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民不從,官不仁! 2013-09-0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不敢再說台灣沒希望了!為了軍中人權(洪仲丘冤死案)、為了土地正義(大埔強拆民宅案)、為了身家及子孫安全(反核四案)、為了民眾生活及台灣主權(反服貿),二十五萬、上萬的年輕人站出來向官商利益集團抗議,令人鼓舞!讓我想起證峰法師林秋梧的詩句「願同弱少鬥強權!」而更讓我欣慰的,有二:一是,挺身而出的多為青年學生,這是台灣的新希望;二是,公民團體的行動背後有著更成熟的哲學—「不服從論」。

容我從「不服從論」說起。「不服從(或謂「民不從」)論」蘊含著「非暴力」的意涵,是一種「不抵抗的抵抗」。提倡「不服從論」的美國作家梭羅,及其後的實踐者,如印度獨立領袖甘地,美國黑人人權領袖金恩等人,都是提倡「不抵抗的抵抗」哲學。「不服從論」的運動,是一種對於心目中不合理的政策或法律,所採取的非暴力不合作路線,以示抗議。梭羅曾因反對奴隸制度而拒繳人頭稅,甘願坐牢以喚醒大眾。他說:「假使在麻州裡能有一人停止持有奴隸,準備實際退出合股,並打算去坐牢,則美國奴隸制度將可廢除。」他甚至說︰「在一個胡亂抓人入獄的政府之下,正直的人最該去的地方就是監獄。」甘願受罰是「不服從論者」的途徑,他們認為「非暴力之所以優於暴力,乃是因為它在掌權者身上加上了道德的擔子」。印度甘地的絕食行動、從容坐牢、非暴力抵抗,最後換來了印度的獨立;金恩長期的非暴力抵制運動,不僅換來了「民權法案」的通過、黑權的提升,如今美國更出現黑人總統。

我們二十五萬白衫青年軍,也終於迫使馬政府改變軍審制度。然而,與外國大不相同的是,我們這次的改變,是馬英九迫於情勢而改,而不是「在掌權者身上加上了道德的擔子」發生作用;如果馬英九真正承擔了道德的擔子,發自內心地道德覺醒,他就不至於八二三在金門發言時還挖苦二十五萬白衫青年。

更「白目」的是內政部長李鴻源,揚言要蒐證「法辦」到內政部抗議大埔事件的人。在我看來,即使有翻牆、噴漆等激進行動,都還在「非暴力」範圍之內,但李鴻源卻大驚小怪;他的眼光僅止於此,他完全無知於「不服從論」的非暴力哲學有一項重要的內涵就是「甘願入獄受罰」。果然,李鴻源話一出,公民團體的網友立刻發起「萬人自首招募中」、「萬人行動連坐團」,獲得熱烈迴響,吸引大批網友爭相「自首」。政論家林保華也為文「自首」,列舉自己的「犯罪證據」請馬政府「法辦」他。

更惡毒的是,苗栗縣長劉政鴻乾脆將到縣府前抗議的苗栗青年聯盟反扣上「有計畫的暴力行動」,準備予以「法辦」。該聯盟則決定拒絕應訊,並選在九月二日法辦的前一天,號召所有夥伴一同重返縣府廣場上「自首」。

兩相比較,「民不畏獄,奈何以獄畏之」?民不從,而官不仁!之所以如此迥異,在於公民運動以公義出發,不計個人利害;官吏則「上下交征利」,當然麻木不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