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民主國家何需外來政權 2006-06-0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中國港資在台灣辦的蘋果日報,前天(六月一日)刊登了一篇香港的中國政論家李怡先生的文章─<外來政權省思>。這位過去讓我印象還算不差的政論家,竟然大發怪論說「台灣人既然沒有能力當總統,不如交還國民黨或外來政權。」一般民主國家中,執政不佳終致換黨執政,原本無啥稀奇,不過李文許多似是而非之論,不僅影響視聽,也對台灣及民主政治造成傷害,我忍不住要藉台灣人的報紙自由時報的「李筱峰專欄」一角,向中國人報紙的「李怡專欄」發砲還擊。

李怡說:「國民黨儘管以『國』來肥『黨』,卻只是肥了黨而已,國民黨的執政官員卻極少貪瀆斂財自肥或澤及家人親信。」他還問:「為什麼專權政治之下的國民黨管治,反而較民主政治之下的民進黨清廉呢?」天哪!總統身邊的個人涉貪,都引起朝野共憤了,整個國民黨侵貪國產,竟然說「只是肥了黨而已」,價值觀念何以錯亂至此!再說,國民黨官員極少貪瀆嗎?拙著《與馬英九論台灣史》中,就列舉了近七十名泛藍政治人物涉及黑金司法案件的名單,其中多的是國民黨的立委、縣長、鄉鎮長、縣市議長議員,而且還族繁不及備載,要列出一倍以上也沒問題。李怡和統派媒體刻意忽視,選擇性地反覆強調與民進黨有關的弊案,國民黨自然就「清廉」多了。

李怡又說:「蔣介石夫人宋美齡、蔣經國夫人蔣方良,也從不結交殷商富豪」,我同意蔣方良確實如此,但怎麼好意思舉宋美齡說她「不結交殷商富豪」?宋美齡本身就是出身殷商富豪啊!你沒聽過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之名嗎?李先生果真忘了早在三○年代蔣介石主導的國民黨,與「江浙財閥」建立密切關係,成就了「四大家族」的興旺嗎?二○○三年十月廿五日紐約時報在<蔣女士.105.中國領導人的寡婦死亡>的報導中,通篇強調蔣宋美齡A了美國錢,也呈現蔣政權的腐敗,試看一段:「歷史學家們記錄了蔣介石以殘殺手腕,贏取,保有,最終失去權力的過程。…蔣氏家庭A了好幾億用來支援中國抗日和打共產黨戰爭的美援。」「他們是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賊」,「他們從我們送給蔣政府的上十億美金裡,偷取了將近七億五千萬美金。他們偷了這筆錢,而且投資在巴西的聖保羅,以及就在這裡,紐約的房地產。」

這個貪瀆的蔣家政權敗退來台後,以優越的外來者之姿,佔盡台灣便宜,竊國產為黨產,一黨專政的國民黨本身就是一個大財團。但是李怡竟然說:「外來政權較好的原因,就是由於外來政權不是本地人,有擔心『不被接受』的壓力,故會盡量遷就民意;其次是外來政權沒有本地的種種人脈關係,少了許多人情、請託的包袱,比較可以公正辦事。」嗚呼!既然遷就民意怎麼會有蹂躪人權的白色恐怖和長期戒嚴?既然公正辦事,何以民間會以「黑金政治」相譏?至於人脈關係、人情請託,原本就是國民黨統治集團帶來的「關係取向」的中國文化,現在竟然被李怡漂白得一乾二淨,還扣到本土政權來。不客氣說,趙建銘根本就是出身國民黨教化下的家庭,其父趙玉柱原本就是在地方上幫國民黨買票的樁腳(不信可以問趙玉柱),這就是國民黨在地方上的人脈關係的小環節的一個抽樣。

請相信民主政治,不要相信「外來政權較好」的鬼話。民主政治可以讓即使總統的親人犯案都可以被揪出來;但外來政權的人脈,卻讓檢察官移樽到涉嫌A錢的大官家中「辦案」,而且不敢起訴,還可以得到中國媒體人的粉飾與頌揚。

奴才,才需要外來政權;現代民主國家不需要外來政權。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