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打開馬英九的包裝紙(之一) 2007-06-2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主張終極統一、反對台灣獨立的馬英九,日前舉辦新書《原鄉精神》發表會,大談所謂「本土新價值」。該書集結十六篇馬近年文章,包括對劉銘傳、李友邦、胡適、蔣經國、張我軍等人的感懷,推崇這些人是「台灣的典範」。該書打出廣告詞說:「這是馬英九的第一本『本土論述』,具體闡明這塊土地的原鄉精神。他選擇以說故事的方式,用三個主軸──『典範』、『淬鍊』、『堅韌』──呈現真實的台灣。…他以『族群團結』、『民主』、『理性』、『人權』等思考重點,從過去為台灣犧牲奉獻的先烈先賢們的歷史裡,理出一條傳承之路。」

馬在台灣生活了半世紀以上,至今才出現「第一本『本土論述』」,雖然晚了些,我仍樂觀他能真正「土斷」、開始本土化。不過,我想起兩年前馬的一句話,他說今後要建立台灣論述,「先連結台灣歷史,與本土對話,才有中國。」(二○○五年八月廿二日在國民黨大會表示)原來台灣歷史及「本土」是被他用來連結和對話的工具或過程。台灣不是目的,中國才是最後目的。

馬書的出現,顯然是他要「連結台灣歷史,與本土對話」的具體表現。然而,終極目的既是中國,則台灣本土只是他的包裝而已。其用意誠如在新書會上辱罵民進黨的話──「為選舉的利益」。

馬英九在書上有稱道新加坡之語,使我想起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一段話,可以做為本土論述的典型,也可以拿來與馬一比。李光耀曾說:「我不是中國人,就如甘迺迪總統不是個愛爾蘭人。慢慢的,世人會知道,新加坡姓李、姓高、楊、林的人們,外表上是中國人,說著華文,然而卻與中國人不同。我們有中國人的血統,我們不否認這點;但重要的是,我們以新加坡的立場思考,關心新加坡的權益,而不是以中國人的立場,為中國人的權益著想。」馬英九與新加坡華人不同,馬英九始終以中國人的身分思考,所以儘管他滿紙的「本土」、呼籲「開放」、反對「鎖國」,其實他一直鎖在中國的窠臼中跳不出來。

沒有台灣主體的國家認同,則任你如何吹噓「本土」,都是虛假。如果在美國有人一邊說要發揚美國本土價值,一邊卻反對美國獨立,一定被當作瘋子。

由於馬英九所推銷的本土,沒有台灣主體的國家認同,所以他要傳承的「台灣典範」,就不可能包括第一位為台灣獨立遭國民黨槍斃的陳智雄烈士,或是主張台灣獨立而自焚殉道的「外省」子弟鄭南榕;當然來自中國浙江的知識份子雷震主張改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也絕非馬的典範。

馬英九吹噓以「族群團結」、「民主」、「理性」、「人權」等為思考重點,我舉雙手贊成。可是這些內容不正是馬英九所效忠的蔣家政權最欠缺的嗎?從二二八大屠殺到白色恐怖統治、從禁講台灣母語到高考的省籍分榜錄取,哪來什麼「族群團結」、「民主」、「理性」、「人權」?直到現在要建「台灣人權紀念館」、要改獨裁者紀念館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不是還遭國民黨反對嗎?而民主化過程應有的轉型正義,不是也被他們文傳會主任楊渡說成「放屁」嗎?馬書還找這種口出「放屁」的人寫序哩!

馬英九在新書會上還說「本土真正的意涵包括開放、務實、包容、勤奮、正直、誠信等」。善哉斯言!然而,把台灣鎖入中國,叫開放嗎?不願面對台灣的事實獨立,叫務實嗎?過去長期一黨專政、黨國不分,叫包容嗎?侵占國產為黨產,還把黨產賣掉,叫正直嗎?把市長特支費放入私帳,辯稱不知特支費為公款,叫誠信嗎?

馬書可議之處尚多,下週起我再進一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