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司馬光是打破水缸的壞小孩嗎? 2014-06-0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太陽花學運結束之後,檢警開始對學生大動作約談,至今已有四百多名學生被約談。統媒、「闌尾」立委們,自三一八學運開始至今,也不斷以「暴民」醜化學運;無感的馬英九甚至將台灣經濟不景氣怪罪學生,說學生佔據立法院鬧事,損害我們國際競爭力。少數幾位與國民黨利益一致的「學者」(含校長),也表態譴責學生佔領國會是不理性行為。

學生們真的喜歡佔領立法院嗎?這讓我想起司馬光打破水缸救小孩的故事。司馬光小時候和一群小朋友玩耍,一個頑皮的小孩爬上裝滿水的大水缸上面,不慎掉入水缸裡,孩子們都嚇得躲開,只有司馬光情急生智,立刻拿起一塊大石頭將水缸打破,讓水奔流而出,救出小孩。司馬光打破水缸,不是他調皮搗蛋,而是他救人的方法,不是目的。

同樣的,學生們難道吃飽沒事幹,喜歡佔領國會為樂嗎?只有蠢蛋和居心不良的人才會以為學生的目的是在佔領國會,竟然不知道(故意不知道)佔領國會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在阻止國民黨立委強勢通過黑箱作業的「服貿」!再說白一點,學生佔領國會,和司馬光打破水缸一樣,是在救人救台灣。「目的論」與「方法論」不該混淆。

除非將立法院控制下來,實在想不出有更有效的方法可以立刻阻止這個黑箱作業的服貿通過。學生這種果敢勇為的行動,是基於對時局、對社會、對台灣前途的關心。學生關心時政是值得高興的事,但是藍營的媒體與政客們卻極盡醜化誣衊之能事,故意將「目的論」與「方法論」混淆。這好比將司馬光打破水缸視為頑童搗蛋,主張記大過一次!

在辱罵學生的言詞中,出現一種很可笑的罵法,那就是國民黨立委蔡正元除了用「暴民」侮辱學生之外,竟然取笑學生「沒有繳稅能力」。沒有繳稅能力竟然也被譴責!我不知道蔡某在學生時代就有能力繳稅?學生誠然大部分人沒有能力繳稅,但在我看來,還沒有能力繳稅,就能關心時政、以天下蒼生為念、「哀生民之多艱」(屈原語),這種情操才更可貴!哪像許多國民黨政客,自學生時代同樣沒有能力繳稅,卻一心一意效忠中國國民黨外來政權,趨炎附勢!其間人格之差異,真有天淵之別!

現在學生們面對司法追究,可謂「因義受難」,但我相信學生們「不在驚」。他們很清楚知道發動此次學運是一種「公民不服從」運動,提倡「公民不服從論」的梭羅,以及其後的實踐者,如甘地、金恩等人,在他們「非暴力的抵抗」的哲學中,有一項重要的內涵,那就是「甘願受罰」,就像梭羅拒繳人頭稅而甘願入獄。雖然這個「甘願受罰」的哲學是要「在掌權者身上加上了道德的擔子」,這對冷血政客顯然無效,但相信必然如太陽花學運一樣,會喚醒更多民眾,引起社會更大的同情與支持!那是台灣向上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