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灣的本國史 台灣人考台灣史理所當然 2004-10-1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線上觀看(02:42) 右鍵下載(2.1M)

前幾天,考試委員林玉体教授主張公務人員考試,本國史地將以台澎金馬為範圍,不必考中國史,結果引起泛藍委員的反彈。說也奇怪,過去我們的本國史,只考中國,不考台灣,他們從來不反彈,現在,台灣的公務員考台灣史地,他們竟然跳腳。假設有美國官員說:以後我們本國史,只考美國史,不考英國史。一定會笑掉美國人的大牙,因為這不是廢話嗎?我們知道每一個想去拿美國公民證的人,必須通過美國史的常識測驗,但並不必通過英國史的測驗,如果有人因此起來抗議,一定會被當作精神病患。

 

但是,為什麼在美國是精神病的言行在台灣竟然有人還振振有詞?根本問題還是在國家認同的問題。將台灣視為一個主權國家的人,台灣的本國史當然是台灣史,但是將台灣視為中國一部分的人,他當然不能容忍本國史以台灣為範圍。弔詭的是,國家認同的產生,又往往受歷史意識的左右,而歷史意識又是國民黨長期以去台灣化的歷史教育所造成的,受過這套教育洗腦的人,很擔心台灣成為一個國家之後,中國史會變成外國史。這種擔心和以前立委李慶華曾經提過的一個問題很類似,他說:如果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那孔子、關公、媽祖不都成了外國人了?我們知道新加坡的華人也紀念孔子也拜關公,但是新加坡人絕對不會在拜關公或孔子的時候說:孔子、關公,真歹勢,阮新加坡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害您們變成外國人,同樣的,今天信基督教的法國、德國、英國,沒有人會擔心耶穌成為外國人。

 

今天歐洲許多國家如果往前追溯的話,他們的歷史都會推到羅馬帝國時代,今天做為一個法國人或是德國人,會不會擔心羅馬帝國的歷史,變成他們的外國史。美國從英國獨立後,沒有人操心,英國史是美國的外國史,或莎士比亞會成為外國人。對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國家而言,去和數百年前或數千年前的舊王朝的歷史區分本國、外國,根本毫無意義。當然,身為台灣的現代公民不能只讀台灣史,也要有世界史的常識,其中包括中國史,不過,這是學校的教育內容必須兼顧到的。至於公務人員考試,因為他們要服務的對象是台澎金馬的人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所以考台灣史地應該很合理。本國史不考中國史,不高興的應該是江澤民、胡錦濤他們才對,我們台灣人在不高興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