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台灣選舉的特殊意義 2004-12-0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立委選戰正熱烈展開,綠營與藍營雙方壁壘分明,有人說,民主化之後的台灣,已經逐漸走上兩黨政治的型態。但是我的看法不然。


台灣的選舉,和一般實行政黨政治的民主國家不完全一樣。一般民主國家,各政黨所認同的國家都會一致,例如,美國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他們所認同的國家,就是美國。美國各政黨對於他們國家的領土、人民、主權範圍都有相同的認知,絕對不會出現有些政黨認為美國是大英帝國的一部分。但是我們台灣就不一樣。綠營的民進黨和台聯,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藍營的政黨則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的政黨絕對不會叫做「英國民主黨」或「大不列顛共和黨」,但是台灣的政黨卻還掛「中國」之名,叫「中國國民黨」(新黨的英文名稱也叫做China New Party「中國新黨」),這正說明著這樣的政黨,還抱持著外來的性質,還沒有在地化、本土化。


台灣的政黨和他們雙方的支持者,在國家認同方面如此南轅北轍,所以台灣還沒有進入真正的政黨政治,因為台灣內部尚有亟待解決的國家定位問題,亟待完成的國家建構工程。台灣的選舉,可以說是這個國家建構工程的過程。因此,從台灣政治的發展史來看,台灣的選舉還具有以下的意涵:


它意味著認同台灣的人,與認同中國的人之間的對抗。質言之,也就是期待新國家的人,與維護舊國家的人之間的對抗;也可以說是本土政黨與外來政黨之間的對抗;或者也可以說,支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人,與反對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人之間的對抗。


從民主化的歷程來看,意味著過去從事民主運動的力量,與過去反民主的蔣家政權的殘餘勢力之間的對抗。


從教育的觀點來說,則是擺脫國民黨的黨化教育的人,與沉浸在過去國民黨教育的意識形態之下的人之間的對抗。


如果從跟中國北京當局的關係來看,台灣的選舉,又意味著中國當局不中意的政黨,與中國當局中意的政黨之間的對抗。


以上這些現象,都與一般政黨政治的民主國家的選舉不同。更不同的是,在選戰過程中,維護舊國家的人,老是用戰爭來威脅想要追求新國家的人。他們說,如果制定新憲法,正名台灣,就會引來戰爭。全世界大概找不到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會配合敵國的威脅來恐嚇人民以防止他們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國家。更弔詭的是,這個借中國武力威嚇台灣的政黨,竟然就是過去專門發誓要「消滅共匪,反攻大陸」的政治集團。


由於台灣內部有這種拿敵人的威脅來恐嚇自己人民的政黨,因此更助長敵人對台灣的威脅。而且敵人還會給美國施壓,讓美國對台灣嗆聲,要台灣不要太刺激中國。因此,台灣的選舉又增加一項特點,那就是敵人的威脅與國際的嗆聲,成為一項影響選情的變數。本來投票選舉是在反映民意的,但是這些裡應外合的武力威脅與國際嗆聲的變數,卻影響(扭曲)了民意的本質,也就是說,比較沒有志氣的人,當然容易被嚇到,而改變初衷。所以,台灣的選舉,又有一項意涵,那就是有志氣的人與沒志氣的人之間的對抗。


面對舊勢力與敵國的威脅,面對國際的嗆聲,我們能不能不分族群,透過選票來凝聚「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的意志?歷史會給我們結算,後代子孫也在看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