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用選票瓦解蔣家政權的反動殘餘勢力! 2004-12-1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每次我們在檢討過去蔣家國民黨政權的齷齪歷史(例如二二八大屠殺、白色恐怖、黑金政治、黨國不分、黨庫通國庫等等),藍營的人常常會回答說「你們老是提過去的事情」。他們言下之意,過去的事情是不該提的。其實,他們以前的許多事蹟和觀念,至今並未完全過去。即使有些事情已經過去了,但是過去的事,就不該提嗎?過去的歷史如果不可以提的話,會鬧出以下幾則笑話--


如果我到醫院去看病,醫師調出我的病歷表,我卻告訴醫師說:「那是過去的病,何必再提?」醫師不曉得會不會建議我多加掛號去看精神科?


如果你去某公司應徵求職,公司要你繳交履歷表,你卻回答說:「過去的事,何必再提?」你想你會被錄取嗎?


如果我的女兒帶了男朋友回來,告訴我他們要結婚,我發現女兒的男友好像曾經和陳進興強盜集團鬼混,於是我追問他的過去,他卻說:「過去的事,何必再提?」你想我會因此答應他們的婚事,祝福他們「百年好合」嗎?


看病、求職、選女婿都要看過去的歷史,為何為選政黨不該檢討他們的過去?「現在」是「歷史」的延續,從歷史才能了解現在的本質。有不良前科的人,當然怕人家談他的過去,一個政治集團也是如此。今天的國親藍營集團,就是過去蔣家統治集團的殘餘勢力,這股勢力的本質如何?當然要檢驗他們過去的歷史,才能了解。從他們的過去來比對現在,就可以知道他們有沒有擺脫過去的壞德性。回顧過去到現在,在整個漫長的民主運動過程中,看看他們對於所有民主化訴求的反應,就可以對這個集團保守與反動的本質一目了然。以下試作一表,來觀察。(見附表)

民主化改革訴求
何時提出
藍營的反應
何時才接受
解除戒嚴
1970年代起,黨外民主運動長期訴求
長期反對
直到1987年才解除戒嚴。創世界實施最長的戒嚴令。
國會全面改選
1970年代起,黨外民主運動長期訴求
長期反對
直到90年代初,才在李登輝時代實現
停止一黨專政,開放黨禁
早在1950年代,雷震的《自由中國》雜誌就經常呼籲取消一黨專政。
長期反對(雷震還因籌組政黨而遭下獄十年)
直到1986年因民主進步黨的出現而突破。
開放報禁
1970年代起,黨外民主運動長期訴求
長期反對
直到1987年2月5日才表示要解禁。
取消黨化教育
50年代《自由中國》雜誌即指出〈黨化教育的真面目〉
長期反對
直到現在教育內容還未完全擺脫國民黨黨化教育色彩。
廢除省?,採二級政府
早在50年代的《自由中國》就已提出。
長期抗拒(或不承認軍隊國民黨化)
至今陸海空軍旗還掛有國民黨黨徽。
總統直接民選
1990年民進黨及社運團體提出,李登輝順應其要求。
李登輝之外的非主流派(包括馬英九)反對。
1996年正式民選總統。
公民投票決定台灣前途
1990年代清楚提出
強烈反對
2004年11月通過鳥籠公投法。實際是限制國家定位的公投
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解嚴後公開提出
強烈反對
還在反對中
以台灣為主體,加強台灣史教育
解嚴之後清楚提出
反對
還在反對中
制定新憲法
解嚴之後清楚提出。民間早有數部台灣憲法草案
強烈反對
還在反對中

透過這張簡表,我們可以清楚看出這個藍色政治集團,從過去到現在,一直扮演著保守反動的角色。所有民主化的訴求,沒有一項他們不反對,而且在兩蔣時代,他們動輒就用子彈和牢房來對付這些民主訴求。但是歷史的發展,證明他們一直都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以前的許多民主化訴求,他們先是長期反對,指責別人錯誤,最後在歷史的潮流中,不得不接受他們指責別人的錯誤,這證明原來錯的是自己。然而,他們從來沒有因為他們一直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而感覺羞愧或反省,至今在面對新的時代潮流,他們依舊抱持反動保守的心態,又繼續頑強抵擋。

 

這群保守反動的蔣家政權的殘餘勢力還要再耐多久才接受台灣民主獨立的潮流?我們應該用選票將他們掃入歷史的垃圾堆!