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灣的本國史是什麼? 2004-10-1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如果有任何一位美國官員公開表示說:「以後我們考本國史,只考美國史,不考英國史」,一定會笑掉美國人的大牙;如果再有任何一位美國人聽到「美國的本國史只考美國史,而不考英國史」卻暴跳如雷,一定會被當作精神有問題。因為,美國的本國史當然就是美國史,而不是英國史,這種常識無須強調,如果對常識還表示不滿的話,那不是白痴智障,就是精神有問題。


然而,這種情形拿到台灣來,卻大大改觀。日昨,考試委員林玉体教授表示,他出任「公務人員初等考試」典試委員長之後,本國史將只考台灣,不考中國。結果引起泛藍委員齊聲反對。立委洪秀柱更是在立法院暴跳如雷,說這是「鎖國」的措施,「將降低我們台灣的競爭力,讓後代子孫成為井底之蛙,和義和團無異」。


讓我先來回答洪秀柱的話。試問,每一個想去拿美國公民證的人,必須通過美國史常識測驗,但並不必通過英國史的測驗。依照洪秀柱的邏輯,是不是每一個拿到美國公民證的人都成了井底之蛙,美國因此失去了競爭力?成了美國義和團?


在我眼中,洪秀柱不僅對台灣史懵懂無知(不信可以請她來考考我的台灣史期中考題就知道),而且,對中國史也所知有限。記得兩年前我在本專欄寫過一篇〈給無知又傲慢的洪秀柱上三分鐘課〉(收錄於拙著《李筱峰專欄》),就指出洪秀柱連中華民國國旗的歷史都不知道。這種水準,還好意思指責教育學院院長出身的林玉体博士的歷史教育觀,簡直不自量力。公務員考試只考台灣史,不考中國史,就會變成井底之蛙?那麼,不懂台灣史,也不懂中國史的洪秀柱,恐怕比井底之蛙更不如了。再說,以前的本國史,只考中國,不考台灣,怎麼沒聽你洪秀柱說那是什麼蛙?


「一言見其不智」的洪秀柱,我們就不必浪費時間說她了,讓我言歸正傳。到底,台灣的「本國史」是什麼?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先回答,台灣的「本國」是哪一國?將台灣視為一個主權國家的人,台灣的本國史當然是台灣史;但是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的人,他當然不能容忍本國史以台灣為範圍。如此說來,根本問題還是在國家認同的問題。


但是,「蛋生雞,雞生蛋」的問題又來了。國家認同的產生,又往往受歷史意識所左右,而歷史意識又是長期「去台灣化」的歷史教育所造成。


五十多年來,國民黨的教育是透過中國史地的認知來建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受過這套教育(洗腦)的人,一旦發現台灣實際是獨立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一個政治實體時,他們很擔心台灣獨立成一個國家之後,中國史到底應該在他們心中怎麼擺置。曾經有學生這樣問我:「如果台灣獨立做一個國家,那麼中國史是不是會變成外國史?」由於擔心中國史會變成「外國史」,因此不敢接受台灣成為一個國家。這個心態,和以前立委李慶華曾經提過的一個問題相類似,他說:「如果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那孔子、國父、媽祖、關公也都是外國人,不要說民眾不相信,我想連他們自己也都無法相信。」


具有「現代國家」觀念的人,就不會有以上幼稚的問題。台灣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是屬於近代以後出現的「國民國家」(Nation state)的國家型態,與過去華人世界中的傳統舊王朝不同。孔子、關公、媽祖…是舊王朝時代的人,不能與現代的「國民國家」同日而語,自然就無所謂「本國人」「外國人」的問題。所謂「本國」「外國」之別,是就同一個時間的不同主權範圍來區分的。對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國民國家」而言,去和數百年前或數千年前的舊王朝區分「本國」「外國」,是毫無意義的。試想,今天歐洲許多國家,如果往前追溯其歷史的話,都會推到羅馬帝國時代,今天做為一個法國人,或是德國人,會不會擔心羅馬帝國的歷史變成他們的「外國史」?羅馬帝國時代的人變成「外國人」?今天的法國人、德國人、英國人如果擔心耶穌成為「外國人」,大家都去歸化成以色列國民好了!


「國家」的觀念隨著不同的歷史時空而改變,人類當前所講的Nation state的國家概念,是美國獨立建國及法國大革命之後才逐漸成熟的,易言之,在二、三百年前,全世界尚無符合Nation state的現代國家觀念的組織。因此,舊時代的歷史是不是某個「現代國家」的「外國史」,根本毫無意義。


美國獨立後,有沒有人操心「英國的古代史是不是美國的外國史?」或「莎士比亞會不會成為外國人?」新加坡的華人,該不該擔心中國古代歷史是他們的外國史?關公是不是外國人?做為獨立國家的美國或是新加坡共和國,他們根本不會有這種杞人憂天的問題。


確立台灣的「本國」之後,也是如此。做為現代國家的台灣,當然是以現在的「本國」的領域為空間基礎,往上追溯在這個空間上的歷史,而建構出台灣的本國史。其歷史內容,不僅要包括台灣國家形成的經過,還要往上推,包括被日本殖民統治的時期、被滿清帝國併吞的時期、鄭氏政權的拓殖統治時期、荷蘭與西班牙的殖民競爭時期,也要包括原住民族早期的生活以及史前文化的內容等。


有人說,台灣的真正國家還沒有完成,何來本國史?答曰:先建構以台灣為主體的歷史,就能建構台灣的國家。清國龔自珍說過「欲滅人之國,先滅其史」,反之亦然,「要建其國,先建其史」。更何況,五十年來,台灣早就在北京政權之外獨立生存著。而三、四百年來,台灣與中國更有著不同的歷史軌跡。


當然,一個獨立自主的台灣的公民,不能只讀台灣史,也要有世界史的常識,其中包括中國史。否則,真的會變成井底之蛙。就如同美國學生也要讀英國史、歐洲史一樣。不過這是學校的教育內容必須兼顧到的。至於公務人員考試,既然規定要考本國史地,當然就是台灣史地,因為公務員要服務的對象是台澎金馬的人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


本國史不考中國史,不高興的應該是胡錦濤、溫家寶他們才對,洪秀柱這幫人在不高興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