果從期待中國未來民主化來看,這個期待恐怕就更遙遙無期了。

在正常的民主國家裡,選舉輸贏,原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這次台灣選舉,卻顯示出台灣社會的是非不分、價值混亂、道德沉淪,並將給中國以負面影響,這就是很嚴重的事。

國民黨擁有五大選舉優勢

台灣本來就未曾有過公平的選舉環境,六年前我曾經在台灣的媒體發表過〈台灣沒有公平的選舉〉一文(原載二○○六年十二月十日自由時報「李筱峰專欄」),指出:「就選舉環境的公平性來看,台灣和一般正常的民主國家極不相同。自中國國民黨入台以來,台灣不曾出現過公平的選舉。長期以來台灣的所有選舉,都是對國民黨有利的,因為國民黨擁有以下得天獨厚的條件:

一、國民黨擁有竊取自國庫、國產的龐大黨產與經費。這是其他政黨所無法與之匹敵的條件。被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還可以得到黨的經費補助(數百萬元台幣),本土政黨的候選人就無此福份。國民黨至今仍能聚合這群政客而不散,主要靠的就是這筆龐大的黨產與經費。

二、國民黨擁有廣大的媒體資源。自國民黨入台之後,即掌控媒體。過去在長期的軍事戒嚴與所謂「動員戡亂」體制之下,從報紙、廣播到電視,都掌控在一黨專政的國民黨手中,媒體對這個外來統治集團是「報喜不報憂」,對於當時「黨外」政治人物,則極盡扭曲、醜化之能事。台灣民主化至今,媒體生態
還是以舊勢力為主流,他們在兩千年「政黨輪替」之後,對於本土執政者,則「報憂不報喜」,極力醜化,對於藍營則「報喜少報憂」,使得社會的是非善惡、價值觀念,更加錯亂倒置。例如,這個過去弊案最多、最久、最長的政治集團,最近竟然藉著扁家的案件,透過媒體的炒作,漂白成為反貪腐的「清
流」。

三、長期的「黨化教育」有利於國民黨。任何實施一黨專政的政權,教育必定淪為政權的工具,國民黨也不例外。除了「黨化教育」之外,還實施一套「去台灣化」的教育,沒有台灣的主體意識,只有中國認同。

四、司法與情治單位的成員仍以藍色為主。這在查察賄選或選舉糾紛上,是絕對有利於國民黨的。

五、國民黨有中共背後支持。過去以「反共抗俄、消滅共匪」為使命的國民黨,自從兩千年之後,轉而和他過去的敵人掛鉤,甚至拿敵人來威嚇台灣人民。中共或明或暗予以支持。本土政黨不僅要和國民黨競,還要應付「一個中國」的攻勢,當然不利。

中共介入、以商逼政

國民黨擁有上述優勢,在這次總統大選中使出的種種卑劣伎倆,則更變本加厲。

例如,將總統選舉投票日提早兩個多月和立委選舉合一,就是一招妙計,一來可以減少數萬首次投票的青年選票(讓他們不足二十歲,不能投票);二來把投票日擺在期末考的隔日,讓許多在外的大學生趕不及回家投票。這兩點考慮是因為首投族的青年票投蔡英文者多。

中共介入台灣選舉,例如鼓勵台商回台投票,機票可享受跳樓價(誰埋單?航空公司會樂於血本無歸嗎?);台商可以在中國大陸各地成立馬英九後援會,蔡英文則無此福分。再如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公開為馬英九輔選,皆是中共介入台灣選舉的例證。

一些在中國大陸謀取利益的大企業商,王雪紅、張榮發、郭台銘等人這次都明目張膽出面喊話,說必須支持馬英九的「九二共識」,才能讓兩岸關係穩定,才有「和平」可言。為何這些台商過去在選舉時都能沉穩內斂,這次卻紛紛急著表態?論者多認為是中共的推力使然。然而,所謂「九二共識」照馬英九所言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馬雖說「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但是中共小官員陳雲林一到台灣,現場的中華民國國旗立刻消失無蹤,拿中華民國國旗的民眾還遭追趕取締!任何一位國民黨的官員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無人敢吭半聲「中華民國」、無一人敢出來「一中各表」一下!所以「九二共識」即等於「一個中國」原則。台商們為「九二共識」呼喊,就是為「一個中國」呼喊。

