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扒糞與潑糞 2006-07-0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有三、五個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抒發對國內政局的看法:

「政黨輪替後,我滿懷期待台灣可以告別國民黨長期的黑金政治,沒想到才六年,民進黨竟然也搞弊案,教我何顏見藍色朋友?教我們以後要相信誰?實在痛心!」

「你的心情我了解,不過我沒有那麼悲觀。我們對民主政治應有一個認識,那就是,民主國家不是一個無菌的國家,但是民主國家是一個有能力殺菌的國家。只要確保民主政治,就不怕弊案發生,而能將弊案糾舉出來。」

「對,記得美國開國元勳傑佛遜講過:『民主政治不是建立在信任之上,而是建立在猜忌之上。』我原先看不懂他的意思,現在明白了,人有其弱點,也有其極限,所以不能以絕對的信任將權力交託在一人一黨手中,所以才要權力分立、要check and balance、要有反對黨、要有任期制度…」

「沒錯,而且還要有言論自由,好讓輿論可以揭發不法、控訴不公,這也是殺菌的一個作用。我想起廿世紀初期,美國曾出現許多作家和記者從事揭發官商的各種黑幕。例如Upton Sinclair發表《The Jungle》(叢林),揭發當時芝加哥牲畜市場剝削勞工以及違反衛生的內幕;Lincoln Steffens以《The Shame of the Cities》(城市之羞),揭發六大都市隱藏在市府背後腐化貪贓的人;Ray T. Baker 揭發鐵路與許多大公司的黑幕;Finley Dunne揭斥一些托拉斯與政府機關的腐敗; Samuel H. Adams揭露醫藥界與新聞界的種種醜聞…。一九一○年代這種揭發黑幕成為全美各方響應的一種運動,被稱為扒糞運動(Muckracker movement),這是民主政治的可貴。老羅斯福總統還讚揚他們是『揭發黑幕的義士』。這種輿論的扒糞結果,使美國用和平與漸進的方式,立法改革,政策修正。所以扒糞不是壞事,擔心的是,一大堆糞便不能扒,還把它當黃金,像過去的蔣家時代那樣。」

「記得以前國民黨執政時,民進黨常說,國民黨貪污歪哥最內行,如果他們成為在野黨的話,一定很會抓貪污,因為他們有經驗。這句話現在看來還真有道理,國民黨果然很會抓弊端。所以,看來讓他們繼續當在野黨也不錯,可以幫我們揭弊防貪。」

「從揭露弊端來看,他們當然很適合做在野黨,不過,除了扒糞之外,糟糕的是他們也亂潑糞!不僅處處杯葛、事事反對,而且胡亂爆料,將執政者污名化,想癱瘓政府。前面說的美國扒糞運動的那些作家或記者,都是特立獨行的清流之士,哪像我們這群好勇鬥狠的政客,配合同樣心態的媒體,進行扒糞兼潑糞的行徑。本身就有一大堆糞便待扒,卻以帶糞之身,扒人之糞、潑人之糞,這完全是政治鬥爭,不像是正常民主國家的在野黨。」

「更糟糕的是,這群人只敢對本土政權扒糞,絕對不敢對中國北京政權扒糞。」

「當然,因為在國家認同上,他們是和北京政權站在同一立場的。這也是一般民主國家的在野黨所沒有的現象。」

「這樣看來他們也不適任在野黨,但是要他們重新執政,我們又怕黑金復辟,更擔心他們背後的中國會來,該怎麼辦?」

「有待民眾的普遍覺醒,建立台灣的主體意識,和對民主政治的信心。」

「可是民眾多的是經他們五十年洗腦過的人。」

「起碼我們可從推廣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做起,特別多多推介金恆煒、曹長青、黃天麟、林保華、李筱峰的專欄。當然更不要忘了拜讀敏洪奎的大作,看看這位當年替國民黨代言的孤影先生,今日何以能夠立足台灣,認同本土。」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