這是明顯的「以商逼政」。

可悲的是,在「以商逼政」的壓迫下,台灣民眾對於國民黨的作為,也就視若無睹。

宇昌案,檢調淪為政治打手

這些卑劣的作為最為政治道德所不容的,莫過於製造所謂「宇昌案」來批鬥蔡英文。身為經建會主委的劉憶如,竟然以變造過的公文(塗改日期)來抹黑在野黨對手,試圖造成蔡英文在副閣揆任內參與生技產業投資案,圖利自己謀取暴利的假象。幸虧其變造的公文被拆穿,但是對蔡英文的傷害已然造成。這種政治詐欺行為,在正常民主國家是要下台且負刑責的,但是劉憶如不僅不必受司法追究,選後還被馬英九重用,派任為更重要的財政部長。這簡直是鼓勵違法亂紀、強化無恥敗德之行。

當時,處於選情白熱化之際,「特偵組」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出手查辦「宇昌案」,讓受邀協助發展生技產業的蔡英文,經過媒體的繪聲繪影之後,開始被污名化,民調也因此下滑。連同有關的科學家都一起遭鬥臭!世界知名愛滋病專家何大一、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以及楊育民、陳良博等生化學者,都被國民黨立委辱罵成「三七仔」「科學界的敗類」!是非顛倒,不可想像。

司法檢警單位介入選舉,另一例是雲林檢警在競選期間突然搜索民進黨候選人李進勇的競選總部,說是要查是否涉入總統賭盤。引起李進勇及支持者絕食,抗議檢調淪為政治打手。最後因查無實據,無法入罪李進勇,但是對他的污名化已然造成,李進勇最後以些微差距落選。這位律師、法官出身的前法務部政務次長,遭受司法如此凌遲,讓人徒呼奈何!

黑金變「清廉」,黨產不歸零

馬英九在鬥蔡英文時,經常用扁案說蔡英文和陳水扁都屬「貪腐」集團,藍色媒體也樂得配合、再三渲染。民眾知道,長期有「黑金政權」之譽的國民黨,不僅「國庫通黨庫」,還出了一大堆逃亡在外的經濟犯、貪污犯,掏空台灣數千億元;近幾年來因為賄選而被宣判當選無效的地方民意代表或官員,盡是該
黨黨員,連最近因為涉及學校營養午餐收賄案的二、三十名校長,也幾乎都是該黨同志。如此政黨還一再標榜「清廉」,真是厚顏之至。

我看到選戰中馬英九打出「清廉牌」,勝選後致詞,更是劈頭就宣稱打敗「貪腐」,有感而發,特以〈清廉〉為題,賦詩如下:

私娼寮的老鴇掛出了貞節牌坊,還揚言要反對色情;

豬八戒自己照鏡,愈看愈瀟灑又英挺。

馬英九洋洋得意宣稱「本黨清廉又乾淨」!

同志們紛紛額手稱慶,

還有許多同志從海外和陰間來電致敬,

包括劉松藩、王玉雲、伍澤元、朱安雄、陳由豪、王又曾…還有朱婉清。

致於他們掏空台灣多少錢,就請別問那麼明!

還有因賄選而被判當選無效的同志們,雖然暫時無官一身輕,

馬主席了解你們買的票絕對乾淨,

終有一天會和那些涉案營養午餐的校長同志們一樣,青史留名。

致於本黨的黨庫通國庫,雖然數不清,

總有一天我們的黨產會歸零,會歸零。

拙詩中所說「黨產歸零」之語,係出自馬英九之口,馬英九擔任黨主席以來,就一直信誓旦旦宣稱他們取之於國產的黨產將會歸零,其實全然徒託空言。侵佔國產的黨產,許多都被變賣掉了,不但沒有歸還國家,他們去年黨產所屬的股利就多達台幣二十九億元。

選舉無師傅,用錢買就有

這個擁有龐大黨產及社會資源的政治集團,不僅在台灣建立了廣大的既得利益網絡,也有助於受其庇蔭的黨員候選人方便買票。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就流行一句俗話——「選舉無師傅,用錢買就有」。這句俗話充分反映出國民黨長期執政下的賄選文化。

這次選舉賄選之聲,普遍風聞於各地,家父的一位住於台南市郊「十三佃」地區的友人表示,他們該村買票盛行,一票一千元。其中還有一種買票方法,是看準某些選民是綠營選民而慫恿他們不去投票。這次選舉的賄選風聞,為最近幾次選舉以來最盛,卻是檢調單位查察賄選最為不力的一次。

然而,雖說查賄不力,但是有一件查賄選的案件卻表現得異乎尋常:新北市板橋區的一位候選人曾文振突然以涉嫌賄選為由遭逮捕,這種將選戰中的候選人直接逮捕的大動作,過去少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針對民進黨候選人羅致政而來。原來該區是三強鼎足之勢,國民黨提名現任板橋市長江惠貞出馬,來對付民進黨提名的知名學者羅致政,但屬藍營的曾文振也出馬參選,來勢洶洶,明顯將瓜分江的票,羅致政的民調都明顯居首,因此將曾文振逮捕,讓藍營選票集中到江惠貞,才能有效打擊羅,此舉果然奏效,羅致政以兩千票的微差落選。這是司法介入選舉的又一明例。

有一種賄選行為是透過里長舉辦里民活動,以避嫌賄選。早在競選的一年半載之前,各地里長都已經拿到上百萬元的經費,舉辦里民旅行、遊覽等活動,在活動中,發便當、摸彩贈品,不在話下。候選人出席活動、參加聯誼,此時候選人尚無正式資格,夠不成賄選。即國民黨在選前就預期投資「綁樁」,這是擁有龐大黨產的國民黨才能做到的。

台灣雖然號稱民主化,但卻是世界上唯一買票買得通的「民主國家」,可見台灣社會的民主文化還很脆弱。而這次選舉藍營為了確保政權,更助長賄選之風,雖然勝選保權,卻更加摧殘已經脆弱不堪的民主文化。

贏得政權失去社會正義與是非

總而言之,此次選舉,各種機關算盡、卑劣巧詐的手段盡出,誠如政論家范姜提昂所言:「……調查局權充東廠,無恥閣員無恥栽贓等,我們不會有一種『如此全面性,有夠史無前例』的驚嚇嗎?」(二月十六日《自由時報》)儘管馬英九保住了政權,但是輸掉了社會正義與是非,摧殘了社會價值與道德。

由此,台灣的民主政治勢必更加倒退,台灣的自主性(主體性)也勢必更加失落。試想,一個施政滿意度在三年半之間降到百分之二十多的人,竟然可以獲百分之五十一的得票率,這是一般民主國家少有的現象。其中種種原因,除了民眾的民主素養不足、獨立思考能力不夠(容易受騙)之外,外在因素亦是其
因,最主要是中共「以商逼政」,以「和平」「穩定」來要脅。很少有國家像台灣的國民黨這樣,選舉時竟然拿境外的強敵來威脅人民;也很少有國家像台灣的在野黨這樣,除了要面對執政黨的得天獨厚的強大優勢,還要抵擋其背後的另一個敵對強權的介入。

易言之,民進黨簡直是在和國共兩黨競選。如今,站在台灣立場的民進黨終於敗給了站在中國立場的國共兩黨,這等於是台灣敗給了中共政權。今天中共「以商逼政」可以奏效,以後當更得寸進尺,要「以什麼逼政」,台灣都得聽他的?而國民黨靠中共輔選成功,今後不更向他傾斜也難。

誠如台灣學者鄭天佐提出的警訊:「隨著馬英九的連任,郭台銘、王雪紅、張榮發等大企業家將能無所忌憚的西進,台灣產業也將全面空洞化,而且台灣企業將與中國企業無法區分。他們和台灣媒體大亨蔡衍明等,以及軍事將領們的言論,也會更明目張膽的靠向北京,不再避諱公開談論兩岸的統一。他們自以為是受到馬英九內心的感召,開始吹起兩岸統一的號角。」台灣的主體性將逐漸流失,這是國共合流的必然結果。

國共合流之必然:中華民族主義

過去發誓要「消滅共匪」的集團,今天為何可以聯共制台呢?兩蔣時代的反共,是以「中華民族主義」為基礎,而不是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由於中共在建黨及建國的過程中,受助於蘇聯俄共甚多,因此中共便成為蔣政權宣傳下的「出賣民族的罪人」、「甘做蘇俄帝國主義之鷹犬的漢奸」。這是中國國民黨政權退守台灣之後的「反共抗俄」基本國策的背景。這個以中華民族主義(並配合蔣氏個人英雄主義)為本質的政權,是政治學上典型的法西斯政權。在「中華民族主義」的高帽子下,台獨主張者也順理成章和「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一樣,被國民黨打成「共匪的同路人」。

然而自一九六○年代中期以後,中蘇關係開始降溫,至一九六九年終於在中俄邊界爆發武裝衝突的珍寶島事件。隨後,在新疆鐵列克欽地區,中蘇兩國發生了更大的武裝衝突。此後,蘇聯軍方一度製訂對中國實施核攻擊計劃。中共也表現出日漸濃厚的中國民族主義色彩。從此,國民黨辱罵中共是「出賣民族的罪人」的話已經不攻自破了。

弔詭的是,過去被國民黨罵成「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今天正好拿著「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來對台統戰;而過去罵台獨是「共匪同路人」的中國國民黨,卻在「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之下,成為真正「共匪的同路人」,一起要聯合對付台灣的獨立了!

有人說,右翼的法西斯,與左翼的共產黨,只是一線之隔。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共同點在於他們都是專制主義,都是反民主的。過去死對頭的國共兩黨,今天可以站在一起來反對台灣獨立,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拿「中華民族主義」做理由的國民黨,基本上是反民主自由的,因此在白色恐怖統治時代,他們對民主運動百般壓制,直到連戰選輸總統跑到英國演講時,還在否定台灣的民主成果,反駁英國人對台灣民主成果的贊揚,而他們對於中共的專制,則網開一面,不再稍嗆半聲。

而中共這方,隨著所謂改革開放之後,他們標榜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也逐漸瓦解了,如今他們不到百分之零點五的家庭,卻擁有全中國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財富,這是哪門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褪色之後的中共,剩下的就和不再反共的中國國民黨一樣,都共用著一條「中華民族主義」的方程式。這套「中華民族主義」正是國共兩黨合流對付民主台灣的基因。

台灣香港中國:民主的共同命運

馬英九的骨子裡面是缺乏民主基因的。回顧台灣的民主運動史,馬英九一直都站在民主運動的對立面,所有要求民主的訴求,在提出之初,沒有一樣不遭受馬英九的反對,包括他今天能夠得大位的總統直接民選的選制,他當年都持反對態度。馬英九骨子裡面最真實的基因,就是「中華民族主義」,而不是民主自由人權,所以他才會在紀念六四的談話中誇讚中共人權有進步,他才會拒絕達賴喇嘛來台、把維吾爾人權領袖熱比婭視為恐怖份子也拒絕她入境。馬英九也不是什麼認同台灣的在地主義者,他在選戰中喊著「台灣加油」「燒成灰也是台灣人」只是騙選票的選舉語言,真正的內心話是他寫在乃父骨灰罈上的——「化獨漸統」,這才是他接下來四年要帶領台灣的去向。

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國家,要「化獨漸統」說不定我會樂觀其成,實則不然。「化獨漸統」的結果,台灣的主體性失卻,台灣的民主成果不保。台灣將淪為中國的特區,一但台灣淪為中國的特區,目前做為給台灣觀摩的香港特區的樣板,將因不再起作用而更不堪;失去民主自主的台灣,也將失
去作為激勵中國民主化的燈塔作用。華人唯一實行民主政治的所在,一但消失,中國民主化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我期待港澳及中國內部的有識、有志之士,能一起關切台灣的民主政治的前途。不只是為台灣,也是為中國!

(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